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703章 梦魇
    贺安小朋友敏锐地察觉到盛夏的情绪波动,他怯怯看向盛夏:“妈妈,我们没拿那叔叔给的饼干,他们还想带我们出去玩,我拉着妹妹往家跑。没过多久,外公就出来了,见到我们跑回来就把我们抱回家了。”

    盛夏的脸色很不好看,她蹲下来,将两个小朋友圈在怀中:“小贝,小宝,你们要记住啊。如果有不认识的叔叔阿姨给你们东西,千万不能吃知道吗?再好吃都不能吃,你们要是想吃什么,回家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给你们找来。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两个小朋友重重点头,他们经常被大人这么叮嘱,所以在遇到那几个陌生叔叔时,才会控制住自己。

    “乖。”盛夏心里后怕不已,她真怕哪天没能保护好两个小家伙,导致他们遇到危险。

    盛利听到了盛夏同两个孩子说的话,他默默地走过来将地上的篮子拎起来,从盛夏怀中接过了小胖子贺安。

    领着俩孩子进了屋,盛利有些踟蹰地跟在盛夏后头,解释道:“闺女,我不告诉你这事儿,是怕你分心。”

    他是看盛夏天天忙得团团转,不想再给她增添压力,所以才瞒了她这事。

    今儿个要不是小宝说漏了嘴,盛夏还被全家人蒙在鼓里。

    盛夏红着眼圈说道:“爸,我不怪你。”

    要怪也是怪她自己,只顾着自己的事,忽略了孩子。

    要是小宝真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盛利瞧见闺女的红眼圈,当即淡定不了了:“诶,你这是咋了?前天有几个不认识的男人在我们家巷子口附近晃悠,他们似乎还认识小宝和小贝。但你不用担心,咱们家附近都有人,那些人不敢乱来的。”

    盛夏点头:“爸,我知道。”

    她只是意识到自己这个当妈的,不合格。

    盛利拍了拍闺女的肩膀,安抚道:“额……夏夏啊,你别把自己逼得太紧,做啥事都悠着点。毕竟,事情永远都做不完。”

    他早看出来了这闺女的性子有多犟,但凡是认准了要做某件事,势必要做完为止,不然的话她就不肯停下来。

    这股子牛脾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盛夏在事业上或许会很成功,但生活的乐趣却会相对应的减少。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盛夏抽了抽鼻子,眼神迷茫:“爸,我是不是选错了?”

    家庭和事业发生冲突之时,她忽然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盛利叹口气:“没有错,你只是最近太忙了,把自己逼得太狠。你应该多休息,事情永远都是做不完的,这辈子都做不完。小宝有我和你妈照看着,你别瞎操心。”

    小宝的爸爸不在身边,盛夏又这么忙,盛利和李香香两口子主动揽过了照顾孩子的活计。这是他们两口子自愿做的事。

    盛夏并没有被安慰到,最近她真的把自己逼得太狠了,天天忙着写稿子,写小说,再加上那位读者寄来的血书,狠狠刺激到了她,又一次将她前世的记忆给逼出来了。

    前世的种种过往,即便是隔了一世,盛夏想起来时仍是避免不了受它的负面影响,上一世的她过得太惨了。

    这一世,她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守护住她的家人和朋友。

    但在内心最深处,盛夏始终是不自信的,她太害怕失去家人。小宝差一点被人拐走,狠狠刺激到了她的神经,所以才会导致她此时的精神恍惚。

    重活一世,并不代表着盛夏会完全脱离前世的影响,那些记忆和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不存在说,一个傻子重活一世就能变得神童,这种事不可能的。

    盛夏的重生只不过是弥补她的缺憾,以及给了她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好。

    连日来的高压,压榨得盛夏负面情绪频发,她脚步踉跄地回到屋里,躺倒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放空脑子,什么都不去想。

    慢慢地,慢慢地,盛夏的眼皮子越来越重,她进入了梦乡。

    梦中,盛夏又一次梦到了前世的重重,那些凄惨的悲凉的过往如同放电影般一幕幕闪过。盛夏想要喊停,她不想再看这些前世的场景,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她真的怕了。

    那样的痛楚,打死她都不想再承受一次。

    然而,那一幕幕电影似的画面没有停下来,盛夏越是抗拒,它越是更加清晰。

    痛苦,如大山般压下来,压得她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前世的她眼睛那么瞎?看不出贺家人的狠毒和无耻呢?为什么她全心全意地付出,最终得来的却是那样悲惨的下场?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善良是过错吗?她做错了什么吗?错的不是她,是这个世界!

    盛夏在梦中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咆哮着,她在同命运抗争。

    李香香不放心闺女,偷偷地过来看她,不期然听到闺女痛苦地喊声,她懵了一下随后拉开门进去。

    床上,盛夏仿佛正在做噩梦,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口中含糊不清地喊着什么,满脸都是泪。

    李香香整个人都慌了,她忙不迭冲过来,抱住了闺女:“夏夏,夏夏,别怕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啊,别怕啊。”

    她想起了多年前闺女也曾在睡梦中这般痛苦挣扎,她不知道闺女经历了什么,但她知道闺女那让人妒忌的好运气必定是来历不凡的。

    或许,正是因为饱受着这样痛苦的折磨,所以盛夏才能拥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好运气?

    这么想着,李香香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朝门口大喊道:“爱国他爸,你快进来啊!”

    盛利正跟小宝在那边分饼干吃,忽地听到媳妇的喊声,拔腿就往房间跑。

    “咋了咋了这是?”盛利飞快地冲进来,见盛夏紧闭着双眼,泪流满面,看起来痛苦至极,吓得他脸都白了。

    他急得团团转,忽地他想到了什么用力在盛夏的人中狠狠掐了一下,见没什么用,他咬着牙又掐了一次。

    人中传来的剧痛让盛夏从梦魇中惊醒过来,她睁开被泪水浸泡的双眼,迷迷糊糊地问道:“爸妈,你们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