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347章 灵魂互换(31)
    贺建军在朋友圈看到了老贺同志发的那条看似批评实则炫耀的说说,无奈又好笑,截图发送给盛夏。

    盛夏看到后笑了,她早知道老贺同志的骚操作,想到了原主,不免有些唏嘘:往前一步是幸福啊。

    想到这次穿越的任务是跟性转之后的贺建军谈恋爱,盛夏若有所思,贺建军恢复了记忆,她当天就跟他在一起了。

    现在更是见了家长,为什么她和贺建军的身份还是没换过来呢?

    盛夏问了世界意识,结果世界意识死活不肯说,问多了就装死。

    对此,盛夏无能为力,她只能暂时撇下这个心事儿,带着老贺同志他们一起出去玩儿。

    老贺同志夫妻俩在这里待了三天,第四天离开,跟儿子和未来儿媳妇的相处很开心,只可惜他们肩上的担子不轻,没那么多时间供他们玩乐。

    送走了二老,盛夏看着瘫成一团的贺建军,笑道:“建军哥,你累了就睡吧。”

    “行,我待会儿要去练车。”贺建军倒头就睡,他真的挺累的。

    盛夏稳稳当当地把车开到了驾校门口,叫醒了贺建军:“建军哥,到了。”

    “你不用过来接我了,回家歇够了再写。”贺建军临下车前如是说。

    盛夏笑着答应了,变戏法似的从空间里拿了水果和饮料出来:“你刚刚没吃多少,拿着饿了吃。”

    进了驾校,一个年纪在三四十岁的教练走过来,主动说:“我是你的新教练,你之前的教练被开除了。”

    贺建军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之前他刚过来的时候教练比这具身体大几岁,看女生的眼神很恶心。

    那教练有点怂贺建军,倒是没敢对他动手动脚,但跟贺建军一起练的女生就被骚扰了。

    贺建军没看见就算了,他亲眼见到那教练骚扰女学员,上前就把他一通揍,揍了人还把领导给叫来了,一定要给交代!

    这事儿闹得挺大的,驾校来的领导当场给了承诺,让贺建军和另一名女学员放心,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还把他俩的学费给减免了一半,算是给她们的精神赔偿。

    新教练的技术水平过硬,教的挺用心的。但他很快发现没什么可教的,因为贺建军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处理得比他更好。

    “盛小姐,你之前学过车?”

    贺建军看了他一眼:“嗯,家里人带我练了。该学的我都会了,我能不能提前考驾照?”

    教练没说行不行,只说回去问问领导。

    贺建军却知道新教练是同意他提前考了,果不其然,过了两天教练通知他下周考试,让他来驾校交材料。

    盛夏听贺建军说吧驾照考回来了,好奇道:“不是说至少要练一个月吗?”

    “我开了这么多年的车,没这个必要,我就跟教练申请了。”贺建军解释道,“以后我们可以轮流开了。”

    盛夏噗嗤笑了:“哎呀,建军哥,你这大男子主义啊。”

    “你不喜欢?”贺建军皱眉道。

    “哈哈,没,我早习惯了,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

    贺建军看着她说:“你的车,除了我和伯母,还有别的女人上过车吗?”

    “……建军哥,咱们不是在拍偶像剧啊。”盛夏无奈地说。

    贺建军闷闷不乐地说:“你要是载别的女人,你得给我报备。”

    “那男的呢?”盛夏故意逗他。

    “那更得报备!你不知道你在学校有多受人欢迎,连男的都喜欢你!”贺建军说道。

    “噗——真的假的?我真这么有魅力?”盛夏头一次听说有同性喜欢她,挺稀罕的。

    贺建军瞪她,不吭声了。

    “你真不说?行,那我自己观察看看。”

    “不准!”贺建军没好气道。

    盛夏哈哈哈笑起来,“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对这事儿没那么大的好奇心。不过,建军哥,我们来这里的任务是谈恋爱,我们不是在谈了吗?为什么还是没换过来?”

    贺建军摇了摇头:“我猜不出来。”

    自从贺建军跟盛夏闹了矛盾,酥饼就没再过来串门,她再馋都忍着,生怕真把那对金童女玉给搅散了,那就是大罪过了。

    直到酥饼看到盛夏发的两只手牵着的朋友圈,总算又给盛夏发微信了:“夏夏,你和贺老板在一起啦!恭喜恭喜!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是你们的CP粉哦!”

    贺建军的脸色稍霁,他之前对酥饼的印象不是很好,倒不是说讨厌她,而是不喜欢她占据了盛夏太多的时间。

    而且,酥饼可能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她看盛夏的眼睛里明显藏着喜欢,那是骗不了别人的。

    好在,酥饼是有分寸的人,她恪守本分,没做出破坏他人感情的事儿,还是值得一交的。

    不过,贺建军不太习惯跟别的女人聊天,他有事说事,简洁明了。

    若是盛夏在身边的话,直接把手机给盛夏:“夏夏,你跟她聊。”

    酥饼明显察觉到了贺建军对她的态度转变,特地找了个时间过来找他:“夏夏,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啦?”

    贺建军:???

    酥饼看他不吭声,有点小委屈:“夏夏,我哪里做错了吗?你跟我说嘛,我们不是好姐妹吗?”

    贺建军:对不起,我们不是什么好姐妹!你跟我媳妇才是好姐妹!

    但他不能这么说。

    “你想多了。”

    酥饼控诉道:“你对人家冷淡了这么多,你还说你没生我的气!”

    贺建军脑阔疼。

    他好说歹说,只差赌咒发誓了才把酥饼给哄好了,带着她回家吃饭。

    酥饼隔了好些天没吃到盛夏做的东西,馋虫早已忍耐不住了,恨不得把冰箱都给搬走。

    贺建军看她那馋嘴样儿,直接把人带到了冰箱前:“你想吃什么自己拿。”

    “咦?夏夏,你和贺老板住一起啦?”酥饼在冰箱里看到了面膜,兴奋地叫道。

    贺建军:“……你怎么知道?”

    “嘿嘿,进玄关的时候我就发现啦。鞋架上多了你的鞋,客厅里多了好些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最直接的证据是——这些面膜!”

    贺建军:……女人,真是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