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六零俏佳人 > 第1051章 悍妇当家(51)
    盛夏给孩子们讲的是她前一世写的童话故事之一,和前世的孩子们一样,贺大宝和贺二宝也很喜欢这个小狐狸冒险的故事。

    贺宝珠因为年纪小,理解能力有限,对这个故事的兴趣不是很大。

    相对而言,她更喜欢小红帽。

    盛夏一向宠孩子,满足了两个儿子的要求之后,睡觉之前给贺宝珠讲了小红帽的故事。

    她将三个孩子给哄睡了,堂屋里的男人们都散了贺建军亲自将贺满仓送回了家,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厨房里有灯光,他紧走几步来到盛夏的身边,从身后抱住她。

    “媳妇。”

    盛夏正在刷洗碗筷,“嗯你喝多了吗要不要给你煮一碗醒酒汤”

    贺建军蹭了蹭盛夏的脑袋,黏黏糊糊的,“不用了,我没喝多少。这具身体的酒量在部队练出来了,那点酒不算什么。”

    “那你去冲个澡,一身酒味熏得我难受。”

    “不,我就要熏你,省得你忘了你男人身上的味道。”

    盛夏无奈地说道“你说什么呢你非得我生气,你才肯听话是不是”

    贺建军从回到家到现在才有了跟自家媳妇独处,说私房话的时间,他是像极了黏人的大狗,死赖着不肯走。

    盛夏也没舍得冲他发脾气,两人这一世隔了这么长时间才见到面,她心里也惦记着贺建军,想听听他的声音,跟他聊聊天。

    贺建军说到了他最不满的事,“媳妇,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本以为家里起了那么好的房子,你们娘四个有地儿住的。没想到他们会那么过分,竟然这么对你。”

    他可以接受父母偏心眼,但是贺满仓和苗春草不该那么欺负人,见他家媳妇性子软和就往死里欺负她,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贺满仓和苗春草这样的偏心眼的父母,说句不好听的,在贺建军的心里等于是游戏里无关紧要的nc。

    如果贺满仓和苗春草对盛夏好,看在盛夏的面子上,贺建军或许还会对他们抱有尊敬之意。

    现在知道贺满仓等人曾那么欺负他媳妇,他是无法再把他们当成家人看待。

    在这个世界,他最在乎的人是盛夏,任何伤害到她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贺建军抱着盛夏不肯撒手,“媳妇,如果知道你来到这里会有这样的遭遇,我肯定会想法子请假回家看看。”

    盛夏拍拍他的手臂,安慰道“没事了,都过去了。真正遭罪的人不是我,而是原主。我这人是什么脾气,你也知道。苗春草想我愿不愿意。”

    她和原主不一样,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人这一生短短几十年,就算她们现在能穿越到其他的世界,用别人的身体活下来,但是盛夏始终是那个珍惜生命,认真努力生活的人。

    活着,真的是一件特别特别幸福的事情。

    尤其是身边还有着她最爱的男人陪伴她,一起穿越一个又一个世界。

    因为有贺建军的陪伴,盛夏的心态更稳了,她就是把每一次穿越当成是“偷来的人生”,毕竟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不再拥有穿越的能力,而是走向了生命的终结。

    而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盛夏倍加珍惜和贺建军在一起的时间。

    只不过她们是老夫老妻了,早已过了热恋的那段时期,盛夏一直都很独立,不需要天天跟贺建军黏糊在一起。

    相比较而言,反倒是贺建军更黏人一些,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赖在盛夏身边,做了很多类似撒娇的行为,而他本人却不自知。

    好比现在他就这么缠着盛夏不放,高大的身体将娇小的盛夏完全包在怀中,看他那黏人的样子恨不得跟盛夏变成连体婴儿。

    盛夏早习惯了他这么黏糊,只要他不妨碍到她做事,随他去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对他的宠爱。

    “我的碗筷快刷完了,你先去洗澡。这天这么冷,待会儿我们到隔壁那间屋去慢慢聊。”

    临近春节,庆山县地处山区,晚上冷得厉害。

    贺建军本来还想缠着盛夏,听到她说冷立马松开她,“媳妇,碗筷我来刷,你进屋去吧。”

    他光顾着跟他媳妇说话,都没注意到这些。

    盛夏无奈道“行了,只剩两个碗了。洗澡水我给你烧好了,你别洗冷水。”

    夫妻俩分开去忙自己的事,十五分钟后贺建军带着一身的水汽进了隔壁那间屋,弯腰在盛夏脸上亲了一口“媳妇,你那个空间真好用。”

    他用的是盛夏空间里存着的洗发水、沐浴露,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闻到这些熟悉的味道让他的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很。

    盛夏心有戚戚然,“是啊。有了这个空间,至少可以保证我们吃得饱穿得暖,不至于跟我们小时候那样到处找吃的,甚至挖草根吃树皮。想想那段时光,真的是很唏嘘啊。”

    贺建军不希望她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回忆,说到了随军的事上,“媳妇,我会努力尽快达到让家属随军的条件,到那时候你就带着孩子们去随军吧。我从部队回来的路上花了一周时间,而且出任务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候有假。这次我之所以能请假回来,那是因为我有个战友愿意跟我换班。他叫邵云杰,特别喜欢你做的酱菜,还让我尽快给他寄一些过去。”

    盛夏当即说道“我之前做了好多酱菜,空间里还有腊味,要不我们明早上把这些东西装好给他寄过去吧。”

    她做了一缸子酱菜,送了一些给李桂花,寄了一些给贺建军下饭,家里还剩下大半缸呢。

    贺建军自然没意见,他和盛夏说了一会儿话,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盛夏按住他不安分的手,哭笑不得,“你搭了这么久的车回来,怎么还这么精神”

    “媳妇,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贺建军起来将身上的衣服全脱了,将嘴唇堵上亲亲媳妇的了句“媳妇,你男人厉害着呢。就怕你身体吃不消。”

    “唔”

    事实证明,盛夏的身体真吃不消,到最后更是生生被做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