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01章 小福星
    自从盛家兄妹不再天天被自家老爹喊去地里干活,他那大儿子悄悄地松了口气,盛家俩孩子俱是有大出息的人,万万不能被自家老爹给拖累了。

    徐广田无意间听到自家糟心儿子这么嘀咕,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气得他三天没搭理自家蠢儿子。

    夏夏那孩子只要不生出歪心,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肯定会继续厚爱她。

    更别说,盛夏正在做的事情将造福全村人,一旦成功,这得是多大的福气啊?

    罢了罢了,他不跟蠢货一般见识!

    虽说徐广田不叫盛夏兄妹去照料他的那块秧苗地,但盛夏素来做事有始有终,再者她也想看看由她亲手培育出来的秧苗,到底能有多大的能力。

    若是真如徐广田预料的那样,她们将会培育出高产的水稻,造福全人类,盛夏光想想,立即生出一腔的热血!

    和她想法类似的还有盛爱国,比她更为坚定地认为他们这次的育秧肯定会带来好收成,除了天天念书,做家务外,盛爱国一有空就会拉着妹妹去照料秧苗。

    他舍不得妹妹受累,浇水啥的全都是将水抬到她跟前,让她浇下去就是了。

    盛利夫妻俩发现自家儿女勤快得很,读书和干农活两样不耽误,没对此提出任何的意见,只是时不时地提醒他们俩要注意休息,别把身子给累坏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秧苗从发芽到长成,再到种到水田里。

    在这期间,徐铁柱暗地里关注了许久,看了又看,他们并未发现这些秧苗与先前伺弄的秧苗有何不同。

    为此,徐铁柱试探自家老叔:“老叔,这秧苗看起来没啥特别的。”

    徐广田对着试探他的侄子瞪眼,他没好气地骂道:“不都是秧苗吗?能有啥特别的?还能长出花不成?”

    他再厉害也不能把秧苗种成油菜花啊!

    徐铁柱被怼得脸颊微红,他这不是被自家老叔说的新的培育方式给勾起兴趣了吗?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现如今看着这些秧苗,徐铁柱心里还偷偷庆幸咧,幸亏老叔弄的育秧新法子没出纰漏,这些秧苗长得还挺壮实的。

    但是,徐铁柱难免有些失望,因为他对此寄予厚望,奢望着庄稼老把式能培育更好更强壮的秧苗。

    徐广田一瞅他的脸,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啥,没好气地摆手将他赶走:“边去边去,少来老子跟前碍眼!”

    徐铁柱灰溜溜地走了,再多待一会儿,他家老叔就能用吐沫星子埋了他!

    秧苗种下之后,徐广田特地请盛夏到他那块试验田里,时不时地转悠一圈,除除草,施肥。

    徐广田那块用来试验的水田位于山脚。

    去年种水稻的时候,经常会发生秧苗被蚊虫啃咬,导致徐广田时不时地要去步秧苗,想办法灭虫。

    说来也是神奇,盛夏隔三差五地到那块试验田里转悠,那些蚊虫减少了一大半!

    这次那些蚊虫啥的仿佛迷了路,几乎没有秧苗再遭殃。

    看着水田里一棵棵秧苗长势极好,翠绿壮实,他那大儿子不由得感慨:“爹啊,咱们这块水田真是奇了啊……”

    徐广田一记烟杆子敲下去,打断了蠢儿子的感慨:“就你屁话多!”

    老人家免不了迷信,在他们这片土地上,种田的人家相当忌讳当着田里的庄稼夸奖,据说是会折了福气,又或者是那些庄稼听到了这些夸赞,没以前那么用心长了。

    “爹,我错了。”

    那大儿子赶紧抱头认错,他一时嘴快,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怨不得他老爹打他,该!

    跟着亲爸来水田里浇水的大儿子,默默地闭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谨记着爷爷的教导,才忍着没说。

    徐广田懒得理会他,围着水田逛了一圈下来,往邻近的水田走过去。

    忽地,徐广田发现田边有几个怪异的脚印,蹲下来看了又看,他不服老不行,这人年纪大了眼睛就不太好使了。

    徐广田用手比划了下脚印的形状,当即敛了感伤,不由得面色一紧:“你们俩快过来,仔细看这是啥脚印?”

    糟心大儿子一马当先冲过来,一把拽住老爹的手臂:“爹咋了?”

    大孙子仔细看了又看,脸色微变:“爷,这好像是野猪的脚印。”

    “野猪?”

    徐广田面色凝重,指使大儿子去把徐铁柱和林满仓叫过来,确认这脚印是不是野猪的脚印。

    没过一会儿,徐铁柱得知有野猪到田边晃悠,赶忙搁下手里的事情,喊了林满仓一道过来。

    林满仓只需看一眼就能准确判断:“广田叔,这的确是野猪的脚印。”

    “那该怎么办?咱们挖陷阱?”徐铁柱不由得着急起来,秧苗长大了不少,要是让野猪给祸害了,又得花时间去育秧。

    过了种植水稻的黄金时间再补种,意味着这一茬的水稻势必会减产!

    事关粮食大事,徐铁柱着急是难免的。

    林满仓没徐铁柱那么紧张,他很快想好了法子:“不止要设陷阱,还得想办法设置防护栏。”

    徐广田一锤定音:“嗯,就按满仓说的去做。”

    因着发现了野猪的脚印,盛利他们被抽调过来设置障碍和挖陷阱,十几个壮汉弄了小半天才完工。

    盛夏放学回来听说了有野猪下山的事情,不知为何竟有些期待野猪掉入陷阱里。

    时隔上次敞开肚子吃肉,已经过了好久了,盛夏有这种想法倒也正常。

    不愧是亲兄妹,她家哥哥眼里冒出期待的光芒,拉着妹妹的手问道:“妹妹,你说那野猪啥时候会掉到陷阱里头啊?”

    “今天。”盛夏没别的心思,单纯就是想逗逗她家哥哥。

    哪想到盛爱国激动得面红耳赤,嗷一声跳起来,拉着她就往田边跑去。

    盛夏气喘吁吁地解释:“哥,我跟你开玩笑呢。”

    盛爱国不但没停下,反而跑得更快了,好似脚踩风火轮,跑得飞快。

    “嗷嗷嗷——”

    大老远的,盛爱国听到了属于野猪中气十足的叫声,乐得他仰天大笑三声,啥也不说直接拽着妹妹原路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