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67章 窝里横
    盛小林真没打算动手砸盛老太,他充其量是做个样子,当着一众儿孙的面教训教训盛老太,以振夫纲!

    自从娶了盛老太这厉害媳妇后,盛小林的腰杆子从来都没挺起来过,但他那颗要当家做主的心却没放下来过。

    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好由头,盛小林哪里舍得放弃?当下不顾其他,先给盛老太个下马威再说!

    盛老太见状气得眼睛都红了,扑过去把盛小林手里的矮凳给夺了狠狠砸地上,而后抡起拳头死命地捶打盛小林,又叫又骂又哭,简直不能更热闹。

    “咋滴?姓盛的,你个没良心的。你还想打我不成?我嫁给你,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尽是一天到晚的操心!你给我啥了?我好歹给你生了五个孩子!”

    盛爱民一看这情形,当茶就傻眼了,这,这是啥情况?

    不是应该好好商量怎么跟盛利要粮,要到了粮怎么分吗?

    咋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呢?

    想他火急火燎,一口气都不带喘地把家人全找回来,可不是为了看爷奶二人打架的!

    盛爱民瞅了眼全不动弹的叔伯父母等长辈,他狠狠地在心里骂了几句,往门口看看天色,他再也顾不上别的,冲过去抱住盛老太的手。

    他大喊道:“爷,奶,你们俩快停下!趁着天没黑,咱们快些动身去向阳村,背了粮回来好吃顿饱饭!”

    也就是盛爱民敢这么大胆地冲上去拦盛老太,家里别的人真没这胆子,盛老太能把他们全生撕了!

    盛老太狠狠捶了欲要“振夫纲”的丈夫一顿,气消了大半,再加上是她最宠爱又最聪明的大孙子拦的她,她没半点不高兴的模样,反而是一脸受教地点头。

    “爱民,你说得对!赶紧的,带上麻袋咱们马上就去向阳村!”

    俗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盛老太最疼爱的就是在厂里做工的小儿子,以及盛爱民这大孙子,心肝肉地疼爱着。

    旁的人敢这么忤逆她,今天明天都别想吃玉米糊糊了!

    盛小林被盛老太捶了好几下,胸口闷闷的疼,再加上在儿孙们面前再次落了脸,原想“振夫纲”从盛老太手里抢回掌家大权,等从向阳村回来,他好多吃一碗饭!

    万万没想到,他预计错误,不但没达到目的,反而把他的老脸给丢尽了!

    真应了那句话:偷鸡不成蚀把米!

    再看盛老太一发话,其他人全回屋拿家伙,盛小林心口郁结难消,脸阴沉沉地立在那里。

    盛老太看到家里那些人一如既往地乖巧听话,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而后转头对上盛小林,阴冷一笑:“死老头,你当我不晓得你想啥?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不然这个家我说了算!”

    盛小林本就气结于心,再听到这挑衅的话语,口不择言:“你个臭娘们狂什么狂!没我你能自己生出孩子?再说了老三他不是你……”

    他后头的话没能说出口,盛老太操起地上的木棍朝他的面门砸过去,正正吐了口口水到盛小林的身上。

    盛老太眼神特别阴戾,杀气四溢:“我呸!死老头,你别瞎囔囔!你要是敢坏我的事儿,日后都别想吃家里的一粒米!”

    盛小林恶从胆边生,操起矮凳子朝盛老太砸过去,“我,你个臭娘们真以为老子收拾不了你?”

    盛老太料想不到盛小林敢真的对她动手,昂着下巴傲视他,愣是没移开。

    嘭——

    盛小林的手起落下,矮凳子重重砸在盛老太的身上,她的瞳孔倏地放大,很快闭得紧紧的,整个人像没骨头的蛇软倒在地上。

    最先出来的盛爱民见状,惊讶得嘴巴足以塞下个大鸭蛋,好在他的确如盛老太希望的那样聪明机敏,反应奇快地冲过来抱住晕过去的盛老太,这才避免她的脑瓜被撞破。

    盛小林手里还抓着把盛老太砸晕过去的矮凳子,他哆嗦着嘴唇,眼里除了震惊、后怕以外,还藏着一丝窃喜。

    盛爱民抱住晕过去不知死活的盛老太,开口就朝盛小林骂道:“爷,你现在把奶砸晕了,咱们还怎么去向阳村?”

    盛小林原先的窃喜消失无踪,他的脸色大变,心里后悔不迭。

    他光顾着出气,没想着盛老太的战斗力,一个她顶全家人一起上啊!

    虽说盛小林心里很后悔,但是他被盛爱民这么呵斥,怒气冲天地训斥他:“爱民,反了你了!我是你爷,你冲谁囔囔呢?这像话吗?你快把你奶抱回屋里去!”

    盛爱民闻言气笑了,怪不得他奶不肯把掌家权交出去呢,就他爷这蠢样儿,能顶啥用?

    他懒得再跟这小眼睛小鼻子的小气人说话!

    他奶倒下了,向阳村暂时去不了了。

    盛爱民暗道可惜,却一声不吭地弯腰要抱盛老太。

    可怜他这几天全是混水饱,没啥力气,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晕过去的盛老太抱起来。

    不过没关系,等他奶明儿一早醒过来了,他明天就能吃到大白米饭了!

    他要吃煮得干干的、香喷喷的白米饭!再也不想吃那玉米糊糊和野菜团子!

    光喝一肚子水,实际上一泡尿就没了!

    盛小林眼看着盛老太倒下了,他当家做主的大好机会来了,迫不及待地召集儿孙们,拿上麻袋和家伙浩浩荡荡地往向阳村走去。

    盛爱民故意赖在盛老太的床边没出来,听着他爷盛小林慷慨激昂的口号,冷冷地扯了扯嘴角,他就不信他爷能领着他爸和叔叔们从向阳村拿到粮食回来!

    他赌票大的,要是他爷能带回粮食,他把他脑袋割下来给他爷当凳子坐!

    盛小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领着儿孙们出了陈家村,最终他们一行人连向阳村都瞧到,直接在半道上返回来。

    大队伍出去没到半个钟就返回,这失败的速度之快,饶是不看好他们的盛爱民都惊奇不已。

    盛爱民确定自己没露出半点瞧不起,他才开口问道:“爷,你们咋这么快回来?”

    盛小林板着脸,狠狠地瞪了眼往他伤口上撒盐、落井下石的盛爱民,“混账东西,你这叫什么话?我回自己家还得你这兔崽子同意不成?”

    盛爱民:……我有句粗口很想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