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261章 哥哥的尊严
    盛夏踩了几下,颇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个子矮,而且太久没骑,不太习惯这么高的自行车。

    盛夏的车头没把控好,摇摇晃晃的,看得盛爱国的心快蹦出胸腔来了。

    盛爱国看得急红了眼,连喊着盛夏的名字,“妹妹,你快跳下来!”

    至于车会不会摔坏,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自行车再好,哪能跟他妹妹比?

    盛利回过神来,立马冲过去扶住车后座,大声喊道:“闺女,别怕!爸在后面扶着你呢。”

    “诶!”

    盛夏脆生生应了,她爸就是她的靠山,有他在,她心里更加踏实了。

    心踏实了,车也骑得更稳了。

    在盛利的帮助下,盛夏很快找回了骑车的感觉,“爸,你可以松开啦!我能自己骑了。”

    她高兴地喊了一声,村民们憋了好一阵,这会儿总算能大笑出来。

    “哈哈!夏丫头,你爸早松手咧!”

    盛夏听了那些话才知道,原来盛利看她骑得稳当了,早就悄悄松开手了。

    围观的乡亲们爱护她,很体贴地没把这茬说出来。

    眼看着盛夏一个小丫头都能将自行车骑得这么好,不少胆子稍微大的大人就琢磨开了,他们的腿长又有力气,怎么着都比盛夏有优势吧?

    心里虽这么想,跟盛家没啥交情的人是不好意思张口,说要学骑自行车的。

    再说了,学会骑自行车又能咋样?

    学会了,又没有自行车给他们骑。

    至于跟盛家有交情的,比如林满仓和刘根等人,他们再咋样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口要学骑自行车。

    这个口子不能张。

    不然的话,盛利是给谁骑,不给谁骑呢?

    万一,自行车被人骑坏了咋办?

    看着那自行车再眼热,大家伙都只能憋着不说话。

    至于徐广田领到的那辆自行车,更加没人会去盯着了,老徐家那么多人,咋样都轮不到他们。

    徐广田拍了拍那崭新的自行车,笑得一脸满足,要不是徐铁柱以及他几个儿子拦着,他都想上车试着骑一下呢。

    盛夏那么丁点大的女娃,花了一点点时间就能学会骑车,他应该也是能骑的。

    不少人被盛夏的学习能力给误导了,尤其是她的哥哥盛爱国。

    盛爱国眉飞色舞地说道:“妹妹,我的腿比你长,不会学得比你慢的。”

    盛夏不知该说什么:……

    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哥哥,你待会儿别摔得太难看就行了。

    盛爱国蜜汁自信,他握着车把脚往脚踏板上一踩,自行车往前头冲了出去,速度还挺快。

    他没亲身经历过,看自行车不受控制,一路狂冲,让他有种快要失去控制的感觉。

    心一慌,人就不淡定了。

    盛爱国很着急,他越是想要控制好自行车,越是控制不住,吓得他狂喊。

    “哎哎哎!这车咋回事儿?咋这么不听话呢?”

    盛夏看了眼车后座上捆着的木扁担,站在原地不动,就算车摔了,有扁担撑着呢,不会有啥事儿的。

    出师不利,盛爱国不信邪地又试了几次,他连着好几次差点连人带车撞入水田里,他一阵后怕。

    盛爱国一屁股坐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妹妹,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这车真的不好学!”

    盛夏眉眼弯弯地笑了,用温柔的话语鼓励他:“哥,这车不难学的。等咱们开学了,你还得驮我去学校呢。你可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啊。”

    一听到这话,盛爱国当即满血复活,是啊,妹妹的腿这么短,人又这么瘦弱,哪能让她驮着他去上学呢?

    作为爱护妹妹的哥哥,盛爱国是绝对不会乐意让妹妹受累的,他学!一定要学会!

    李香香坐在院子里编竹筐,竖起耳朵听着孩子们的对话,听到她闺女三言两语就把她哥哥给鼓动起来了,唇角勾了勾。

    不愧是她生的闺女,真聪明,这点像她。

    有了坚定的信念,盛爱国发扬了越挫越勇的精神,他一次次地失败,又一次次地从失败中站起来,迎难而上。

    三天功夫,盛爱国学会了骑自行车,为了保证妹妹的安全,他特地多多练习,训练他的车技。

    盛夏捧着书,笑眯眯地看着她哥练车,见他稍微懈怠了,说个一句两句,又能给她哥注满活力。

    在妹妹爱的鼓励下,盛爱国用最快的速度学会了骑自行车,骑得又稳又好。

    盛爱国练车的时候,徐广田总会抽些时间过来看看,他好几次提出要学,都被盛夏给劝了回去。

    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万一摔出个好歹咋办?

    当然,盛夏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顺着老爷子的脾气说的话。

    “广田爷,哥哥和我都大了,您想去哪儿?说一声,我们驮您去。让我们尽些孝心。”

    徐广田人老成精,哪能看不出盛夏的小伎俩呢?

    但他乖孙女是为了他好,徐广田不舍得让她担心,歇了那心思。

    这劝说他的人,要是换成徐铁柱以及他那几个糟心儿子,铁定要被徐广田臭骂一顿才罢休的。

    盛爱国学车,徐广田是从第一天看到最后一天,对他的车技很是了解。

    但徐铁柱不是啊,这骑自行车看着简单,实际操作真没那么简单。

    徐铁柱驮着徐广田,时不时地还会分心转头看看盛爱国,就怕他出问题。

    盛夏自然注意到了徐铁柱的关心目光,她笑着说道:“铁柱叔,我哥骑车很稳的。”

    得了妹妹的夸奖,盛爱国嘿嘿地笑了几声:“嘿嘿。”

    徐铁柱随便应了一声,仍旧是不放心,每隔一阵子都要看一眼才放心。

    盛夏见他这么不放心,也不再劝,劝了也没用。

    一路从向阳村骑到了镇上,徐铁柱招呼盛爱国一声:“爱国,往这边走。这边路比较好。”

    他经常骑车到县里,对于路况很熟悉。

    “好咧!”

    盛爱国应了,然后稳稳当当地踩着车到了相对平坦的那段路。

    听着盛爱国的呼吸声,盛夏知道她哥累坏了,“哥,让我驮你吧?”

    盛爱国一口回绝:“不用不用,我不累!”

    开玩笑,打死他都不要让妹妹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