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网游小说 > 密斯特传奇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疯狂的德比
    从很早以前开始,世界足坛就流传着一种说法,那就是英格兰国家队之所以无法取得好成绩,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受到了英超联赛那艰苦又密集的赛程拖累,导致球员的身体状态难以得到保证。

    此种观点乍一看还是挺有说服力的,由于拥有着足总杯和联赛杯两项国内杯赛,强队要踢的比赛次数会更多。而且此前二十多年间,英格兰足坛又从不设置冬歇期,当其它欧洲国家可以享受一段最少两周的调整假期时,英国球队反而要迎来全年之中最为辛苦的圣诞-元旦赛程,所以球员们的疲惫还是显然易见的。

    但如果你要仔细计算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上述所谓的差距其实并不是那么的明显。虽然有两个国内杯赛要比,但你要说传统豪强对他们有多重视,显然是不太可能的。每支球队在每个赛季的目标不同,不好用一言以概论,但对比联赛来说,足总杯和联赛杯的受重视程度还是远远不如的,这在英国是一个公认的情况。

    虽然最近几年间不再像之前那样冷门迭爆、冠军经常被一些英超积分榜中游球队夺走了,但决赛赛场赛场上还是少有强强对话的时候。水晶宫、阿斯顿维拉和桑德兰等队都曾经在几乎快要降级的情况下打进过最终舞台,而利物浦、切尔西等豪门也屡次遭遇过首场比赛即出局的尴尬(英超强队会在三十二强时参赛)。

    即便能在这两项赛事中都打入到最后的决赛中,也不过就比意大利球队多出5场比赛、比西班牙球队多出3场球而已,这个差距在全年超过60场比赛的豪门参赛标准下,再加上阵容轮换的应用,其实并不是很夸张。至少未来到英国之前的李慕迪,是很不以为然的。

    只是当他在看到英足总、英超联盟以及欧足联先后派发的2020-21赛季赛程表的那一刻,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简直就是一个地狱级别的比赛安排,让身在其中的阿森纳新教头忍不住头疼起来。

    在八月份中下旬的16天内,球队要先后完成一场欧洲联赛资格赛和三场英超联赛,倒是还不算什么。可随后就要迎来两周的国家队比赛日,不但会将俱乐部成员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默契打断,还要承受额外的体能消耗甚至出现伤病的隐患,对于目前底子还不算厚的枪手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从九月份开始,随着欧战小组赛和联赛杯的加入,再加上要给新设的冬歇期腾出时间来,球队在未来的两三个月中,几乎每个月都会遭遇到三次一周双赛的局面,压力远比在意大利执教时要大。

    所以李慕迪只好从赛季开始就将自己最拿手的轮换机制拿出来,希望可以让球员不会因为过于疲惫而出现状态低迷或者受伤的情况。但由于种种原因,在个别的位置上,阿森纳队内目前主力与替补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无法做到都灵时期可以进行大规模轮换的程度,所以这就需要教练组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对每一场比赛的出场阵容进行最合理的搭配,工作量较之正常增加了不少。

    好在这次前往英国执教,李慕迪终于可以带上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团队了,虽然仅仅是勉强成型而已,但至少在默契度方面还是起到了巨大功效的。

    助理教练哈维·普拉茨、体能教练菲利普·兰伯特、技术教练保罗·斯科尔斯以及天朝同胞郑小洋、球探组的朗利、普约尔以及保罗·米切尔等人,在李慕迪的身后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是f系统外挂之外、阿森纳能够在新帅的领导下如此迅速进入状态的另一大关键因素。

    不过赛季前两场正式比赛——欧洲联赛附加赛,仅是一道开胃小菜而已,所以无论怎么轮换,都能够收获到理想的结果。

    但联赛首轮面对强大的托特纳姆热刺,显然就必须要拿出自己浑身的解数来应对了,否则在可以容纳61000人的新白鹿巷球场(目前伦敦市内容量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球场),李慕迪很有可能迎来他在英超首秀的开门黑,这是他本人以及所有

    支持他的人都不愿看到的。

    8月17日下午13点30分,英超首轮的倒数第三场比赛,同时也是本赛季首场焦点之战——北伦敦德比,在热刺队的主场拉开了帷幕。赛前,李慕迪与波切蒂诺这两位被认为会是新一代世界顶级教练的教头,在场边进行了短暂却友好的交流,谋杀了记者们无数的菲林。

    只是转回到教练席上后,客队主帅脸上的笑意很快就淡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刚才那个看上去就是一人畜无害、和善大叔形象的波切蒂诺,在f系统的能力评价中已经基本不次于穆里尼奥和齐达内这样当今世界前五的名帅了,而且在青训等方面还有所超越。只是因为还缺少一座含金量高一些的冠军奖杯,才迟迟得不到外界的认证。

    自从2014年夏天入主白鹿巷以来,除了首个赛季仅带队获得联赛第五名之外,波叔在之后的五个赛季中均率队挤进了英超积分榜前三甲之内,其中三个季军、两个亚军。尤其是上个赛季,在哈里·凯恩、埃里克森、戴尔以及少年老成的阿里等核心球员都进入到球员生涯最黄金的年龄段时,热刺终于爆发出了外界此前一直期待的顶级实力。

    他们与财大气粗的曼城一直在英超赛场上纠缠到了最后一刻,却仅仅因为一个积分的差距错失了队史上第三座顶级联赛冠军,可以说是非常遗憾的。但考虑到欧冠四强、足总杯冠军以及联赛杯冠军的杯赛成绩,人们还是可以将上个赛季评价为热刺历史上自1984年夺得欧洲联盟杯以来,最为成功的一个赛季。

    今年夏天,这支球队“叕”抵抗住了皇马、巴萨等国外豪门的挖角,将已经维持了四五个赛季的主力阵容保留了下来。但是球队在引援方面却一改前两年的“小气”,又接连拿下了巴西边锋费利佩·安德森和塞尔维亚中后卫纳斯塔西奇,纸面实力较去年同期又有所提高,被认为是本赛季夺冠的大热门,赔率与头号种子曼城几乎不相上下。

    所以在这场北伦敦德比之前,外界还是普遍看好主队能够轻松取胜的,甚至有人预测最终的比分差会在三球以上,这已经是红果果地蔑视了。不过当人们看到热刺这边身价加在一起接近七亿欧元的首发阵容之后,即便是再中立的球迷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有资格藐视一切对手。

    但李慕迪和他的球队,却在这场比赛中对那些不看好自己的人给予了最猛烈的回击。依然是都灵时期的那个3-4-1-2阵型,只是应用在阿森纳球员身上后,战术思想却出现了巨大的反差。

    枪手在开场阶段并没有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选择回收防守、伺机寻求反击,而是在中前场实施了高强度的拼抢,争取下了更多的控球权。而这种踢法其实正是主队过去几年能够获得好成绩的法宝,李慕迪可以说是玩了一次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戏法,不过这个招数却在比赛的前二十分钟里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波切蒂诺惯用的4-2-3-1阵型中,坐镇两个拖后中前卫位置的是英格兰国脚戴尔和肯尼亚出品的新一代兽腰维克托·万亚玛,这两人在队内起到连接前后场以及为后防线提供一道坚固防守屏障的作用。但他们二人却各有各自的缺点,结果被李慕迪进行了行之有效的针对,导致热刺的中前场经常出现沟通不畅,甚至有些脱节的迹象。

    虽然都被认为是世界足坛难得的攻守全面型中场,但两个人的偏重其实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作为一名身体素质爆表的非洲黑人球员,万亚玛虽然拥有着铁人般的耐力和超强的后场扫荡能力,但内心深处其实是有着一颗攻击手的灵魂。在登陆英格兰联赛后,他在与坎特几乎相同的出场时间内却攻入了二倍于后者的进球,而在那之前效力于苏格兰联赛的时候,61场比赛取得10进球7助攻的表现,就是这样一名后腰给出的成绩单,很特立独行吧。

    只是他将将及格的传球功底以及愿意贸然前插的习惯,让阿森纳球员多次利用,使得客队不止一次在对方的禁区前沿获得面对面冲击中后卫的良机,并直接导致了第一个进球的产生。

    第十七分钟,姆希塔良的传球被比利时国脚中后卫阿尔德韦雷尔德拦截,得到皮球的肯尼亚国脚却选择了自己带球通过半场,结果在卢卡斯·托雷拉的压迫之下回传失误,让拉卡泽特捡了便宜。后者在几乎是50队50的对抢之中,用身体扛住了戴尔的冲击,将球斜敲到了正准备向回撤的姆希塔良。

    刚才的那次拼抢中,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重都呈现碾压级别优势的戴尔,却因为与体型完全不相符的平衡能力(f系统中评价为10),而没能及时在与对手的身体对抗中稳住自己的重心,导致错过了最佳的抢断时机,让皮球进入了本方球队的危险区域内。

    本场比赛出任前腰/中前卫位置的亚美尼亚头号球星,不停球送出直塞,帮助拥有世界最顶级进攻嗅觉的奥巴梅杨即刻就甩开了盯防他的防守球员。大长腿一迈开,两步就冲到了热刺防线之后,形成了单刀之势。

    虽然美羊羊的射术一向被大家所吐槽,但是在季前的训练中,按照球队新任主教练的提议重点练习了盘过门将再射门这一特性,于此刻就显示出了威力。用他那依然可以排进世界足坛前十的速度能力,晃过了被迫出击的老门将洛里斯之后,将球轻松推进了主队完全不设防的球门之内。

    嗯……考虑到美羊羊此前曾经多次错失空门良机的表现,似乎也不能说是轻松吧,反正这次是进球了。0比1,作客的阿森纳意外地取得了领先,让整个新白鹿巷球场先是陷入了一片寂静,随即又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嘘声。

    两家俱乐部是头号死敌的关系,这个大家想必都很了解了,但具体原因是什么,估计就不是所有人都清楚的吧。

    首先,这里面自然是有同处伦敦而且还相距甚近的原因了,1913年之前,阿森纳的前身伍尔维奇皇家兵工厂因为发展原因,将俱乐部总部搬迁到了海布利,而那里原本是热刺队最为重视的辐射区——因为海布利更靠近市中心,而且还拥有一个地铁站。阿森纳在哪里落脚正好堵住了热刺的“家门口”,让他们的影响力被局限在城市最北端,这毫无疑问是一次“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式的深仇大恨。

    但真正导致热刺与阿森纳结为永不可缓和之世仇关系的,还是源于一战后即1919年举行的那一次关于谁能够成为最后一支参加下赛季英格兰第一级联赛的投票。由于扩军的提议,那一年的球队会从原来的20支增加到22支,而枪手最终以上赛季第二级联赛第六名的身份收到了更多的选票,力压一级联赛副班长热刺,成为了最后的幸运儿。

    然而对于这个结果,托特纳姆球迷显然是会感到极度不满,在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从旁挑拨之下,他们声称阿森纳能被选中是因为这次投票中存在着暗地交易,并直指枪手时任主席亨利·诺里斯用钱贿赂了其他俱乐部的官员。

    从那时起,这一说法就世世代代成为了热刺人无法忘却的仇恨,同时为每一个本俱乐部球迷提供了一个必须一生仇视那个“恶邻”的理由,随之双方的关系才变得无法挽回下去了。

    然而当时的投票是否如热刺人所说的那样存在猫腻呢,将近一百年下来,谁都没能找到哪怕一丁点靠谱的证据。所以从本质上来分析,在这个事件中,托特纳姆方面似乎有些得了被害妄想症的意思。

    不过那些都不再重要了,因为李慕迪此刻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英国球迷对于自己的“欢迎”之情是有多么地浓烈了,不过他自认为还是挺享受这种感觉的。当然,其中如果没有那些涉嫌种族歧视以及人身攻击方面的词语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