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205章 疑惑
    真假难辨谁是夫,

    假假真真已糊涂。

    ◆◆◆◆◆◆◆◆◆◆

    柳诗妍心头一惊,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一拧、一甩,“哎哟”一声,身后之人便摔了个四仰八叉,等她定睛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怎么是方羽?!

    他一边揉着摔疼的肩膀,一边责怪道:“岂有此理,十日不见就如此对待为夫么?”

    王晴疑惑的问道:“二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起码要一个月么?”

    方羽叹了口气。原来,船行至江中时,突刮大风,以致沉船,所带行李衣物俱已丢失,许是苍天垂怜,他所幸被路过的商船所救,这才得以捡回一条命。

    方梅责备柳诗妍下手太重,接口说二子刚回来时浑身湿透,狼狈不堪,是被船上的商家贾明所救。说着,她便领了王晴和柳诗妍上了楼,贾明正在楼上喝酒谈事,方梅说明来意,贾明笑着摆摆手,说看见方羽之时他正在江中沉沉浮浮,形势十分危急,也是他命不该绝,无心发现便义不容辞救下了。柳诗妍听后心中虽然疑惑,但出于礼节仍是还礼表示答谢,王晴深信不疑,更是表示今后贾明来此吃饭喝酒住店一概不收钱。贾明打了一个哈哈,这交情全是结下了。

    是夜,归来楼后院,柳诗妍厢房内,柳诗妍秀发如瀑,简单地披在脑后,她穿了一身月白素色缎面短褐,短褐样式别致,由单片缎面裁剪而成,衣身连袖,衣襟自肩膀斜插入腋下隐没不见,非是寻常曲裾深衣一般续衽钩边,向后拥掩。缎布沿肩而下,掩过双房,束入白绦,下摆腿中部戛然而止,摆侧开衩。未见裙裾。乍看上去穿的严密,不露一丝一毫,既保留了寻常短褐的窄短之便,合宜动武时快打速攻、大开大阖之姿,又不失素美,心思极是巧妙。

    她正专心致志的作诗,门“吱呀”一声推开,方羽微笑而入。

    “这么晚了为何还未歇息?”方羽一边脱掉衣裳,一边打着呵欠,一副困倦模样。

    “官人,你看奴家这首上阙做得如何?”

    方羽凑过来一看,纸上字迹俊秀,潇洒飘逸,不由赞道:“字写得不错!”

    柳诗妍嘟着嘴,嗔怪道:“奴家问官人这首诗词做得如何,官人却答非所问。今晚,罚你睡床底下。”

    桃花钗,桃花扇,

    桃花树下桃花面,

    何人清怀揽。

    方羽赞叹的点点头,连连夸赞。柳诗妍莞尔一笑,娇滴滴的央求他做下阕,心里却在想,若是答不上来,便是假冒,那可就有你好看的。哪知方羽想也没想张口便来:“桃花酒,桃花帘,桃花亭里桃花笺,谁与共箴言。”

    顿了顿,他微笑道:“这不是临别赠言么?难得娘子好记性还记得,为夫觉得娘子这结句做得实在是好!纵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与君初相见。一阙长歌,奈何清曲只应天。凭栏望断,只愿君心归似箭。娘子千里送夫之情天地可表,为夫实在感动。”

    见他说出了那天分别时所做的诗词,柳诗妍暗暗松了口气,也许真是自己太多疑了,幸好他未曾察觉,否则恐怕又要惹他生气了。

    正这么想着,方羽许是困乏不行了,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道:“夜已深,娘子,还是早点歇着吧。”

    柳诗妍柳腰轻摆,显出万般妩媚,娇声道:“适才写字手感有些酸疼,请官人为奴家宽衣。”

    看着柳诗妍玲珑有致的娇躯,方羽困意全消,咽了口水,喘了一会儿,稳定了呼吸,双手颤抖着伸向深衣系带。

    柳诗妍亭亭玉立,轻轻闭上双眼,任其作为。深衣褪去,还有中衣,敞开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中衣褪去,还剩下亵衣,眼前展示出半截雪白的鼓胀和深邃的峡谷,与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形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媚态万方引人遐思。

    “娘子!”方羽激动的无以复加,一把将她抱起,大步流星往床上走去。他的神情、细微之处的一举一动让柳诗妍又松了一口气。按理说到此为止她应该深信不疑了,可柳诗妍却还是不放心,毕竟,等下是要同床共枕的,容不得半点马虎。

    深夜,柳诗妍房间外,有一长须男子悄无声息的来到窗边静静观赏着屋内发生的一切。美人就在眼前,自己不是不想触碰,一来是屋里的这个男人救过自己的性命,也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二来柳诗妍虽为女流,但武艺高强,自己没有十足把握能够取胜,万一弄巧成拙,那也与自己无关。所以他心中虽然澎湃,也只好耐住性子欣赏起屋里兄弟在花丛中的风采。他在门外徘徊张望,确定安全后,捅破窗户纸往里瞧去。

    半靠着床塌侧卧的柳诗妍上身仅裹着一件绣着吉祥图案的抹胸,玉体玲珑浮凸,让人浮想联翩,那如同含苞欲放的花蕾,几乎快把抹胸撑破。下着一条薄丝亵裤,挽到膝盖以上,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小腿肚,小巧玲珑的玉足,白晰的脚背,几条淡青色的血管分布在上面更显出它的白嫩。脚趾修长,呈现一种粉红色,并没有多加修饰显示出一种自然的美,此时柳诗妍身上大部分的肌肤都展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中,直把他看得目眩神迷。

    柳诗妍娇笑一声,道:“奴家的脚还是裹小一些,那样才更显美。官人以为如何?”

    “所言不无道理,倘若能够再小一些便完美了。”方羽连连点头称是。

    “那奴家现在便缠裹罢?”

    “不急,明日再裹不迟。”方羽已经急不可耐了。

    而长须男子在窗外唾沫子横飞,眼珠都快掉下来了。刘三啊刘三,你磨蹭什么呢!好好把握机会尽情享受吧,只要你把她睡了,后面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此时,柳诗妍背部只有系住抹胸的一条丝带,整个光洁的玉背露在这个易容成方羽模样的刘三面前,而窗外的长须男子则大饱了眼福。

    柳诗妍表面上娇声娇气,将骨子里的万千妩媚发挥的淋漓尽致,胸前春光不还时走漏,为的就是迷惑眼前这个人。方羽是不允许自己缠裹玉足的,两人为此还吵过架,此人,看来并非是自己丈夫,那之前的种种迹象又作何解释呢?也许,旁人偷听到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