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第91章 不错的桥段
    </br>    真正对于李天养一行知道得一清二楚的,除了包圆了酒水的梁树广以外,还能有谁!虽然他在县里没有足够的能耐,但别忘了,他的背后还有一个作为县丞的梁树生呢!这么大的买卖,梁树广不可能不跟梁树生知会一声的,放在平日也就罢了,一百多石粮食虽然也能让梁树生他们眼热一下,不过看在吴永康的面子上,他们也不好做出太过下作的事情来。闪舞小说网..</br></br>    但谁叫现在粮食的市场这么好呢,足足翻了近三倍的价格,让这堆粮食成了黑夜里的一盏孤灯,足够吸引那些蛇虫鼠蚁的目光了。虽然梁树广也兑换到了足够价值的美酒,但是想到那么多的粮食即将被人运走,他的心里也不禁一痛啊。</br></br>    虽然明面上,他无法在交易上面做什么手脚,但是私底下,他放出一些风声,让流民们知道有这批粮食的存在,然后从中怂恿这些早就饿昏了头的废物们引发抢粮的骚动。别忘了,他的背后可是县里的二把手梁树生啊,只要骚乱发生,那么作为名正言顺的县丞大人,带着手下的官兵来次镇压,最后再把这批粮食一缴获,那不就相当于把这批粮食从左手交出去,再从右手给收回来吗?</br></br>    当然,这样下来,这批粮食真正回到自家手里的还能有多少,梁树广不敢打包票,但是好歹最少5成的回报就已经足够他撕下脸皮干出这种无耻之事来。</br></br>    虽然能够猜到梁树广他们打得算盘,但是要考虑怎么破局,就不是李天养一时半会儿能想出来的了。没有办法,本来还想着让这段时间忙活了这么久的叔伯们出去放松一下,看来只能等到下回了。</br></br>    整个下午,一群大人陪着三个小子躲在他们的通铺里,低声细语地商议着对策,直到夜色来临,才让大家拿出一个不错的计策来。趁着夜色,吴道福带着一个手下匆匆离去,剩下的人们则开始收拾起他们的行李起来,就连早已决定跟随李天养他们离去的关居雄两人也趁此时机,向李天养告假,想去跟那几个没义气的兄弟告别。</br></br>    虽然离去的三人没有义气,但是关居雄两人还是放心不下这三个人的死活,取走了李天养他们还剩下的一些干粮,想留给这三人保命,也算是兄弟一场,最后的帮助了。只可惜,他们怀着希望而去,却带着绝望而归。</br></br>    关居雄他们两人怀着复杂的心情,在脑海中幻想着碰见往日的兄弟该如何开口的时候,他们以前所落脚的那个破烂城隍庙却正好在上演一出人世间的惨剧。</br></br>    夜里的城隍庙有些阴森,破烂的大门被人用几根木棍给顶住,紧紧地闭着,庙里唯一的光源就是秒当中中有气无力地一团篝火。因为往日关居雄一伙的强势霸道,到时没有什么流民敢在城隍庙的周围落脚,现在的庙里就只剩下叛逃而去的黑皮他们三个家伙。</br></br>    老三自从上次受伤以后,身体就越发的虚弱了,现在就剩下一口其吊在那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老二黑皮和老五则围坐在篝火旁,眼冒绿光地看着骨瘦如柴地老三。他们两人也不是没有出去找过食物,也想过干回老本行,躲在暗处打人的闷棍。</br></br>    只是现在的乐会县城里,不是一贫如洗地流民,就是早就已经被流民吓得不敢单独出门的县城百姓,又哪里会给黑皮他们两个没什么力气的家伙机会呢!</br></br>    所以叛逃至今,他们也都一直饿着肚子,只靠着每日午间赈济的那一碗稀粥吊命,就连老三的那碗稀粥,也被他们两个人给偷偷瓜分了。..一直没有进食,再加上受伤流了太多的血,老三的身体那里还支持得住,就在这个破烂的城隍庙里,悄然而逝,离去前连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睁大了的双眼里流出两行热泪。</br></br>    看着老三的离去,黑皮和老五没有一点的伤心,却在眼神里多出了一股兽性。</br></br>    下一刻,黑皮和老五从怀里掏出一把污秽不堪地小刀,扑到老三的身上:“老三(三哥),你都去了,留着这身皮囊也是浪费,就不如留给兄弟两个,帮我们度过这段难关,往后兄弟们一定会帮多烧些纸钱,定不会让你在下面孤苦地!!”</br></br>    说完,连起码地一点形式都没有,他们就在这间黄天神祗的人间行宫里,做出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来,其中的残忍不再细诉,各位看官自行脑补。</br></br>    等到关居雄他们来到城隍庙,一脚踹开庙门的时候,却正好看见老二黑皮和老五正捧着一根还没有烤熟地大腿在那啃食。听见动静,黑皮和老五才抬起头,血肉模糊的面庞陡然看见不诉而至的关居雄两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手中地食物都再顾不上了,朝关居雄两人一丢,就朝城隍庙的后面逃命去了。</br></br>    “畜生啊,我宰了你们!!”老四肝胆俱寒,没想到一开门会是这幅画面,随之而来的就是满腔的怒火,朝着奔逃而去的两人追去。只是亡命而逃的人又那里是那么容易追到的,没有多久,就让他们消失在茫茫黑夜里,最后老四只能悲戚而归。</br></br>    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关居雄正把被黑皮两人给剥得四分五裂地老三尸首收集了起来,那被斩首地头颅也被关居雄放在身体残骸当中,小心翼翼地重新拼成了一个人形,最后珍而重之地轻抚老三的双眼,让他死得瞑目。</br></br>    说来也怪,当时黑皮二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让老三的双眼闭上,所以他们才会大费力气把他的头颅砍掉,背对他们放着。毕竟他们还是有点畏惧之心,总觉得被老三的眼睛盯着是件毛骨悚然的事情。但是关居雄只是轻轻一抚,就让老三的双眼紧闭了起来,同时又是两滴浊泪从眼角低落。</br></br>    做完了这一切,关居雄还是没有说出任何的话语,只是抬着这堆残骸,在庙外挖了一个深坑,把老三的时候埋了起来,最后对着这个土包,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头也不回地离去了。</br></br>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发出一句声响,就彷如一个哑巴一样,沉默而又沉重地干完了这一切。</br></br>    听着老四在一旁把他们的遭遇,气愤至极地诉说出来,李天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让老四带着他的大哥先找个地方安静一下。有些时候,言语早就无法来安慰一颗受伤甚重的心灵了,只能是时间的流逝才能抚平这一切。再说现在,李天佑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br></br>    半夜,三更,吴道福一众,悄然起身,摸索着朝着仓房而去。</br></br>    没法点灯,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要是点灯,那不是在告诉周围的人这里会有动静吗?所以他们只能就着月光,偷偷摸摸地把仓里的粮食给搬上牛车,而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就连牛都没有挂鞍,就怕畜生一不小心叫出声来,准备就靠着大家的蛮力先把粮食送出城去藏起,等到天亮再把畜生给牵出县城。</br></br>    人算不如天算,哪怕吴道福已经多加小心了,却还是没有想到,周围的流民为了怕他们偷偷溜走,早就把客栈周围的路面用树枝等物挖得坑坑洼洼地,一个没注意,一车的粮食就这样翻腾到了地上。听到动静的流民们,早就迫不及待地睁开了双眼,就着月光,整好看见那掉在地上的一袋袋装满的麻布口袋,甚至还有一个袋子因为不堪重压和摔腾,裂了个口子,黄橙橙地粮食就裸露在了地面上。</br></br>    陡然看见粮食,就如一滴滴落在滚油上面的水珠,顿时在流民当中炸开了锅。这是他们也在顾不上吴道福这群大汉,也再没想过自己一直以来虚弱的身体,全都像一群饿狼一般扑上了牛车,任凭吴道福他们死命驱赶、打骂也不再离开牛车分毫。更有那不济事的人,直接抓着地上的粮食,就这样生生地放进口里嚼食,同时发出满意的呻吟,也没看到他的身上早就重叠成小山的人群,最后溘然而逝。</br></br>    没等这群流民们欢喜多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官吏衙差,点着火把,在县丞梁树生的带领下把三辆牛车围了起来。从来没有这么及时出现过的官差们,又打又推,好不容易才把这群饿鬼投胎地流民们给驱散。梁树生满意地看着满满地三大牛车麻布口袋和地上零零散散洒落地粮食,不禁心满意足地笑了,却没发现,刚刚还在驱赶流民的吴道福一众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br></br>    等到衙差检查过所有的口袋以后,悄悄在梁树生的耳边细说几句,本来还志得意满地梁树生顿时面寒如铁,连连说了好几个:“好!好!好!”</br></br>    而李天养一行,这时正站在一艘福船加班之上,远远地看着这一出闹剧,顺着河流飘然而下。本来还想着,让吴道福一行大喊一声:“多谢县丞大人相送!”的戏码,但是想想,还是太拉仇恨,没敢做出这样的事来。</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