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402章 进山
    那个问话的军官目光隐晦地看了看同伴,他们都听说了任来喜跟盛夏钻小树林的“绯闻”,他还跟他战友说了盛夏不是这种不自爱的女同志。

    那个妒忌任来喜的好运,泡到文工团一枝花的军官哇一声叫出来。

    这军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语惊四座:“哇!这么说是某个阴险狡诈的家伙,故意传流言抹黑盛夏同志?”

    贺建军假装不知道任来喜放出去的流言,一脸焦急地问道:“是谁这么不安好心?他又是怎么抹黑盛夏同志?”

    这次他的演技在线了,倒是真把在场的人给唬住了。

    不过,这并不完全是演技,贺建军是真觉得任来喜使出卑鄙的手段,故意抹黑盛夏的名誉,以此逼她嫁给他。

    对于任来喜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贺建军是恨不得把他当成沙包来狠狠揍一顿!

    那个军官应该是跟任来喜有过节,他大喇喇地把从昨晚开始流传的“钻小树林”的流言说出来:“传这流言的家伙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们都以为是真的。”

    饶是从盛夏那得知了大部分的真相,贺建军再次听到仍旧气得不行:“太过分了!作为一名军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地瞎编乱造?盛夏同志是个自尊自爱的女同志,她在文工团待了那么久,你们对她应该有些了解吧?”

    围成一圈的军官纷纷点头,他们从很早之前就知道盛夏,他们之中有好些个人做梦都想把盛夏给娶回家当媳妇。

    面对心仪的姑娘,这些热血的青年怎么可能不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呢?

    不过,贺建军明显比他们更有机会,他跟盛夏是青梅竹马,感情基础摆在那里,再加上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能抱得美人归的几率最大!

    这般想着,那些个暗暗喜欢盛夏的军官没把他们的心事说出来,只说了他们是相信盛夏是个自尊自爱的好同志,绝对不可能是流言里传的那样!

    贺建军跟这些军官说了好些话,力图帮盛夏摆脱掉流言,哪怕不能让全部的人都相信,但他真的是尽力了。

    盛夏跑去跟严教官请了半天假,跑回来时听到贺建军正在用特别骄傲的语气跟那些最可爱的军人,说着她过去的点点滴滴。

    作为被夸奖的当事人,盛夏摸了摸鼻子,她的脸有些热,建军哥快把她夸成天下第一人了。

    盛夏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喊了声:“建军哥!”

    听到心爱姑娘的嗓音,贺建军说话声戛然而止,朗声回答:“诶!夏夏,咳咳,盛夏同志,你请好假了?”

    “嗯。”盛夏快速地瞟了他一眼,低下头回答。

    贺建军以为盛夏听到他夸她的那些话,害羞了,跟围着他的军官们说了几句,便领着盛夏走了。

    走到僻静的地方,贺建军无需再遮遮掩掩,光明正大地端详着盛夏,他忘记自己有多久没见到这张让他魂梦萦牵的美丽面庞。

    出于内心的渴望,贺建军见左右无人,悄咪咪地拉近了距离,从一条手臂变成一个拳头的距离。

    贺建军说话时还特地将脑袋凑过去:“夏夏,你是不是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

    盛夏敏感的耳垂微动,她半天才回了声:“嗯。”

    贺建军再次强调他说的全都是肺腑之言:“夏夏,我刚刚说的那些全都是真心话。你是我见过最好最好的女同志!”

    “嗯。”盛夏羞答答地点了下头,她好想结束这个让她面红的话题啊。

    她不觉得自己有多好,但听着贺建军正儿八经地夸她,除了害羞之外,更多的是甜蜜。

    贺建军迫不及待地问道:“夏夏,你考虑好了吗?”

    盛夏这次不回答了,她刚刚才跟他说要好好考虑!

    等不到盛夏的回应,贺建军心慌慌:“夏夏,你生气了?是我太着急了吗?你,你别生我的气,我不问了,忍着,等到明天再问你。”

    “噗嗤——”

    饶是有心晾他的盛夏,这会儿听到他这话,破功了。

    贺建军悄咪咪地再次拉近距离,有意让他的粗壮的手臂跟盛夏的贴在一起,他爱极了这种紧紧相贴的感觉。

    他心里暗喜,视线落在盛夏那支绵软如棉花的小手上,他真的好想好想握住那只小手,搁在掌心里揉捏。

    盛夏察觉到她的手臂上有股不一般的热度,侧头去看,有些错愕地发现某个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跟她靠得如此之近!

    她像只受到惊吓的青蛙,嘭一下往旁边挪去,再度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盛夏神情戒备地瞪着贺建军,“建军哥,你别靠这么近!”

    这让人瞧见了,不定会说她什么呢。

    贺建军有种被人戳穿心事的尴尬,他承认刚刚是故意的。

    他尴尬地轻咳几声:“夏夏,你想怎么着都好,别生我的气就成。”

    盛夏不再跟他说话,两人默不作声地出了营区,往附近的小镇上走去。

    贺建军干了亏心事儿,还被正主给抓到了,他憋了一路。

    这会儿见盛夏在路边,站定不动,贺建军总算找到机会开口,问盛夏:“夏夏,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盛夏假装淡定地回答:“等车去县城国营饭店。”

    “那岂不是要等很久?”

    贺建军嘟囔了一句,提议道:“夏夏,我真的饿了,你看这附近都是山,要不我们去山里打猎?”

    盛夏抬头看他,眼里满是审视:“你真想去山里打猎?”

    “嗯嗯。”

    贺建军连连点头,他见盛夏紧蹙着眉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夏夏,难道这里不准随便进山吗?”

    “这倒是没有。”盛夏摇头否认,顿了下:“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请你吃顿饭,进山打猎吃烤肉,跟国营饭店没的比。”太寒碜也太失礼了。

    贺建军爽朗一笑:“夏夏,我又不是外人,不讲究那些。我们就去附近的山里找吃的吧?”

    盛夏见他是兴致勃勃的,不想扫了他的兴,“好,你不嫌寒碜就成。”

    贺建军连连摆手:“不会不会,能填饱肚子就成。”

    他眼里全是笑意,只要是跟夏夏一起吃,粗茶淡饭他都觉得是美味佳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