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穿越小说 > 明海风云 > 第56章 举杯
    </br>    酒过三巡,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也都放开了心扉,桌上觥筹交错,酒令声声,喝的兴起,更有人直接赤膊上阵,放浪形骸。..买醉也好,缅怀也罢,大家的脸上也终于挂上了久违的笑容,沉闷多日的乡村上空再一次飘荡起生活的气息。</br></br>    少年不知愁滋味,年轻小子们总是最有活力,也是最懂得遗忘的,哪怕是刚刚才失去过亲人的少年们,在过去这十多天之后,现在虽然会不时想起往日的亲人,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脑海中更多的是那满桌的美食。一个个的碗里装的满满的,狼吞虎咽着,同时手上也不闲着,拿着筷子在菜肴上指指点点,想着下口吃点什么好。</br></br>    好在吃归吃,大家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发展着。看着一坛坛酒水被大家消化吸收,剩下的酒水越来越少,大家心里的石头也都纷纷落了下来。看着大人毫无察觉地大喝大饮,偶尔还有大人拍着马屁说这酒水如何如何不错,让一个个少年边吃东西边挤眉弄眼,实在憋不住了的少年一下笑出了声,让本就憋得难受的少年们全都哄堂大笑起来,惹得他们周围的乡亲们觉得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值得一群小子笑的这么开心。</br></br>    当着乖宝宝,陪着吴老夫人和母亲一起吃饭的李天养,心思根本就不在饭桌上,随时关注着村中心男丁们的动静。他的心里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直到看到人们大多已经醉态凸显后,才放下心来。两世为人的他一直是一个奉公守法的人,小时虽偶有劣迹,但那也是年少轻狂,无心之过,算不得大错。像现在这般有计划的犯事,虽然说即使被大家察觉发现,也只是一笑而过的恶作剧而已,但也让李天养心情紧张,肾上腺素飙升。</br></br>    他在这边食不知味,患得患失,远处的少年倒是没心没肺地当笑话一般看着热闹,让李天养直翻白眼,恨不得现在就飞奔过去对着他们每人来上一脚。不过既然现在大局已定,他的心情也是大好,倒是可以安心吃好这顿饭了。</br></br>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段时间天天在外面野,也不知道多在这陪我这个老婆子说说话!”吴老夫人一脸慈爱地夹起一大块鸡肉放进早就满了的碗里:“真是喂不饱的小白眼狼!”</br></br>    对此,李天养只能报以微笑,要是敢插上一句话,立马就能被吴老夫人的唠叨给淹没。现在是集体一般的生活,李天养当然要比以往自由得多,天天带着一群小子到处瞎跑,少有陪在老妇人和母亲身边的机会了。现在被吴老夫人抓住机会好好数落一番,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br></br>    三娘也是一脸的关切,只是从小的教育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很少插话,只能时时拿眼神盯着自己的儿子,不时给他夹上一点菜肴。往日里三娘都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只是现在情况特殊,她才不得不和一群乡村娘们同在一起就餐,听着她们东家长西家短的瞎聊,偶尔几个妇女开着尺度较大的玩笑都能让她脸红耳赤,尴尬不已。</br></br>    李天养倒是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多出来走动走动,而不是像一尊规律的机器人一样,一天到晚都宅在家里,除了打理家里,针线刺绣以外就没什么活动。这样的生活实在是无味,更不利于她的身心健康,故而就连李德都不怎么跟这个妻子亲近。可惜早已养成的性格习惯那是那么容易改变,即使李天养划过太多功夫在上面也没有什么成效。</br></br>    不过这次危机倒是给三娘一次跟外面的接触得机会,虽然三娘很多时候都是手足无措,面红耳赤的样子,反倒让李天养觉得这样的母亲比起平日里更加可爱。</br></br>    吴道福坐在桌上跟着周围乡亲打着哈哈,划拳行令,和大家打成一团,看起来玩得不亦乐乎,可他的心思更多的都放在了桌上的美酒上面。到现在为止,在他有意品尝之下都没有发现他们桌上的酒水有什么变化,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品酒大师,对于酒水的细微变化不是很清楚。但好歹也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喝过的美酒数不胜数,分别酒水是否掺假这点自信还是有的,要知道他可是看到他们的整个掺假过程的,直接对半兑水的酒水这么大的变化在他有意分辨的情况下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br></br>    “难道他们只是小打小闹,只是随便偷了几坛?”不过看看不远守着酒坛不离开的小伙子们,他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可他哪里想到就因为他们这桌都是以海贼同伴为主,那喝酒就跟饮水一样,速度比起其他酒桌来说快了不只一倍,短短时间三坛美酒就进了他们的肚子。虽然他有意节制,但也是被兄弟们灌了快3斤酒水进肚,脑子虽然还是清晰,但是身体早已微醉,就连坐姿都开始摇晃,更别说这小小的舌头了,早就淹没在酒水中麻木了,哪里还分得出后面的酒水。</br></br>    吴永康今天也是有意节制着喝酒的速度,除了必要的应酬,更多的时候只是端着海碗小酌一口,意思一下。他们这桌基本都是村里有头有脸和辈分最高的人物,所以桌面上到是比起其他饭桌要斯文得多了。看到大家都有几分醉意了,吴永康清了清嗓子端起海碗再次站了起来,大手在桌上拍了几下,周围的吵杂声渐渐小了下来。</br></br>    “今天这顿饭呢,主要还是为了庆祝咱们现在脚下的两条大道完工,想想也是不可思议,半个月前我们还站在一片废墟面前,现在我们就没有花费一分一毫就建造了这么漂亮的两条大道,想我吴永康虚度六十余载也再没见过比咱们脚下道路更漂亮的,只为这一事,就当浮一大白!”说完吴永康潮红的脸带着莫大的欣慰,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br></br>    周围的乡亲也是与有荣焉,纷纷附和:“说的对!”“此言甚是!”“干!”都带着自豪饮尽碗里的酒,齐声为自己喝彩!</br></br>    “当然,如此美事,怎能这般悄没声息,我准备明日腆着这张老脸向父母官进言,也让十里八乡的乡亲看看咱谭门乡亲的风采与能耐!让他们都知道知道我们这可不仅仅只是出些粗汉白丁,大家说,是不是!!”趁着大家热情高涨,吴永康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小九九。</br></br>    谭门本来就算是个贼窝,大多百姓都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对于文化教育这块就不禁有些看轻了,要不然偌大一个谭门1000多口人就只有一个郑老夫子中了一个童生,不过也就此止步,数十年卡在这里。这在文风甚烈的琼州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异类,因而在数次交锋中多数吃亏的周围乡村百姓嘴里,多半讥讽谭门是个粗鲁不堪之地,在县令眼里也是刁蛮之地。</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