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44章 死性不改
    盛爱国摇摇头,下一刻他脑子有道灵光闪过,捏着衣角问道:“妹妹,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妹妹不会无的放矢,夜里肯定是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了。

    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盛夏直直望进哥哥的眼里,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昨晚没睡好,听到动静,发现有人来我们家偷东西。”

    “咱家进贼了?东西被偷了没?”

    盛爱国虎眼圆瞪,气得他上下牙床发出嘶嘶的摩-擦声。

    盛夏摇摇头:“没有,爸妈醒来的及时,赶走了那贼。”

    盛爱国松了口气,举着拳头:“那贼一定是看到咱爸得了那么多好东西,眼红了!那贼太可恨了!”

    要是让他抓到了,一定要给那贼些颜色瞧瞧!

    盛夏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转瞬又强压下来:“哥,我们想办法抓贼吧?”

    抓贼?

    就他们俩孩子?能行吗?

    盛爱国当然想抓住那万恶的贼,但是他们手头上没任何有力的证据,就算抓住了那贼,那贼矢口否认,最后也不了了之。

    他认为不可行,不禁垂头丧气:“我们无凭无据的,怎么抓?”

    盛夏起身去拿了李香香砸人的木棍过来,递给她哥看:“哥,有证据。我昨晚看到妈把那贼打了一棍,打在腿上。”

    碗口粗的木棍,狠狠砸在腿上会是何等滋味?

    光想像,盛爱国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下,疼啊!

    他露出大大的笑容,拍着手说道:“打得好!”

    “我也觉得。”

    盛夏调皮地朝他挤了挤眼睛,她们下午没课,正好去将那贼找出来。

    盛爱国将藏起来的饭菜拿出来:“妹妹,咱们拎着这么香的饭菜过去给爸妈,是不是不太好啊?”

    自从饥荒开始爆发以后,他们好久都没能给父母送过饭了。

    盛夏也不想这么张扬,“要是我们不送过去,爸妈没时间回家吃啊。”

    盛爱国坚决不要将这么香喷喷的饭菜送到地里去,省得引来更多的贼,“不会啊,差不多到爸妈的休息时间了,我跑去将他们喊回来吧。”

    “哎!”盛夏话没说出口,她哥就跟兔子似的跑远了。

    盛爱国出去没多久,林小玲又来了!

    她这次学乖了,进门的时候都没发出什么动静,趁着盛爱国冲出去忘记关门,她放慢脚步进来。

    一股香喷喷的炖肉味飘入她的鼻间,馋得她哈喇子快流出来了。

    香,太香了!

    不让她吃上一口,她决不罢休!

    盛夏在厨房里摆碗筷,听到厨房门口传来的动静,顿时冷了脸。

    原来,林小玲被那炖肉的香味给勾去了三魂六魄,不小心踩到了门口的扫帚,弄出了动静。

    盛夏拦在门口,话语尖锐:“林阿姨,你拿粮食来了吗?”

    不拿粮食来换,想抢肉吃?

    想得美!

    林小玲完全当她不存在,从地上站起来就一路横冲直撞,打算用身体将盛夏撞开。

    盛夏忽然伸脚出去,绊倒了当她是空气的林小玲。

    林小玲万万没想到盛夏会耍阴招,倒在地上嗷嗷叫个不停,她的眼睛片刻不离桌上那大碗炖肉,嘴里喊道:“天杀的,你想害死我吗?我告诉你,要是不给我赔偿,我就闹到公社去,让领导给我评评理!”

    林小玲倒在地上不起来,唱作俱佳,哭喊着要赔偿。

    盛夏鸟都不鸟她,转身抓了菜刀走过来,居高临下看着她:“我爸用命换来的肉,你要是想吃,大可以拿粮食来换!但要是用抢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别逼我在你身上划个口子!”

    林小玲从没见过盛夏如此盛气凌人的样子,她那双眼睛盛满了杀气,就跟传说中的饿狼一样凶狠残暴,她竟然被一个小姑娘吓得不敢再嚷。

    但很快地,林小玲又开始哭喊起来,她拍着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着盛夏将她弄得残疾,以后做不来活,要盛夏一家养她!

    盛夏对此充耳未闻,她在等,等她的父母和哥哥回来。

    她一个人搞不定林小玲,更重要的是她要护着桌上的吃食,绝对不能便宜了林小玲这上门抢劫的女强盗!

    林小玲干嚎了一阵,发现盛夏不当回事儿,随即想到盛夏的打算,她麻溜地爬起来,二话不说就要冲过去。

    她的小算盘打得响,要是盛夏真的不顾一切砍伤了她,那她赖在盛家白吃白喝的理由更加充分!

    何乐而不为!

    盛夏眼看着林小玲冲过来,瞳孔微缩,她瞬间想明白了林小玲的小算盘。

    她不是头一次见到林小玲这么能闹腾的泼妇了。

    对付像她这样的人,单纯的武力威胁是不够的。

    若是真弄伤了她,林小玲这没脸没皮的懒婆娘更有借口来他家要吃要喝!

    就在林小玲准备撞上她的那一刻,盛夏喊出了一句:“你男人跟村头的刘寡-妇好上了!我亲眼看到他们脱-光衣服在泥地里滚!”

    林小玲听到这劲-爆的消息,立马紧急刹车,却还是慢了一步撞在了盛夏身上。

    这会儿,她哪里还有心情去想桌上那些肉?

    要知道,她男人是村里公认的妻管严!

    单凭她又懒又馋的德行,换在别人家里,早就被男人打成傻子了。

    短时间的怔愣后,林小玲伸手要去抓花盛夏的脸:“小贱蹄子,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盛夏在她扑过来时,悄然丢下了手里的菜刀,以免待会儿跟林小玲扛上时,失手伤了她。

    盛夏瞅准方向往门外避让,外头地方大,万一林小玲发狂,她能跑出去。

    “我骗你做什么?我亲眼看到的,你要是不信大可以去问刘根叔家的小花,她跟我一块儿看到的。”

    林小玲怒吼道:“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我男人是全村出了名的好男人!”

    盛夏没有无的放矢,刘寡-妇的的确确怀了林小玲男人的孩子,“我说了实话,你爱信不信!哪天被人找上门,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林小玲的意志动摇了,她外强中干地要求盛夏发毒誓:“那你对天发誓,要是有半句假话,你全家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