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490章 婚后第一天
    盛夏的注意力都落在贺建军的身上,自然没错过他的变化,她眼里迅速地充斥泪水,满满的一泡泪水。

    没等贺建军开口,盛夏鼻音特别重地说了四个字:“下不为例。”

    她知道贺建军有多珍惜她,爱屋及乌地连她亲手织的手套破得套不住手啦,他都不舍得丢。

    更别说,她亲手制作并向老天爷恳求了庇护的护身符了。

    要不是有万不得已的原因,贺建军一定不会把她给他的护身符送出去,盛夏不想去追究那件事的原委,也没立场责备贺建军,没准那个护身符救了一条人命呢?

    “好,我答应你。”

    贺建军紧绷的身体骤然放松,要不是当时情况特殊,他哪里舍得将最心爱的女人特别为他做的护身符送出去呢?

    盛夏泣不成声地对他说道:“建军哥,你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想着我,你要是丢下我一个人,我后脚就跟着你一起走。”

    贺建军没觉得盛夏的假设矫情,他特别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把他的承诺说出来:“夏夏,我会走在你的后面,你不要怕。”

    “呜呜,你这个坏蛋,害得我掉了好多眼泪。”

    盛夏再也压抑不住地哭出声,她真幸运,遇到了贺建军这么好的男人,这是她前世渴望却得不到的爱情。

    “好了好了,别哭了。”

    贺建军轻轻地拭去盛夏眼角的泪水,想要安慰她,却又词穷得很厉害,脑子里一片空白。

    看着哭成泪人的小媳妇,贺建军觉得特别心酸,尤其是想到他接下来的任务很多,很重,而且任务的危险性很高。

    他在犹豫要不要跟盛夏说一声,又怕说出来让盛夏更加担心。

    罢了罢了,距离下次出任务,还有一个星期,贺建军甩掉了这个烦人的想法。

    他抬起盛夏布满泪痕的脸,看她脆弱又无助,眼里全都是对他的依恋,心跳如擂鼓,嘴角上扬,心情大好。

    哪怕是在战场手刃敌方将领,都比不上此时此刻盛夏带给他的影响成就感,贺建军觉得自己形象特别高大,像个小巨人那样可以给他最心爱的女人当靠山。

    这是他情窦初开时,最最盼望的事情,现如今理想变成了现实,那滋味别提多好啦。

    在今日大喜的日子,盛夏几次哭出来,她觉得自己很矫情,再看温柔又包容她的男人,又觉得她男人不嫌弃,那么矫情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小两口亲亲热热、腻腻歪歪地一起做了晚饭,期间亲亲抱抱,相视而笑,略去不提。

    当天晚上,贺建军和盛夏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亲吻,拥抱,做尽了一切亲密的事情。

    最终,两人精疲力尽,相拥而眠。

    等到贺建军从美梦中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

    贺建军低头看着缩在他怀中安睡的媳妇,眼神温柔又缠绵,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一大清早看着身无寸缕的媳妇,回想起昨晚的种种美好,某个地方,硬梆梆的。

    昨晚闹得太凶,贺建军再惦记着,他也舍不得折腾盛夏。

    贺建军跑去食堂给盛夏打了饭菜回来,顺道给她拎了壶热水回来,供她简单地梳洗用,等做完这一切他才踩着点离开家里,直奔训练场。

    盛夏醒过来时,天已大亮,她掀起衣服看到身上遍布的痕迹,脸红红的,心跳加速。

    “嘶——”

    盛夏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她的动作幅度稍微大了点,不小心扯到了伤处,疼得她龇牙咧嘴。

    “大坏蛋,连着说了三次最后一次!”

    脑子里闪过昨晚的某些片段,盛夏红着脸,甜蜜地抱怨道。

    等她缓过劲儿来,盛夏走出卧室,发现饭桌上摆着贺建军从食堂打回来的早餐,和一个装满了热水的水壶。

    这两个小细节让盛夏眉开眼笑,先前对贺建军升起的那点子不满,全都消失了。

    简单地洗漱后,盛夏热了热贺建军给她带回来的早餐,吃饱喝足之后,烧水洗澡。

    昨晚上闹得太累,她带着一身汗睡的,浑身不舒服。

    洗了暖暖的温水澡,盛夏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她身上的疲惫缓解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精气神很不错,跟先前起床时比起来,简直是换了个精神面貌。

    想到昨晚上的欢愉,盛夏不可避免地想起前世她被贺老大强行那啥的事情,她那会儿懵懵懂懂的,压根就不知道贺老大是在侵犯她。

    事后,盛夏发现她裤子上沾了血,还一度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个荒唐又可笑的念头,伴随着盛夏很长一段时间,她变得非常害怕贺老大,但贺老大正值壮年又素了那么多年,他没少折腾盛夏……

    呼~盛夏用力地摇头甩掉这个让她恶心的回忆,为什么要在这么美好的早上,想起前世那些令她作呕的记忆呢?

    盛夏大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诫自己:盛夏,你清醒一点。

    因着那个不该出现的回忆,盛夏努力地想着今生她从家人和朋友那里得到的温暖,那些让她愉快的记忆,很快冲散了前世恶心的回忆。

    盛夏看了看厨房里的食材,她走了几步停住脚,算了算了,等明天她不难受了再出营区小树林逮野物吧。

    贺建军头一次准点结束训练,他喊一声“解散”,人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他那些手下人,尤其是成了家的士兵纷纷挪揄地笑起来,这男人有了媳妇就是不一样啊。

    远的不说,就说他们这贺营长吧,打从入伍的那天起就很自觉地加大训练量,付出的辛劳和汗水比绝大多数的士兵都要多。

    贺建军的成功是靠他一朝一夕的积累而成的,大家伙都能看到他有多努力。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天才,而是那些天才明明比你厉害,却还要比你努力!

    众人艳羡又钦佩,能做到贺建军这种程度的人寥寥无几,获得成就不如他,那也没啥好说的。

    贺建军不是一结束训练就往家里跑,而是跑去了食堂,拿了他托人买的新鲜食材,准备拿回家特别做给盛夏补气血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