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修真小说 > 人间如狱 > 第八十四章徘徊在门口的鬼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一切都很平静。

    但这种平静却让杨间感觉心中有些不安。

    毕竟资料上显示,这里的确是存在灵异事件的,那个什么公司绝对不可能用一个虚假的消息让杨间还有小强俱乐部的那群人过来。

    单纯的欺骗没有任何意义,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这里肯定是有不寻常的地方,可能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还是找个人问问比较好。”杨间心中暗道。

    他不知不觉来到了村子后面。

    此刻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正在打理自家的菜园。

    杨间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大爷,在种菜呢?”

    老头回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忙着自己的事。

    “大爷,我是市里来这里游玩的人,想问你一下,这个村子怎么看上去没什么人,而且村口还在办丧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杨间问道。

    “滚~!”

    老头态度很不友好的回了一句。

    “......”

    杨间嘴角一抽,并不生气,继续问道:“大爷,你知道村口的那个人是怎么死的么?年纪轻轻的,相貌端正,就这样死了怪可惜的。”

    “滚~!”

    老头吐字清晰,一个滚字沉稳有力,仿佛经过了千锤百炼一样。

    “大爷,你就不能好好说说么,难道你就只会说这一个字?”杨间问道。

    “你们这些小屁孩给我滚,没看见你大爷很忙么。”

    老头斜着眼睛看着杨间,态度何止不友好,简直就是恶劣。

    杨间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抽出了一百块:“三个问题一百块,怎么样?”

    老头见到那一百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动作矫健的丢下了手中的菜苗,一下子就跑到了杨间面前,速度极快的抽走了那一百块钱,然后笑眯眯道:“哪家的小孩子,真有出息,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黄岗

    村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金钱的力量果然是强大。

    杨间心中一叹,便问道:“大爷,这黄岗村是一直这么冷清,但是最近是这样?”

    “一直都这样,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去城里买房生活了,村子里也就是过年过节热闹一点,平时都是我们这些老人待在村子。”老头道。

    “最近黄岗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杨间又问道。

    “没什么奇怪的事情。”老头摇了摇头。

    杨间道:“村口那灵堂中死的是哪家的人?”

    “不认识。”老头道;“村里没这个人,可能是哪家的亲戚吧。”

    不认识?

    杨间愣了一下,这村子里死了一个人,在办丧事,这老人居然不认识。

    这显然不合常理。

    按照正常的乡俗,哪家死了人必定是到处传开。

    “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们这黄岗村最近有没有可能......闹鬼?”杨间最后还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闹鬼?

    大爷明显怔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他随后却又搓了搓手指,一副强烈暗示的样子。

    “......”

    差点忘记了,这已经是第四个问题了,没想到这个大爷这么实在。

    杨间又拿了一百块给他。

    大爷这才开口道;“每年村子都有人说闹鬼,闹了几十年,屁都没见着,看小伙子你这样子也像是一个读过书的,怎么?现在年轻人很喜欢听鬼故事么?”

    “那倒不是,就是随口问问打听打听。”杨间随口道。

    他有些失望。

    感觉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得到。

    这个黄岗村真的有灵异事件么?

    “对了,大爷,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借住啊,我想在这里住几天。”杨间问道。

    “我家有一间房间空着,一百块一晚上,住不住?”老头说道,他和杨间做起了生意。

    就这样。

    他暂时借住,不,应该是租住在了这个老头的家。

    这个老头叫刘根荣,是本村的留守老人之一。

    听他说他的两个儿子都住在大昌市,只有家里有事的情况之下才会回来,至于老伴,则是在去年的时候去世了。

    “三天,我只打算在这里住三天,如果三天之内没有什么情况发生的话我就返回大昌市,去找那个孙俪红算账。”

    “就算是这里真的有灵异事件,但如果那只鬼真的藏得深,不打算露面的话,我也没有这个时间去慢慢的寻找,毕竟我没有这个时间一直耗下去。”

    带着这个想法,杨间在刘根荣老头的家中的房间里睡着了。

    厉鬼复苏的躁动让他睡的并不是很安稳。

    一直处于那种被折磨的痛苦之中,整个身子和往常一样瘫痪了,而且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的接管自己的身体。

    这种感觉很诡异,说不出来。

    不过就在杨间睡觉的时候。

    一个虚弱,无力的咳嗽声突然从楼下响起。

    “咳,咳咳。”

    声音似乎就出现在刘根荣大门口。

    这个声音瞬间让瘫在船上的杨间猛地睁开了双眼。

    “这是......白天的那个声音?”

    “等等,不对劲,有人上楼了。”随后杨间脸色骤变,他听见有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从楼梯口响起。

    他是住在刘根荣家的二楼,而刘根荣则是住在隔壁。

    换句话说,一楼是没有人的。

    而且外面黑灯瞎火,大门还上了锁,就算是有人也根本不可能走进来。

    “不会,这么倒霉吧,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杨间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他现在身体瘫痪,还不能动弹。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从楼道里回荡起来。

    由远而近。

    而且通过声音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一个人正在顺着楼梯往二楼走来。

    一步一个台阶,没有多迈一个台阶,也没有少迈。

    似乎行动比较迟缓。

    杨间试着往大门的方向看去,他的脑袋不能动,但是眼睛却面前能转动一点。

    可是.....看不清楚。

    窗外一点光亮都没有,他根本看不到房门的方向。

    忽的。

    楼梯间的沉重脚步声停了。

    那东西来到了二楼。

    此刻,杨间没有关心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进门的,又是从哪来的,他只关心的是此刻门口的那东西到底是来找自己的......还是来找刘根荣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随机找上来的。

    不过乡村的房子结构简单,二楼的两间房门是对立的。

    真是随机的话杨间有一半的机会不会被选中。

    “等等,那东西似乎并没有进来。”

    蓦地。

    他又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仿佛黑暗之中有一个人在门口徘徊,脚步声在来回响起。

    “咳,咳咳。”

    如同病入膏肓的人一样,仿佛随时都要病死。

    外面的东西没有肯离开。

    房间里面的杨间死死的盯着房门的方向,心中的那根弦紧绷,生怕那东西要进来。

    眼下他这种状态,就算是想逃都逃不掉,只能内心祈祷了。

    “应该不会进来了吧。”

    过了片刻,听到房门外的脚步声并没有想要走进来的意思,心中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就说嘛,自己不可能这么倒霉。

    不过当他想到学校里那敲门鬼的杀人方式时却又轻松不起来。

    万一,门口的那东西杀人并不需要开门进来呢?

    “不,绝不可能,如果门外的真是鬼,而且有类似鬼敲门的能力,那么这个村子不可能还有人活下来才对,早就死绝了。”杨间又反驳了自己心中的那个担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门口的脚步声突然一停。

    “嘎吱......”

    黑暗之中传来了房门打开的一声。

    杨间瞬间心脏一缩。

    徘徊在门口的那只鬼,难道就要进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