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935章 村花X二流子(76)
    张建设清醒过来瞧见哭得两眼肿如核桃的母亲,再看一夜之间多了不少白头发的父亲,神情很是恍惚,眼神空洞又茫然。

    当他喝下那放了老鼠药的水下肚没多久,毒药在他的体内狂窜,疼得他在床上打滚,最后更是掉下了床。

    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要死了。

    恰好在那时候,有个人拉开了房间里的灯,见他倒在地上,急匆匆跑过来,又喊了好几个人过来帮忙。

    张建设的记忆停留在吞咽下那绿豆水,吞完了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张建设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他以为自己死了,直到他看到又哭又笑的父母时,他才醒悟过来,原来他还活着啊。

    张建设费力张开口,问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妈,桃花呢?”

    张国栋脸上的欣喜全变成了滔天的愤怒,然而没等他开口,他媳妇便问道:“建设啊,你觉得咋样?哪里不舒服?你快跟妈说,妈让医生过来给你检查开药啊。”

    张建设看看母亲,再看看愤怒的父亲,他的脑子暂时转不动,问道:“爸,妈,桃花呢?我病了,她咋不在医院?”

    他醉得太厉害了,只知道他回到了家,却不记得他动手打了卢桃花。

    张国栋没好气地骂了句:“桃什么花,那贱人给你下了老鼠药,差点把你毒死了!你咋还惦记着那毒妇?我们一直拦着你不让你娶这毒妇进门,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吧?人家要把你毒死了,再去找下家!”

    “孩子他爸,你别说了!”张建设的母亲目露哀求,她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再打击张建设,这是她最心疼的小儿子,哪怕他瞎了眼看上了坏女人,现在不是遭了报应了吗?

    张建设的耳边不断回响着“把你毒死”这四个字,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爸,你说啥呢?桃花咋可能这么对我?”

    张国栋看小儿子仍旧执迷不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我咋会有你这么蠢的儿子啊?那姓卢的毒妇往你的水杯里放了老鼠药,她是想毒死你!除了水杯里有老鼠药,那些没来得及扔掉的饭菜也有老鼠药!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你毒死吗?”

    张建设说不出话来了,他闭了眼睛,不断地催眠自己:我是在做梦,做梦,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张国栋还想再骂,却被他媳妇难得坚决的态度给震慑住了,气鼓鼓地转身出了病房。

    张建设拒绝接受现实,任凭是谁来跟他说话,他都当做听不到。

    张国栋带着一肚子火气出了病房,在外头遇到了来查案的公安同志,捧上几根烟准备给办事的同志点上。

    为首的公安同志这么问道:“不,我们不抽烟。对了,你儿子醒过来了吗?方便我们询问一些事情吗?”

    张国栋的笑容顿时消失,他强心挤出了一丝丝笑容,“对不住啊同志,我儿子身子虚,他这两天估计没法协助你们调查。”

    公安同志相视一眼,决定暂时先不管这边,回去加大力度搜索卢桃花的踪迹以及排查他们的人际关系。

    张建设连着三天都不搭理父母,也不配合公安同志调查案情。

    而张国栋夫妻俩消失了这么多天,引起了张老太的怀疑,她逼问大孙子得知了真相,马不停蹄地赶来县医院。

    张老太恨毒了卢桃花,她生撕了那个毒妇的心都有了啊,别看她在乡下地头名声响亮,可谓是臭名远扬,但她可没干过毒杀自己丈夫的事!

    卢桃花的心肠比谁都狠毒,张建设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几乎是把她当成闺女那样养着,要啥给啥,不惜跟家里最亲近的人反目都要护着她。

    结果呢?卢桃花恩将仇报,差点毒死了张建设!

    张老太从前就很信任半仙,这次张建设遭了这场大难,她越发笃信半仙的占卜结果,认定卢桃花是“克夫命”!

    张国栋夫妻俩瞧见大儿子领着老娘来了,这对年纪超过半百的夫妻俱是吓得齐齐发抖,足以可见张老太的威望有多可怕。

    张老太扑到了病床前,哭着喊着:“建设啊,你这是前辈子造了啥孽,你这辈子才会鬼迷心窍地非要娶那个毒妇当媳妇啊?好人家的姑娘多的是,只要你乐意,我都能给你找来当媳妇,你咋就这么不长眼,挑了个会杀人的毒妇啊!”

    张建设装不下去了,实在是因为张老太的功力深厚,嗓门尖利难听,着实让他心情烦躁不堪。

    “奶,你别说了!”

    张老太惨嚎了半天,总算是把装死的宝贝孙子给嚎醒了,她用力拍着床板,怒声叫骂着卢桃花是克夫命,毒妇,杀人犯,不得好死!

    张建设忍无可忍,吼了一句:“奶,我儿子被她抱走了。”

    张老太的哭嚎声顿了一下,下一秒变得更响亮了,“杀千刀的卢桃花,想杀了我孙子不说,还把我的曾孙给抢走了!老天爷你快睁开眼看看呐,卢桃花这种毒妇就该天打五雷轰!劈死她!”

    张老太的哭嚎仍在继续,张建设却在她的哭嚎声中做了决定——他不打算追究卢桃花的罪过。

    张建设这些天想了不少,没发现卢桃花跟贺建军有什么私情。他是被卢桃花的话给气糊涂了,误信她的气话,一怒之下差点失手杀了她。

    对卢桃花,他心里有愧。

    卢桃花这次给他下毒,他侥幸逃过一劫,算是一报还一报,所以他没打算让卢桃花担罪。

    张老太和张国栋夫妻俩听了他的决定,恨铁不成钢,轮番上前教训他。

    张建设始终不肯改口,他还跑去公安局说他是自己想不开要自杀,不管卢桃花的事儿,让他们不要再调查下去了。

    公安同志们迟迟没找到卢桃花的踪迹,已然认定她是犯罪嫌疑人,这会儿张建设却跑来跟他们说,他是想要自杀,自己往杯子里放了老鼠药。

    有句话说,民不告,官不究。

    张建设坚称他是想要自杀,不是被卢桃花下毒,公安同志们又没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教训了张建设一顿便把这事儿给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