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673章 初来乍到
    两个孩子的童言稚语令人啼笑皆非,但他们话中透露出来的暖意,让盛爱国无法抵挡,他不再在意旁人异样的目光,而是将家人对他的关怀坦然受之。

    察觉到盛爱国的心态变化,盛夏悬着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比起腿上的伤,她更担心的是盛爱国心中的伤,怕他拐不过弯,无法接受现状。

    好在,她哥表现得远比她以为的要坚强和通透,盛夏放了心,有余力做她自己的事情了。

    刘根夫妻俩也跟着一块来到了首都这边,他们俩也没别的孩子,相当于是刘小花和盛爱国提前给他们养老了。

    苏老爷子原先还表现得很矜持,不肯放下他的架子过来迎接,等他看到盛利背着盛爱国走过来,登时装不下去了。

    他拄着拐杖走过来,还不忘指挥老段:“老段,你快去搭把手。”

    老段乐呵呵地答应了下来,实际上他早看出来了,盛利是不需要他帮忙的。

    果不其然,盛利说什么都不让老段接手,“段叔,我背着就成了,这也没剩几步了。”

    上了车,老段开着车停在一间四合院门口,苏老爷子最先被老段扶下车,他站在车边说道:“到家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愣是让这位戎马半生的老爷子红了眼眶,他从得知亲生儿子下落的那天起就盼着一家能团聚。

    只可惜,盛利一家子有他们自己的考量,苏老爷子再巴望着团聚,他也不好逼着小辈们按照他的规划走。

    这四合院是苏老爷子重新置办的,原先的住宅,他让苏胜利住着了,算是他给这养了几十年的“儿子”最后一份礼物。

    苏老爷子把这事儿先后跟苏强军、盛利提过了,俩儿子都没意见,他也就心安了。

    刘根夫妻俩稍稍有些拘谨,之前跟盛利住在一起,没多少心理负担。两家是姻亲,没成姻亲之前,两家人相处如一家人,自然不存在什么拘谨。

    但到了首都之后,住进了苏老爷子置办的四合院,他们俩总觉得不太自在。

    苏老爷子火眼金睛,一下就注意到了刘根夫妻的不自在,他没说话,而是让老段去做思想工作。他这辈分去跟刘根夫妻俩说,不能劝他们安心也就罢了,兴许还会给他们增添心理负担。

    老段的口才一流,他三言两语就打消了刘根夫妻的顾忌,解决了存在的问题。

    盛夏同样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暗中观察了片刻,发现老段顺利解决,她也就搁下了。

    老段提前找来人打扫了,每间屋子都准备了崭新的床被之类的东西,盛利他们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小宝和小贝像是探险一样,在新家里左看看右看看,等他们将整个四合院都逛了一遍,盛利就出来喊他们吃饭了。

    两个小家伙跑到盛爱国跟前,唧唧喳喳地跟他说话。

    小贝:“爸爸,新家好大呀,我和哥哥可以在新家玩捉迷藏。”

    小宝:“舅舅,到时候你帮我们数数吧?数到十,然后我去找妹妹。”

    盛爱国笑着答应了。他看了看宽敞的院子,空间挺大的,完全可以用来做复健的场地。他要好好养伤,尽快养好才能去上班挣钱养家。

    他是伤退,他这些年做出的贡献值很大,再加上他的学历也跟得上去,军中给他安排了一个很不错的文职,就在首都这边。

    贺建邦第二天拎着礼物过来了,他最近在后勤部队混得风生水起,多亏了盛夏提出的那个自加热食品的构想,给他和研究院的同志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嫂子,我又得到表彰了。”贺建邦低声跟盛夏说道,“这一切都要多谢嫂子你。”

    盛夏拍了他的脑门一下:“你跟我这么客气干嘛?我是你嫂子,又不是外人。”

    长嫂如母,贺建邦早就知道了,不过他最近事业春风得意,生活却一团糟。

    “咋了?看你皱巴巴的脸,快跟苦瓜有的一拼了。”

    盛夏半认真半开玩笑说,她这段时间一心扑在盛爱国身上,没能抽出时间关注旁的事。

    贺建邦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嫂子,要是哪天我妈来找事儿,你不用在意她,别搭理她。”

    “哦?”盛夏盯着他,看他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没好气地说道:“话说一半,你是想逼死我吗?遇到啥事了?快说清楚,你知道我的性格的,万一你妈找上门来,我急脾气上来了一个控制不好,跟她干起来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妈。”

    贺建邦苦笑一声:“嫂子,我妈那人啊,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军红不是退出了文工团吗?我妈知道这事儿,她,她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谣言,非说是嫂子你唆使的军红。”

    盛夏当即露出了然之色,“原来是这事儿啊,你妈说的也没错啊。军红之所以去省城那边跟我师兄学厨艺,的确是有我的缘故。”

    贺建邦听到她这么说,真想给她跪了:“嫂子,你别这么说。军红啥样的性子,我还能不知道?肯定是她主动去找你,还求你帮忙的。”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事情吗?”盛夏见他摇头,便知他没说实话,这臭小子肯定是还存着别的心事,“你多久没照镜子了啊?瞧瞧你这黑眼圈,该不会是晚上都睡不着吧?要不,我给你做个薰衣草的香囊你带回宿舍去?”

    贺建邦这会儿不见外了,“嘿嘿嘿,嫂子,我还真缺个助眠的东西。”

    盛夏很爽快地应下来,见他眉宇间仍旧有阴霾,叹了口气说道:“你就别再遮遮掩掩了,遇到啥事,你全给我说出来。我初来乍到,不如你了解情况,但你别忘了,我爷爷我大伯不是一般人,要是能帮得到你的,你尽管开口就是。一家人,不用客气的。”

    贺建邦期期艾艾地问了句:“嫂子,我能不能跟苏老爷子单独聊会儿天?”

    盛夏皱了皱眉头:“你就为了这事儿犹豫这么长时间?爷爷又不是洪水猛兽,你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