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第225章 溃败
    </br>    大明朝军方的火药威力到底如何,李天养是不得而知了,但是他所能掌握到的,仅仅是民间制造鞭炮所用的普通火药,其威力,李天养实际验证过,真的不算大。闪舞小说网..虽然这些年里,李天养也有让陆伟、成才他们好生研究过火药的配方,也有所改良,但要真用这些火药制作出杀人的手雷、手榴弹一类的武器来,还真的有些勉强。</br></br>    当然,并不是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达到这样的威力,其中需要的火药量,就有些分量了,而其实际的杀伤力,与火药的成本比较,反倒有些不划算了。因此,李天养也就暂时放弃了制作手榴弹这样大杀器的考虑,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天养就放弃了火器的发展与研发了。</br></br>    最后,他还是另辟捷径,搞出了这么一件非杀伤性的武器来。李天养所处的这个时代,火器也好,火药也罢,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每当使用这些东西的时候,总有一个极大的副作用,那就是浓密而不易散发的浓烟。这事由于火药配方,所带来的武器缺陷,每当成批量的火枪作战时,四五枪之后,开枪的地方早就被一团团浓密的青烟所包围了,到最后连个人影都不容易看到。</br></br>    由此而来,李天养反其道而行,利用火药的这个缺陷,结合起日常生活中他们所使用的辣椒、胡椒等刺激性物种,制作出这么一个四不像的手雷来。人类历史上,一项极为无耻,极不人道的发明就此诞生了。</br></br>    作为手雷初次登场的处子秀,它的效果还是斐然的,从来还没有接触过辣椒这种调味品的一干海贼们,算是领教了它的真实威力。少先队员们手持刀盾,两眼汪汪,把面上的染料都冲刷得不成样子,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而对面首当其冲的海贼们,更是比少年们要凄惨得多,不仅双眼都快睁不开了,连呼吸都被辣椒粉末给呛得气喘连连,有忍不住的人甚至当场就从两船之间的裂缝当中跳了下去,‘啪嗒’一下就落到海里去了。</br></br>    如今,还剩七分战力的洪堂帮众,对上仅有三四分战力的海贼们,最后的结果,就不用再多加细述了,因为这一场战斗,在李天养他们研发的手雷下,最后演变成了一场闹剧一般的打斗。</br></br>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海贼都被这道浓烟给制服的,毕竟是在刀口舔血的悍匪,总有那么少数身强力壮、一身血性的汉子,强撑着一口气,做着最后的挣扎,给李天养他们的队伍带来了仅有的伤害。</br></br>    辣椒手雷是一把双刃剑,在伤害海贼的同时,也难免地,让少年们都受到了荼毒,虽然他们大家都有红巾蒙面,呼吸上没有大碍,但是暴露在外的双眼还是在所难免地一片模糊了。面对突然从浓烟中暴起伤人的海贼,少年们还是显露出了经验不足的弱点来,在最后的关头失去了警惕的他们,被人冲进了阵型当中,当场就有两个走在前面的小队倒在了血泊当中。</br></br>    “二蛋子!!”旁边有相熟的少年,眼睁睁看着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人,转眼之间就生死未知,情急之下总会忘记自己现在处身的地方,冲出阵型,独自朝着凶手迎了上去。</br></br>    勉强保持的阵型,一下子濒临溃散了。</br></br>    “咳咳!!全体队员保持阵型,不得冲动行事!!”在浓烟中,李天养勉强睁大着双眼,一直关注着前方的战事:“各阵型小队,保护好自己的队员!”</br></br>    及时到来的呼和之声,让前方有些打斗上头的少年们总算是多了几分冷静,有队员及时冲上去,掩护突前的队员回来。然而,战场厮杀,死伤只是在那一刹那之间,并不像李天养从电视当中看到的那样,乒乒乓乓打个不停。一瞬间的功夫,失去阵型保护、又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少年们,又哪里是这些厮杀惯了的老手们的对手,几声闷哼,又是十几个少年遭了毒手,被砍翻在地。</br></br>    “全体都有,列队前行,但有反抗,格杀勿论!!”李天养通红着双眼,阴沉地声音响彻甲板之上。</br></br>    “杀!!”震天的呐喊声响起,与之对应的,是一排排早就深入少年们骨髓的三人阵型,在这整齐划一的呐喊声中,勇往直前。但凡遇到一把从浓烟中挥舞过来的兵器,总有一个或两个少年及时格挡住这柄武器,然后把攻击的事情交给身边另外的队友。</br></br>    海贼毕竟只是海贼,单打独斗,或许他们一个人凭着本事能放翻少先队里的一个、甚至两个队员,但是当遇到配合默契、有攻有守的阵型之时,他们就彻底成了一群徒有力气的暴徒而已。</br></br>    或许是受到躺倒在地的少年们的刺激,在这一刻里,挥舞着兵器的少年们,再没有初上战场的怯懦,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手软,麻木的双手熟练地格挡住浓烟中送来的武器,然后右手直直地朝着前放砍去,直到力尽而归,或者被对方的骨肉给卡住,无法抽回来。</br></br>    海贼也是人,眼看着场面已经朝着一边到的趋势了,在经过了半个多时辰的挣扎之后,终于还是崩溃了!!甲板上,有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武器投降的,也有想着那万一的机会,主动朝着大海跳下去的。到了这个时候,对面海贼的头目抚摸着手上跟随自己多年的武器,在一片懊悔当中冲向了少先队的队列。</br></br>    “嘭!!”重达二十多斤的大砍刀披在了一寸多厚的木盾上,一片木屑翻飞当中,木盾崩然裂成了两半,而砍刀也暂时止住了下落的趋势。木盾后方的少年,趁着这难得的空当机灵地往后一跳,躲在了两位队友的身后,刚好躲过砍刀自然降落的劈砍。于此同时,另外两位队员,一左一右发动了他们的攻击,一上一下挥刀砍向头目的上下盘。</br></br>    头目也不惊慌,揉身转而面向左边攻击他下盘的少年,自然下落的砍刀随着他手腕一翻,“叮”一下拍打在少年的长刀之上,少年力气不比海贼头目,被这一档,虎口一麻,险险就丢掉了长刀,但也没法再把我住长刀的走势,被砍刀给荡了开去,同时露出空挡。于此同时,头目一个矮身,将将好躲过了右边攻向他上盘的少年攻击,一个蓄力,飞一般扑向了露出空挡的少年面门。</br></br>    眼看着这个少年即将陨灭在海贼头目那把厚重的大砍刀之下,突然,从侧面冲出来一面木盾,把头目在半途就给拦截了下来。原来,是旁边的一个小队队员出手相助,整个人顶着盾牌就扑向了半空中无法借力的头目。只是一瞬间,强弱优势一下子颠倒了过来,头目的攻击被打断,脚步也不由地往右后方挪了好几部才止住颓势,再想攻击时,已经被两个小队给团团围在了中间。</br></br>    少年们这个时候也不讲究什么以多欺少了,见识过海贼头目的武力以后,他们更加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对方的破绽。海贼头目是有心杀人,但却无力回天,再越来越狭小的空间当中,面对六个咄咄逼人的少年,哪怕他把大砍刀挽成一片刀花,也无济于事。最终在三个少年盾牌的合力压制下,被死死地限制住了身形,就连他那把引以为豪的大砍刀,也被死死地卡在了盾牌之间。</br></br>    困兽虽然想游斗,但也要少年们给机会,李天养既然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杀红了眼,想要报仇的少年们,可不在乎对方是否已经被制服了,面对一直挣扎的海贼头目,几把长刀从盾牌间的缝隙当中伸了进去。长刀伸进去的时候,还是一片明晃晃的白光,到出来的时候,刀尖已经染成了一片血红之色,在大家满面血红,和身上被溅射的血水映衬之下,即使是初夏的季节里,也格外多了几分阴深。</br></br>    头目既倒,海船上的其他海贼们也再没有了拼杀下去的决心,本就已经开始有人投降的场面,再也控制不住了,成片成片地人群跪倒在甲板之上,神色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些红巾红面,凶神恶煞的对手。</br></br>    而在狂鲨号的另一边,战斗却也正好即将进入到了尾声。</br></br>    本来还想着为头目打下掩护,分散一下狂鲨号战力的小海船,本来已经把钩锁都放了出来,正准备是使出力气把船靠上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李天养下令,使用手雷。半饷的雷鸣之声过去以后,狂鲨号和他们头目所在的大海船,全都已然深处在一片散发着刺鼻气息的红色烟雾当中了。</br></br>    即使离得狂鲨号有些距离,但是随着空气飘散过来的些许气体,也让小海船上的海贼们咳嗽不停,两眼直流眼泪。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形,小海船上的头目也不敢再轻举妄动,连夺船的举动都停了下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听着身处浓雾中传来的种种动静。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动作,虽然不敢靠上去,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从这边放箭来资源另一边的海贼们。至于箭支射进浓烟当中后,会不会射中人,会射中哪一方的人,那就不是他们所能知道的了。</br></br>    也正是他们的犹豫救了他们的性命,至少,让他们多活了片刻时光,等到浓烟散去的时候,对面的形势已然一目了然了。</br></br>    小海船上的人也不是笨蛋,面对必输的结局,他们可不会顾及什么江湖道义,跑过去解救自家的老大。眼看着海贼头目在几个少年的合力之下,颓然倒在了甲板上的那一刻,小海船上的海贼们已是没有了丝毫的斗志,纷纷拿起手上的兵器,砍断链接彼此的钩锁,准备扬帆逃离了。</br></br>    “吴杰,带四队少年看守这艘海船,其他人跟我上狂鲨号,追!!!”既然惹了洪堂,还他们损失如此之重,那怎么可能还能再给这些混蛋开溜的机会呢!!李天养一挥刀,砍断一根链接两艘大海船的钩锁,径直跳回到狂鲨号当中去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