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384章 交友不慎
    盛夏对任来喜从无感到现如今的厌恶,主要原因是她始终坚信:唯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

    任来喜为了讨好她而选择欺骗和利用周兰兰,他的那颗“真心”掺了算计,盛夏真心消受不起,她怕折寿!

    柳红玫听完了盛夏的解释,猛地拍了下脑袋瓜,懊恼地说道:“我,我还以为自己足够聪明,看穿了那个姓任的想法,沾沾自喜呢。没想到还藏着这么一层意思在里头,这么看来,那个姓任对你还挺上心的,不然哪会花那么多心力?你觉得呢?”

    盛夏摆摆手,一脸后怕地说道:“红玫,难道你不觉得太过精明的人,其实挺吓人的吗?要是他哪天想算计你,你被他卖了,还要帮他数钱咧。像他这么有心计的人,我真是怕了。”

    柳红玫想了想觉得盛夏说的很有道理,用力地点点头,而后又突然摇摇头:“我看你不是怕,是你懒得跟人家一样算计这算计那的。你说你这人咋这么矛盾呢?”

    盛夏的脑门上全是问号,不明所以地看着柳红玫:“嗯?我咋矛盾了?”

    柳红玫好奇地望着她:“呐,你明明看得穿人家的算计,可你仅仅是看穿而已,既不说破也不反击,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盛夏摆了摆手指,表情有些无奈:“生气自然是生气的,我又不是圣人,哪能不生气不计较呢?但我这人吧,我比较注重权衡利弊和得失,我会习惯性地想如果我跟他计较的话,那我会付出多少,值不值得。你知道的,我有自己的规划,事情特别多,每天的时间只有二十四个小时。我要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我最重视的事情上头,我这么说,你明白吧?”

    柳红玫回想了下盛夏一天要做的事情,她一整天的时间几乎被排满了,的确忙得不可开交,真没多余的时间用来跟人生气。

    她推己及人,如果她也跟盛夏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都排得满满当当的,那她肯定也没工夫搭理任来喜这样的人。

    柳红玫不由得从盛夏联想到自己身上,她应该向盛夏学习这种良好的心态,每天的时间都是那么多,你不珍惜它就这么被浪费了。

    为了达成自己的心愿,过上想要的人生,她应该将自己的宝贵时间用到实现梦想上头,而非盯着那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柳红玫的心结解开了,她有种天很广阔很蓝的愉悦心情,心境豁然开朗:“嗯,这倒也是。夏夏,我真喜欢跟你聊天,每次都能学到不少东西。”

    盛夏很高兴她能帮助到柳红玫,挤眉弄眼地跟她开玩笑:“你呀你,你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吃糖了?不然你这张嘴怎么这么甜?”

    柳红玫笑得特别灿烂,咯咯笑个不停:“咯咯咯——”

    两人笑笑闹闹地在外头混了一阵,直到天色渐黑才返回宿舍。

    踏入宿舍,柳红玫下意识地看向周兰兰的床铺,转头看向心无旁骛的盛夏,随后想起她们俩刚刚的交谈内容,她悄悄地呼出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在意不重要的人。

    真心才能换来真心,柳红玫长这么大,给过她真心的少之又少,她非常地珍惜同盛夏的友谊,也确实从她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优秀的品质。

    好的朋友,她能带给积极的影响,让你变成更好的人。

    而坏的朋友,她同样能给你恶劣的影响,让你变成自己曾经最厌恶的样子。

    最可怕的坏朋友,她不单会把你带入歧途,兴许还会要了你的命!

    盛夏对此深以为然,她很清醒地认识到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朋友,不想要什么样的朋友,毅然决然地选择远离给她带来不好影响的周兰兰。

    这样的做法看似冷情绝性,实则这是对她自己负责。

    自从撕破脸皮,周兰兰跟盛夏同住一个宿舍里,却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周兰兰身边多了好几个“好朋友”,这些个所谓的“好朋友”是奔着利益而来的,她们最经常做的事情是贬低他人,以此来烘托周兰兰的高大上。

    捧一踩一的做法,的确是满足了周兰兰的虚荣心,她本就飘了的心态,越发地飘起来了。

    这要是换做以前,盛夏没跟她闹掰之前,兴许会时不时地提醒她一二,敲打她,让她别那么膨胀。

    周兰兰一再地挑战盛夏的底线,使得盛夏对她失望透顶,早已不再管她死活。

    哪怕是看出周兰兰心态飘飘然,盛夏也没对周兰兰说什么,而是找了严教官,隐晦地跟她提了一两句。

    哪知道盛夏这一好心的举动,又被周兰兰曲解了。

    严教官早把周兰兰的变化看在眼中,这个她们眼中最勤奋刻苦的文艺女兵,训练的时候不再那么用心,老是分神。

    周兰兰的天赋摆在那里,她再不勤加练习,舞蹈水平渐渐地就不能保持顶尖水平,变得平庸起来。

    反倒是对跳舞不怎么上心的柳红玫,经由盛夏“忽悠”,干一行爱一行,她加强了基本功的训练,她的进步非常大,引得严教官都对她侧目。

    周兰兰跟柳红玫这么鲜明的对比,严教官想要不注意到都难,照例到了准备新节目的时候。

    周兰兰失去了领舞的资格,盛夏的水平平稳上升,成为了新的领舞。

    失去了领舞的资格,周兰兰跑去找严教官要问个清楚,用她的话来说“死也要死个明白”。

    严教官语气非常严厉,训斥了周兰兰,直把她骂得哇哇大哭才罢休。

    看着周兰兰哭哭啼啼的,严教官难免联想起极品军嫂陆春花,脸色更加难看,说出口的话更加刺耳难听:

    “周兰兰,你扪心自问,你这段时间有认真地练舞吗?你的水平下降得很厉害,你知道吗?你哭也没用,你回去好好反思!”

    周兰兰被人捧得时间长了,她早已将领舞的位置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突然间失去了,她伤心得哇哇哭。

    回到宿舍,周兰兰又被她那几个“好朋友”言语撺掇,竟然把失去领舞位置的原因归结在盛夏身上。

    不是她技艺不精,而是盛夏使了手段,抢走了她的领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