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126章 呼延斑竹之死
    夫妻吵架为哪般?

    黄粱一梦是阴谋。

    ◆◆◆◆◆◆◆◆◆◆

    这日深夜,国公府突然发生了一场“灾难”,方羽和柳诗妍破天荒的大吵一架。

    自从得知魏峰带领众多武林豪杰投奔完颜洪烈之后没几日,又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呼延祝庆和呼延斑竹带领着一众盗匪加入队伍。

    为此,柳诗妍主张弃城隐居山林,方羽主张一站到底,两人发生了一次惊天动地的吵架。守卫、士兵、乃至百姓都知晓了此事。

    方羽显然十分愤怒,突然伸手抓住柳诗妍的脖颈,强行往木桶里一按。

    柳诗妍头朝下脚朝上的“噗通”一声翻滚进了木桶里,看着挣扎着的柳诗妍,方羽冷笑着,按住她的脖颈却不松手。

    柳诗妍下意识地想喊救命,嘴唇一张开,水就蜂拥而上。

    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心脏的迫压感慢慢深入大脑,肺叶无可奈何地吸收着忍无可忍的液体,心脏像被液体浸泡似的被攥紧,向大脑皮层紧张地一遍遍发送求救信号。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唆使着双脚乱无目的的挣扎扑腾,时间的流逝感一点一点被拉长,知觉被疯狂的液体吞噬,逐渐像光一样消失,她几乎能感受到死亡发出的冰冷讯息。

    窒息,还是窒息。仿佛感受到了死神正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缓缓用力。

    “睡吧....睡吧....”她听到那个让她无法回避的声音,渐渐的,她的意志越来越弱,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哥哥!想想往日你和姐姐是多么恩爱,姐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哥哥怎能如此绝情……”

    方羽冷冷的说道:“此等女人,不要也罢!”

    小月央求着:“即便哥哥真的不喜欢姐姐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请放过姐姐吧……”

    “好!今日看在小月的面子上,饶过你这一回,这是休书,还不快滚!”说着,方羽将柳诗妍提了起来甩到地上。

    柳诗妍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吐着水,默默的站起来,带着“休书”,带着无限的悲伤,默默的离开了这个已经是冰冷的国公府……

    听着赵五郎的叙述,看着眼前的柳诗妍,呼延斑竹哈哈大笑着吟诵道:“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

    他仔细的打量着,端详着,但见柳诗妍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胸前的一对玉兔调皮而又淘气的挺立着,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女,想起之前死在他手里的无数女子,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感叹。老天爷竟然如此偏爱,将世上女子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到了这个女人身上。老天爷又是如此的厚爱,竟然将这样的一个女子不费吹灰之力的就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柳诗妍浑身湿透,加上本身衣衫单薄,如今更是紧紧的贴着身体,身体诱人的曲线尽显无疑。呼延斑竹看得目瞪口呆。

    “娘子,你真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

    柳诗妍轻叹一声,道:“事已如此,如若呼延前辈喜欢,奴婢愿意以身相许,终身侍奉左右。”

    “哦?这么快就想通了?”呼延斑竹微微吃了一惊。

    “自古以来,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今奴家已是残花败柳,只求盟主好生相待,奴婢也定然好好的服侍。”

    “你不怕我杀了你?”

    “生死已经不由奴家了。”

    “你很识相!现在,老夫要好好的玩你!”说着,他激动的抱住了柳诗妍。

    “前辈既然喜欢,奴家的性命总算保住了。谢谢前辈疼爱,奴家定当舍身相陪。”

    “你以为我会上当么?这点伎俩,骗三岁孩子么?不过,送上门的美味岂有退还之礼!哈哈哈!”呼延斑竹突然哈哈笑着,然而刚笑到第三下,他突然愣住了。

    柳诗妍的眼睛里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她轻轻的靠近呼延斑竹,用嘴唇轻轻的咬他的耳朵,往他的耳朵里吹气。

    “难不成呼延前辈不行么?”

    “老夫不行谁行!”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承认自己不行的,即便他是真的不行,他也要逞强一番。

    “那倒要看看是你被奴家征服还是奴家被你征服。”这种十分明显的挑逗让呼延斑竹彻底的在她面前缴械投降。

    “睡过的女子无数,你是第一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女子!今夜,我倒要看看谁被谁征服。”说着,他的手就要朝着柳诗妍的胸脯摸来。

    柳诗妍轻轻的推开了他的手,娇声道:“让奴家先来好么?”

    “你想怎样?”

    “奴家就不信你能忍得住。”她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用双手慢慢的轻柔着搜索他的身体,手在四处游动的时候,嘴唇轻轻的咬他的耳朵,往他的耳朵里轻轻的吹气,时不时的将一个个香喷喷的吻烙印在他的脖颈上。

    “美人,你身上好香……”呼延斑竹十分满意她的这种动作。

    语嫣一声浅笑:“是么?”

    “能让我闻闻么?”

    “等下轮到你的时候你想怎样让你怎样好了。”柳诗妍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胸脯更是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这个动作顿时让呼延斑竹呼吸急促起来。

    “奴家想要……"

    柳诗妍娇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呼延斑竹闭着眼睛,冰冷已久的热血沸腾起来,这种亢奋的感觉已经好多年没有过了——

    突然之间,他的咽喉处多了一根细细长长的发簪!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怎么一回事,一股血柱喷出。当柳诗妍准备第二下的时候,呼延斑竹猛地一个转身,一掌已然拍到!

    柳诗妍顺势往后一倒,手中的发簪脱手飞出。“叮”的一声,撞击在门框上。

    呼延斑竹一手捂着喉咙,鲜血顺着手指的缝隙不停的往外流淌。他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呼延斑竹突然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要他的命。但是他醒悟的太晚了,发簪在门框上反弹后,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后背心!

    几乎与此同时,柳诗妍顺势点了他的“归来穴”,将他好不容易修炼的如山高如海深的内功吸了个干干净净。

    呼延斑竹瞪着眼,他怎么也不相信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突然变得如此可怕。

    柳诗妍稍稍调息了一下,不敢逗留太久时间,拍拍手缓缓站起来,道:“你们料想的不错,官人知晓军营中定有你们的内应,但不知晓是谁,现在好了,用官人的话说,一并搞定!”

    “休书是假的!和官人吵架是假的!想不通就慢慢想,奴家想官人了,这就回去了。谢谢前辈施舍内功,官人教奴家一句话,嗯……别急,让奴家想想……”

    柳诗妍忽然“噗嗤”一下,冲着呼延斑竹眨眨眼,俏皮的说道:“拜拜!”

    柳诗妍打开窗户,如今有了他的内功,身轻如燕,微微一纵便飞出去好远好远,眨眼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呼延斑竹恍然大悟,身体本来练了“紫阳宝典”后已经不行了,如果他能够洁身自好,别说是一个武林盟主,更必然能够得到完颜洪烈的格外器重。

    如今,看到柳诗妍以后竟然动起了歪念,明知自己不行,却偏偏要蠢蠢欲动,这造的什么孽呀!难道这真的是自己的劫数吗?一口老血仰脖喷出,呼延斑竹瞪着眼睛倒了下去。

    能够让摩天法师这个老和尚起了还俗结婚的念头!

    能够让后宫佳丽三千的赵构皇帝情有独钟念念不忘!

    能够让南风激动的血管爆裂而亡!

    呼延斑竹又怎能静如止水呢?

    这不,从不近女色的魏峰思前想后始终觉得哪里不妥,却偏偏想不起来,满脑子闪现的竟然都是柳诗妍的靓丽的身影和迷人的微笑。

    他知道不应该此时去找呼延斑竹,说不定此刻柳诗妍已经被……

    不对!呼延斑竹已经练了“紫阳宝典”,他已经丧失了男人的功能!那他究竟怎么搞?

    想到这里,魏峰感到好奇,更觉口干舌燥,悄悄潜入到呼延斑竹的厢房,却看到早已经气绝身亡的呼延斑竹,而柳诗妍早已经不知去向。

    他这才大呼上当,为防不测,赶紧召集人马打算先下手为强,连夜攻打襄阳。

    赵五郎恭恭敬敬的站在方羽面前,小声道:“国公,据可靠消息,柳诗妍那妇人已经成了呼延斑竹的女人了,房间里笑声不断好不热闹。”

    方羽不动声色,平淡无奇的说道:“辛苦了,五郎。不过我得到的消息怎么和你截然相反?”

    “国公……”

    方羽突然哈哈一笑,道:“谢谢你将我和娘子的吵架一五一十的告诉魏峰,要不是你,恐怕他也不会相信,想必你收了他不少的好处吧?”

    “国公不可听信小人谗言……”

    “你这套把戏实在太拙劣了!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我在全世界最大的黑帮“青帮”里做卧底多年,特么的居然坐到了老四的位置,所以江湖人习惯称为‘四爷’……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总之我告诉你,我一见到你,便感觉到你有些神经病。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干这一行,我也曾经干过这一行。我只能告诉你,你的道行还是太浅了点。”

    方羽唠唠叨叨的说到这里,突然把手一挥,喝道:“来人,把这个叛国的赵五郎斩首示众!”

    看到柳诗妍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方羽开心的将她拦腰抱起,两人当着众将士的面好一番亲亲抱抱。赵五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人精心策划的!

    当赵五郎的人头高高的挂在城楼上的时候,魏峰突然有点胆战心惊起来。他之前真的是小看了方羽,此人心机颇重,手段凶狠,不可鲁莽行事,还是回去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