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179章 黑炭白若云
    情投意合浓情蜜意,

    半路杀出个白若云。

    ◆◆◆◆◆◆◆◆◆◆

    柳诗妍拱起身子,顺从的让他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背。绑结不很紧,轻轻一拉就松开了,拈起细带一点点的往下拉,两朵白色的雪莲羞答答的在方羽的眼前美丽绽放。

    接着,越过山川平原,他终于揭开了那片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私有花园。

    美丽的花园中,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弯弯曲曲、交错纵横,花园的隐秘处,藏有一座尚未开发的堡垒。

    “娘子可愿意让为夫涉足?”

    “奴家已是官人的人了。”

    听到柳诗妍的温柔软语,方羽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正要宽衣解带,忽然听见船尾有些异响,心头一动,见到两名裸着上身的汉子立在船尾,一人拿刀压着船家脖子,一人正拉着绳子接应同伙。

    忽听有人大喊一声:“水匪劫船!”

    “该死!”方羽暗骂一声,用身体护住妻子的娇躯,在丈夫的遮掩保护下,柳诗妍快速的穿上衣裳。

    “如何会有劫匪?”柳诗妍红着脸有些不解。

    方羽打了一个哈哈,道:“娘子放心,他们在船尾没看到。不过好在他们这个时候来,这要是再晚一些,待到鱼水之欢正浓时突然现身,到那时恐怕就真的要糟糕了。”

    柳诗妍嫩脸一红,羞道:“官人真是讨厌,就不能忍耐忍耐,到得夜深人静时么?”

    “情到浓时自然表露,一时情不自禁,请娘子恕罪。”方羽体贴的给妻子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衫,拉着她的手,警惕的望着四周。

    水匪见形迹暴露,当下不再隐藏,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原本散落在商船四周的乌蓬船迅速靠近,数不清的铁钩从乌蓬船中抛来,钩住船沿,水匪沿着铁链上爬,不消片刻,几十名水匪便冲上了商船。

    船上浆手、船工加上护卫也不过寥寥数十人,都是从外地雇来,不知已被人当做鱼饵,突遭水匪,纷纷在护卫头领的带领下拿刀抵抗,却被杀的节节败退。

    船夫要是被杀死了,这船怎么开?方舟心下着急,让妻子照顾好柳二富,自己大吼一声,拔刀冲向匪徒。

    这些小喽啰哪能经得起这股冲击,顿时被杀得哀嚎四起,眼见局势发生逆转,就在这时,一声巨吼如同一个惊雷在江面上炸开,一个雄伟如山的男子站在众人面前。

    柳诗妍立刻辨认出他就是自己抛绣球那天被方羽割断了两根手指的老者。他的皮肤闪亮着一种独特的古铜色,眼窝深陷,眉棱骨突出,眉毛浓如墨,窄长的眼睛射出让人心寒的残酷和仇恨光芒。

    他眼光一扫,目光如炬的落在方羽的身上,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手指着他,厉声喝道:“你,给老夫出来!”

    方羽示意其他人后退,他微微上前,拱手道:“前辈如此大动干戈,专程来找在下所谓何事?”

    老者冷言冷语的说道:“在下白若云,请问尊姓大名!”

    方羽撇撇嘴,道:“在下张无忌!有何指教?”

    他不是叫方羽么?怎么叫张无忌?张无忌又是谁?柳诗妍和柳玉芙面面相觑,一旁的方舟想笑又不敢笑,差点憋出内伤。

    柳玉芙问道:“官人,你有作甚?”

    方舟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说道:“明明黑的像炭,却偏偏叫什么白若云。这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嘛!按照这个思路,我该称呼你为官人,而你该称呼我为娘子。”

    “言之有理哦。”柳玉芙愣了一下,随即做抱拳状,冲着方舟压低了嗓音喊了句,“娘子!在下张无忌!”

    方舟行了个万福,捏住鼻子,故作娇媚的回应了一句:“官人,奴家白若云。”

    顿时,一家人被这两个人的怪诞行为给逗乐了。大敌当前,竟然还有如此雅兴开起玩笑,柳诗妍这才明白,冥冥之中果然上天都已经安排好的,柳玉芙和方舟果然般配。

    白若云白了他俩一眼,道:“张无忌,夺妻之恨,断指之仇,不得不报!还有你们二个,新仇旧怨,一起算账!”

    “哟呵!还有我啊,不甚荣幸。”方舟哈哈一笑,在他眼里面,这老头,只是一个老头而已。

    方羽叹口气,道:“要说断指之仇,在下倒能理解,可是这夺妻之恨却从何而来?晚辈愚钝,请前辈提醒一二。”

    “光天化日之下宽衣解带卿卿我我,你这样一个采花贼如何配得上天仙般的美人?”

    原来一切都被人家偷看了,白若云的一句话让柳诗妍瞬间脸上一片绯红。

    方羽看上去倒是显得泰然自若,脸上笑嘻嘻,未见有丝毫窘态:“金戈铁马我曾踏,花前月下我亦赏。三娘与我已拜堂成亲,自然是我娘子。我与娘子卿卿我我碍你何事?倒是你,躲在暗处偷窥,这倒也罢了,却还想拥有年方二八的娇妻,这般年纪却如此为老不尊,实在让人汗颜。”

    “那日不曾堤防,被你占了些便宜,今日便让你也尝尝丧妻之痛!”

    随着白若云的勃然大怒,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沉重。他大吼一声,弹上半空,化拳为掌,伴着呼呼的风声向方羽横移过去。

    方羽顿时感受到白若云惊人的内力,心中明白擒贼先擒王,此刻若能擒杀了他,危机便可化解,于是强运真气,挥剑就朝他的肩头削去。

    刹那间,两人扭打做一团。

    柳诗妍看出来白若云的掌法出神入化威力无穷,

    乱战之中,白若云的掌法化作漫天芒影,铺天盖地朝方羽罩来。方羽也是了得,上下翻飞闪转腾挪于他的掌影之中。

    一时之间,两人杀的难解难分。

    “娘子,嫂嫂,小月,你们三人保护二老,我去祝哥哥一臂之力!”

    说罢,方舟拔刀而至,任白若云如何自负自信,也不敢同时挡隔这两大高手的同时攻击,不得不迫退两步。

    白若云冷笑道:“果然有以多欺少的本事。”

    方舟的怒骂倒显得有些特别:“什么叫以多欺少?你们这么多人我们才两个,谁以多欺少?你个糟老头子,偷看人家亲嘴也就算了,居然还打着要娶美娇娘的主意,你个老不死的,一只脚都已经进棺材了,还胡思乱想。”

    “老夫原想放尔等一马,让你们苟且偷生,现在看来倒是不能了!”

    白若云大怒,正准备再度出手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号角声,脸色一变不由大骇,再也无心抗敌,足尖一点,人已如离弦之箭般飘然远去。

    众人包括方羽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场景,这号角声来自哪里?是何人所为?为何那老者如此惧怕?

    还是柳玉芙机警,突然拍手叫道:“太好了,我的救兵已到,你们倘若再不逃,一个个都等死吧!”

    水匪们面面相觑,突然拔脚溜出开溜,落荒逃逸出了视野之外。

    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些水匪是冲着他们来的,一家人赶紧围坐在一起商量对策,结果却是惊人的一致:敌在暗,我在明,能避则避,化明为暗。

    当天夜里,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磅礴大雨。方羽让船夫靠了岸,一家人带着行李,在雨夜的掩护下,迅速的消失在船夫的视线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