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80章 反击
    盛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广田叔,当初我被赶出家门时全靠您老人家帮忙,现如今他们又闹上门来,还是靠您解围。给您老人家添了这么多麻烦,我真是过意不去。”

    徐广田听到盛利这么说,心里熨贴,他的眉眼稍软,“老头子不过是顺手帮个忙而已。你说说看,你有啥打算。”

    盛利垂着头慢慢说道:“广田叔,我想请你帮忙跟他们彻底做个了结。打从记事起,我就意识到爹妈对我的态度不太对,后来他们因为我而吵架。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林满仓听到这里愣了下,他震惊地看向盛利,真是想不到利哥那么小就知道他不是盛老太和盛小林的亲生孩子。那他为啥要忍受那家人对他的欺压呢?

    徐广田闻言气得瞪了盛利一眼,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我说呢,当初我告诉你,你居然一点都不惊讶。我还觉得奇怪咧,原来你那么小就知道了?!盛利,你就是个傻的!盛小林两口子那么对你,你咋还掏心掏肺地对他们好?”

    盛利被徐广田这么骂,他并不觉得难堪和生气,笑了笑继续说:“我知道他们对我不好,但他们到底对我有养育之恩。广田叔,你不是常说做人不能丧良心吗?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把我养大,好歹对我是有恩情的。我多做点,报答他们的恩情,报完了我跟他们就没什么瓜葛了。”

    他真不是什么愚孝之人,回到盛小林夫妻俩对他的养育之恩,仅仅是不想欠他们而已。

    徐广田的眼睛不瞪了,他没法说盛利这么做不对,“你把这话跟你媳妇说过没有?她知不知道你这么想?你是回报恩情了,却拖累了你媳妇和俩孩子。盛利,这笔糊涂账,你要怎么算?”

    这话一针见血,扎得盛利心口生疼得厉害,他的脸色唰一下白了。

    是啊,他只管着要回报盛小林两口子的恩情,没顾及到妻儿的感受,最终连累到她们,更是差点害得李香香一尸两命!

    一片死寂中在,李香香开了口:“广田叔,我不怪他。早在我嫁给他之前,便知他的为人,他是个好男人,嫁给他我不后悔。”

    盛利一听眼眶登时红了,他亏欠李香香太多,不仅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还不完!

    徐广田听到当事人这么说,当事人都不计较,他这外人不好再揪着这茬不放。

    他朝李香香点了点头,转头去问盛利:“你刚刚说要我帮忙,你说详细点,要我怎么帮。”

    盛利时隔多年再见到盛老太等人,他知道盛老太有多难缠,不想办法斩断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只怕他这后半辈子都要被盛老太缠着不放。

    如同水稻田里的水蛭,怎么甩都甩不开,只能忍着恶心拿手去把它扯开。

    盛利没多想问徐广田:“广田叔,您当初是怎么知晓我不是盛小林所生的消息呢?您还能不能找到那个人?如果可行的话,那我们能省不少功夫。”

    徐广田摇头叹息道:“盛利啊,你这想法是不错,但不切实际啊。当初我是听陈家村的老友说的,可惜他人已作古。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大多都不在世了。”

    “这条路走不通,没关系。”

    盛利勉强地笑了笑,说出他最大的依仗:“我手头上保存着当年他们把我赶出家门时,说要跟我彻底断绝关系。我和孩子他妈挣得那些全留给他们,当做是他们养大我的报酬。问题是他们胡搅蛮缠惯了,只怕不会承认有这件事。”

    徐广田的二儿子出声了:“盛利,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个。他们害了我爹,我们明儿个就要打上门去找他们算账!有我们老徐家在,谅他们也不敢再踏入向阳村半步!”

    见二儿子这么说,徐广田赞同地点点头:“盛利,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只需要知道你的态度就行了。盛富那小子差点把我给害了,连累我家老大疼得嗷嗷叫,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明儿个,老徐家的儿郎们打上门去给我们父子俩讨回公道!”

    徐广田只需要知道盛利的态度,知道他不是想护着盛老太等人便足够了。

    他借着盛富那一推,演上一场戏码,假装他被盛富给害得脑袋出了问题。

    徐广田的目的是不想再给盛老太等人继续纠缠的机会,找机会把他们全赶出向阳村,而且还得让他们不敢再踏入向阳村半步!

    如此一来,不单是他的儿孙子侄看不下去,村子里的人见状也会仗义出手帮忙。

    而后,他们就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找出强有力的证据,证明盛利并非他们的亲生孩子。

    再加上,当年盛老太将盛利夫妻俩赶出家门的断绝文书,事情基本上就能解决了。

    盛老太等人不就是仗着亲人的身份才敢这么闹么?

    徐广田干脆来个“釜底抽薪”,直接毁了盛老太等人的依仗。

    不然,盛老太等人就像是吸血的水蛭,一旦缠上就甩不掉了。老这么闹下去,闹个没完没了了!

    徐铁柱听了这么久,理顺了思路才开口:“广田叔,咱们明儿个打上门去,总得有个章程。咱们没把握好分寸,很容易从讨公道的变成没理的。陈家村不是咱们的地盘,咱们得小心点。”

    这两件事最好是能一起解决掉,不然盛利一家子迟早要背上“不孝”的名头,在这缺粮的饥荒年月里,盛利要被那些不知底细的人戳脊梁骨骂的。

    徐广田虎着脸说道:“铁柱,你明儿个带队过去。老二老三,看好家里的儿郎,再生气都不准下狠手!听到没?”

    他俩儿子异口同声地回答:“爹,我们懂分寸。”

    徐铁柱也跟着应了,顿了下提出新的问题:“我们这次打上门去,不仅是讨公道,而且也得想法子帮助盛利跟盛富一家断绝关系。具体该怎么做,得好好商量。”

    徐广田把这难题交给盛利:“盛利,你比我们都了解盛富一家,要怎么做才能跟他们彻底断绝关系?你有啥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