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46章 反咬一口
    林月娥想了想,鞋子都没穿好急匆匆追出来,扯了扯她男人的衣服,小小声提醒道:“孩子他爸,这事儿可大可小。那懒婆娘再不是个东西,她也是你管的人。她上门抢食的坏名声要是传到公社领导耳朵里去,对我们整个大队的影响都不好。”

    徐铁柱赞赏地看向妻子,“我心里有数。”

    林月娥整了整衣服,对丈夫笑道:“我去找秋莲妹子,待会儿再同她一块儿去盛家。”

    王秋莲跟她亲眼看到了林小玲冲进盛家抢肉吃,是非常有力的人证。

    林小玲是出了名的懒婆娘,上工就是磨洋工,凭啥跟她们领一样的工分?

    盛夏冷眼瞧着徐铁柱夫妻一同出门,出门后各走一边,再看那林月娥往王秋莲家所在的方向走去,心中大定。

    徐铁柱朝盛夏招了招手:“盛夏,来,和我一起走。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

    “谢谢徐叔叔。”

    盛夏眼里满是感激的泪水,看得徐铁柱虚荣心大涨,下意识地挺直腰杆子。

    徐铁柱指了指妻子离去的方向,压低声音说道:“你婶子去找人帮忙作证了,今儿这事儿绝对不会善了。”

    盛夏眼睛一亮,一叠声地道谢:“谢谢叔叔婶婶,谢谢……”

    其实她心里明白,即便她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到最后那林小玲除了名声受损、日后被人排挤之外,不会受到真正的惩罚。

    盛夏真是被臭不要脸的林小玲恶心坏了!

    林小玲的所作所为真应了那句话:人至贱则无敌!

    偏偏用寻常办法压根对付不了,林小玲这种脸皮都不要的极品。

    你用武力威胁她,她转头就能主动撞上去。

    万一受伤,甭管伤到多少,反正她是赖定你了!

    用她家的丑事威胁吧,林小玲自有她的一套判断法子。

    甭管是不是真的,先抢到吃完了再说!

    林小玲这种软硬不吃的人,真让人恶心透了!

    为了出那口恶气,盛夏决定豁出去了!

    她从来不是吃了亏就忍着的小绵羊脾气!

    盛夏跟徐铁柱还没到盛家呢,远远就听到林小玲哭闹的哀嚎声,嘴里尽是为她自己开罪。

    盛利和李香香都没吱声,除了偶尔听到盛爱国一两句控诉外,只剩下林小玲的独角戏。

    至于那些前来看热闹的村民,他们大多都是受了盛利的恩惠,少部分没跟着去死人谷的人,他们看到第一批去死人谷的人得了那么多好东西,下次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所以,别看林小玲闹得厉害,帮她说话的人真没几个。

    她娘家人除了她亲娘和混不吝的光棍哥哥,别的人不仅不掺和,还劝她不要再闹下去了。

    林小玲跑到盛家来做了什么好事,大家伙心知肚明。

    这年月哪家不缺粮啊?

    就算不缺粮,凭啥要给你白吃啊?

    你算老几?亲娘还是咋的?

    更别说那盘红烧肉是盛利脑袋别在脑袋,搏命拿回来的。

    如此珍贵的食物,凭啥要给你吃啊?人家又不欠你的!

    你这懒婆娘倒好,人家小丫头不愿意给,你就上手抢!

    当真是好大的脸!!!

    人家小丫头气不过,把这件事宣扬得全村人都知晓了。

    你又开始闹腾,责备人家小气吧啦,为这点小事闹得这么大,害你丢脸?

    呵呵,你有脸么?

    什么玩意儿!

    林小玲的男人盛狗子躲起来了,他听到了动静,可他迟迟不敢露面。

    自家婆娘是啥样的人,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这会儿还心存侥幸地盘算着:万一婆娘这么一闹腾,盛家人不堪其扰,真把那碗红烧肉给了婆娘呢?那不是捡了便宜嘛?

    他的相好——跟他在泥地里抱着滚过的寡-妇刘桃花,寻到了他,伸出手指戳了他的腰窝。

    盛狗子的腰窝突然被戳,吓了一跳,扭头看到刘桃花才松口气。

    紧接着盛狗子神情戒备地看向四周,生怕被人看到他们俩站一起,让人说闲话。

    “呼,是你啊。你咋来了?快躲好,别让人瞧见了。”

    刘桃花当没听见,低头看林小玲表演坐地撒泼的独角戏,磕南瓜子磕得格外起劲儿。

    她心里盘算着,林小玲如果能把那大碗红烧肉拿回来,盛狗子肯定会分给她几块。

    这一刻,她是希望林小玲撒泼成功的。

    盛狗子看刘桃花略显丰-腴的身体,几乎贴在他身上,喉咙发干,心猿意马,开始回想起跟刘桃花的种种美好。

    “桃花,转过脸来。”盛狗子色、心大发,强硬地抓住刘桃花的肩膀就捏住她的下巴,臭烘烘的嘴就凑上去了。

    刘桃花有心想从他这里得几块肉吃,半推半就,由着他亲了上来。

    随同徐铁柱一起走过来的盛夏,突然扭头看向她家一人高的柴垛,看到了一丝衣角,暗自留了个心眼。

    高大威猛的徐铁柱甫一现身,看热闹的村民们自动自发地让出一条道。

    徐铁柱声如洪钟,一出声就将林小玲尖利的哭喊声压下去了:“林小玲,你在盛家搅和什么?”

    林小玲先是一愣,继而又拉开嗓子干嚎起来:“队长,你可要为我主持公道啊。我就是来这里讨口肉吃!盛家人污蔑我是女强盗,她们这是要逼死我啊,你要是不给我做主,我就投河自尽!”

    她话里话外都是盛家人的错,她最是清白无辜。

    讨口肉吃不给就算了,盛家人还抹黑她的名声!

    盛夏听到她反咬一口,气笑了,但她懒得再跟林小玲废话。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李香香没去管林小玲,她忙着找她闺女盛夏呢,好不容易在人群里看到了闺女,赶忙过来将她拉到跟前,全方位检查她是否受伤。

    检查了一遍,李香香还不放心,看着闺女的眼睛问道:“闺女,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盛夏指着她的心口:“妈,我心里不舒服。”

    李香香轻轻地叹气,揽她到怀里:“咱不跟她一般见识,人在做天在看。”

    盛利同样没说什么话,好男不跟女斗,任由林小玲恶人先告状,一句反驳的话都不说。

    他紧随李香香的脚步,抱着碗走过来跟他的妻女汇合,“闺女,你妈说的没错。她当别人都是眼瞎耳聋,可以糊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