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053章 悍妇当家(53)
    贺建军出门的时候穿着军装,不是时下那种穿着玩的绿军装,而是部队里的军装。

    他长得人高马大的,身形魁梧,腰杆子挺直,远远看着就知道他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在这个年代,军人是相当受人尊敬的,因此贺建军领着盛夏和孩子们来到这国营饭店吃饭,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盛夏将孩子们教养得很好,碍于原主的农妇身份,她不好明目张胆地教孩子们学习方面的内容,但为人处世,人情世故都是潜移默化地教导他们。

    言传身教,远比口头上的教育更容易让孩子们接受。

    一家五口人在国营饭店美美地享用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几个孩子吃得满嘴都是油。

    出了国营饭店,仨孩子仍在讨论哪道菜最合他们的胃口。

    贺建军牵着贺宝珠的手,两个儿子则是走在他的身旁,盛夏走在最后,到处走走看看。

    漫无目的走了十来分钟,盛夏在书店门口停下了脚步,她一看到书店就忍不住激动,差点忘了自己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妇。

    盛夏小小声跟贺建军抱怨道“建军哥,我想法子让自己变成文化人,不然我以后都没法子好好逛书店了。”

    贺建军早已习惯了他家媳妇的作家身份,一时间没想起来她这一世的身份是地地道道、目不识丁的农妇。

    他忍不住笑了,“这不算什么难事儿。回头我找大队长说说。”

    盛夏拧了他胳膊一下,生气道“你笑什么不许笑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郁闷,你还笑我,是想气死我吗”

    这一世,盛夏不打算考大学,她只想尽快摘掉“文盲”这顶帽子,继续从事她热爱的职业。

    贺建军连忙告饶“媳妇,我错了。”

    盛夏哼了哼,算是原谅了他,“哼你去给我挑几本书,到时候别人问起来,你知道该怎么说吧对了,你再买几本童话书和连环画,他们自己就能翻着看了。”

    贺建军没有任何异议,听话地进去挑书。

    盛夏看着满书店的书,手痒得厉害,想去翻翻看又怕被熟人撞见,掉马。

    贺建军做事一向是雷厉风行,按照盛夏的要求找了几本书,付了钱就领着依依不舍的孩子们回到之前停放拖拉机的地方。

    一起来的村民们都等着了,见贺建军拎着大包小包的,自然免不了要问问都买了啥东西。

    盛夏跟这些人打过交道,很清楚他们想听什么,不想听什么。

    有她当润滑剂,那些人看不到袋子里的东西,没什么说头。

    贺建军的车技极好,只可惜车技再好,路坑坑洼洼的,坐在车上的人都挺难受的。

    只不过,跟两条腿走比起来,大家伙都乐意屁股受点罪,不耽误时间啊。

    自留地有不少活计,家里也有不少琐事等着他们回去做呢。

    农民就是这样了,一年到头都没几天清闲的日子,地里的活计多得干不完,成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获得的回报却很少。

    对于一起来的村民来说,这次进县城就是专门来置办年货的,尤其是

    那些市集上买不到的稀罕物品。

    盛夏一早就为过年做准备,她把母子四人的衣服都做好了,只剩下贺建军的那一套。

    她不知道贺建军过年能回来,所以她特地把他的衣服放在最后做,准备等过了年再把衣服给他寄过去。

    既然他人回来了,盛夏给他量了尺寸,着手做起衣服来。

    她知道贺建军所在的营区冬天很冷,夏天很热。

    等他收假回部队,天还是很冷的,因此她偷偷拿了存在空间里的羽绒服出来,巧妙地利用她的技术将之伪装成一件和时下的军大衣没多大区别的衣服。

    贺建军瞧见了她这手艺连连夸赞,穿上之后暖和得很,喜得他捧着盛夏的脸亲了好一阵才松手。

    盛夏担心孩子们突然进屋,瞧见了就丢人了。

    贺建军却早早地把门反锁了,孩子们想要进来,那就得先敲门,得到准许之后才能进来。

    很快到了大年二十九,贺建军作为家中的长子,哪怕他们家被分出去了,祭祖的重任仍旧是他来担着。

    按照这边的风俗,祭祖的事轮不到妇人来插手。

    盛夏乐得清闲,她在家里给贺建军做贴身的衣物,能做的事儿多的是,当她稀罕去祭祖

    贺建军是黑着脸回来的,盛夏好奇问道“建军哥,你这是咋了咋一脸不高兴谁惹你了”

    贺建军显然不愿意多说,神情极为庄重地说道“媳妇,我向你保证,不出三年我一定会让你带着孩子们去随军”

    听他这么说,盛夏猜了个大概,见他脸色不愉就没再火上浇油,而是将她刚做好的长袖拿出来。

    “建军哥,来,试试看这件衣服合不合身。”

    贺建军从善如流地将新做好的衣服换上,按着盛夏的意思转了几圈给她看。

    盛夏点点头,“挺好。你把它脱下来,我把线头给剪了。”

    反倒是贺建军沉不住气,“媳妇,你咋不问我了”

    盛夏反问道“你不是不想说吗”

    “你再问一次,我就说了啊。”

    “你想说就说嘛,不想说我也不会逼着你说。反正我能猜到是谁惹到你了。”

    在这三华村里,有本事能惹得贺建军喜怒形于色的人不超过一个巴掌,贺满仓和苗春草夫妻俩就是其中的两个。

    贺建军听她这么说,索性直说了“你是没听到他们理直气壮地问我要一百块钱来过年,跟我哭穷说没钱置办年货了。”

    盛夏问他“就为了这点事儿”

    “当然不是,我就说我没钱,钱都给你管着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们给我洗了脑,非要说什么我是一家之主,钱就该掌管在自己的手里,给娘们管着算啥”

    贺建军省略了不少贺满仓嘲讽盛夏的话,要不是贺满仓是他这具身体的父亲,他真不介意动手揍他一顿

    盛夏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的点“他们是不是说我的坏话了我都习惯了,你别气了。他们就是那样的人,几十年的老思想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你跟他们一般见识干嘛白白添了一肚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