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761章 职业病
    贺建军松开了盛夏,直直望着她问道:“媳妇,要不我进去揍他一顿?我保证让谁都查不出来他受了伤。”

    “不行!”盛夏听到他这么说,当下急眼了,“建军哥,你别忘你的身份。更何况,那种人只会脏了你的手,你别去找他。就算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咱们也不能蛮干。走吧,你先陪我去报社跟主编聊点事儿,之后我再和你回家。”

    她死死盯着贺建军,生怕他气疯了,真做了冲动的事情。

    贺建军紧皱着眉头,半晌才松口:“媳妇,我不会放过那个外国佬的。”

    那个叫格林的洋鬼子竟敢觊觎他的女人,百般骚扰她,要是什么都不做,那他就不是个男人!

    只不过嘛,报复人这种事指定不能光天化日之下做,他和格林的身份又很特殊,一个弄不好要上升到两个国家的层面。

    以前的那位老大哥虎视眈眈,正愁没机会下手呢。

    贺建军不想成为那位老大哥派来的间谍的踏脚石,损己利人。

    盛夏稍稍松口气,双手抱住他的手臂:“建军哥,我们快出去吧。去晚了,主编怕是赶不上吃饭。”

    那家报社离京大不算远,所以盛夏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赶,就想着在人家主编下班之前,找到他,尽快地做完事情。

    贺建军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媳妇,你别担心。我知道分寸。”

    “嗯嗯。”盛夏却不以为然,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贺建军动怒了。

    虽说他们两口子自打结婚以来,聚少离多,但是盛夏早已摸透了贺建军的脾气,轻易就能辨别出他的情绪变化。

    等处理了报社的事情,盛夏放下了心头的石头,脚步轻盈地出来:“建军哥,等久了吧?”

    贺建军摇头:“没等多久。咱们是回家,还是去逛逛,买点东西?”

    盛夏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他:“建军哥,我都忘了问你了,你这次回来能待多久啊?”

    “唔,一个月。”

    贺建军故意迟疑了下,但他很快就放弃了吊胃口的打算,这是他急性子的亲亲媳妇,他到底舍不得看她焦急。

    “一个月?”盛夏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伸手去摸他的胸口和后背,“你是不是受伤了?啊?”

    贺建军呆了呆:“不是,媳妇,你误会了。我没受伤,真的。”

    他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怎么一下子扯到他受没受伤呢?

    盛夏不信他的说辞,这男人一向是报喜不报忧,她不信他那些鬼话:“你跟我走。”

    “媳妇啊,你这是带我上哪去呢?我一回到家里就跑过来接你,一口热水都没喝呢。”

    贺建军使出苦肉计,试图让盛夏改变主意。

    盛夏不为所动,她回道:“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你跟我到那去。”

    为了方便她写作,同时也是为了她们的小家着想,盛夏跟人‘租’了个房子,说是租,只不过是明面上的说法,那栋房子的户主是贺建军。

    这是盛夏以贺建军的名义买的房子,她到底是嫁了人的,贺建军又不是她们家的上门女婿,总不能回首都都住在四合院那边。

    家里人的想法要顾及,贺建军的自尊心,盛夏也不会无视。

    贺建军没听说过盛夏搬出来住,这会儿一听这事儿,叨叨个没完:“什么时候的事?房子在哪儿?安全吗?门和窗能锁上关好吗?附近的邻居怎么样?平常会不会影响到你休息?”

    盛夏没回他,拽着他就走。

    路上,盛夏指使贺建军去买吃的买喝的,对于他那些问题,她一字不答。

    用不着她说,待会儿贺建军自己就能看到。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就是想故意折腾一下这个罗里吧嗦的男人。

    以前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贺建军明明不是这种管家公的性子啊?怎么过了这么些年,他就变得这么能唠叨了呢?难不成是更年期提前到了?

    这一个无厘头的想法冒出来,先把盛夏自己给逗笑了,她这脑洞啊,真是越来越大。或者,她可以尝试一下写幻想类型的文章?

    哈哈哈。

    贺建军速战速决买回了东西,隔得老远瞧见他媳妇在那傻笑,跑得更快了。

    “媳妇,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傻笑?饿傻了?”

    盛夏抬手就给他一记小拳拳,砸在他的胸口:“贺建军,你是不是想被我揍一顿?”

    “不想,媳妇,家暴是不对的。”贺建军正儿八经地说道,说完看着盛夏傻笑。

    盛夏看他这傻乎乎的样子,又找到了当初谈恋爱的感觉,踮起脚掐他的脸,“贺建军,你这脸皮越来越厚了,这也是你在那边练出来的技能么?”

    贺建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媳妇说的全都是对的,如果媳妇错了,参考上一条。”

    盛夏好笑又无奈,想揍他又下不了手,只得又扯了几下他的脸出出气。

    两口子笑笑闹闹,走到了一座略显破旧的房子跟前。

    盛夏指着门,说了句:“到了。”

    贺建军职业特性让他习惯性观察周围的一切,他首先要确定的就是这房子的安全性如何,是否存在着安全隐患。

    盛夏早习惯他的行事作风,见他的眼睛看来看去,没说什么,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锁。

    “等等。我来开门。”贺建军的手从她的脖子上往下,抓住她的手臂,拿到了她的钥匙。

    盛夏很是无语,“建军哥,你这是欺负我矮么?”

    贺建军脸上的神情稍稍松懈了些,“你往后退,我来开。”

    盛夏这下连话都不想说了,得亏她从小就认识贺建军,不然她真要担心这人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了。

    等确认周围环境安全,贺建军让开了一条道:“媳妇,进来吧。”

    盛夏非常非常无奈,只好跟贺建军解释:“建军哥,这是我们俩的家,我以你的名义买下来的。”

    “我们的家?”贺建军愕然。

    盛夏点头:“对啊,这是我用你每个月寄回来的工资和津贴,托我哥买的。我原本是打算等你回来了,跟你商量商量要怎么翻修呢。”

    贺建军讪讪一笑:“媳妇,我……”

    盛夏打断了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这是职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