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81章 醉生梦死
    第二季第81章醉生梦死

    大意失锦州,

    醉生不梦死。

    ◆◆◆◆◆◆◆◆◆◆

    日上三竿时分。

    方羽被慕容天喊去共商要事。所谓要事,无非就是如何抵御金兵来犯。他暗忖奇怪,那天自己随便写了一个烂计划敷衍,却被他如获至宝。此番前去,他不相信慕容天真的要和他商量大事,其中定然有诈。

    再三嘱咐柳诗妍后,他提着剑来到慕容天的书房。慕容天背着双手在书房里踱步,见到他来了,一筹莫展的眉间露出一丝笑意。落座、奉茶后,两人便侃侃而谈,甚是投机,不知不觉已是深夜。方羽正要起身告辞,慕容天却再三邀请他聚贤楼吃酒,方羽推脱不过,只好答应。途经街市的时候,看见有一商人正在叫卖首饰,其中一枚发簪样式尤其精美,想到一直未曾给妻子买礼物,价格虽然贵了些,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了。

    回到卧室,柳诗妍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他。方羽大为感动,哪里忍心拂她的心意,一家人有说有笑,温馨浪漫其乐融融。然后拿出发簪,说道:“自从结婚以来四处奔波,辛苦了娘子,小小礼物请娘子手下,祝娘子永远美丽。”

    自从十五岁那年认识方羽至今已有十一个年头了,还真没有送过她礼物。柳诗妍眼中透着惊喜,一时之间语出哽咽。

    方羽紧紧将她搂在怀里,低下头轻轻的吮干了她脸上的泪水,深情说道:“娘子,我欠你实在太多,今后,为夫一定好好疼爱你,珍惜你,用我的一生照顾你。”

    “官人……”

    两人情意绵绵,相拥相吻,恍若新婚。什么聚贤楼吃酒,全都一边去,我要疼我的老婆!

    卧室里,红烛摇曳,昏暗的烛光映照着这处房间里的无限春光——厢房的正中央是悬挂着红色帏帐的拔步大床,只是这大床的帏帐便占了房间的近半面积,一件月白抹胸正丢在床榻边上挂着。站在门前,大床上的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时断时续,轻轻的走近些,便可听到女人的莺声呖呖。

    床在抖动,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而里面的美人儿乘坐在小舟中勇敢的逆流而上。

    突然,狂风大作,暴风雨来临了,惊涛骇浪一阵猛过一阵。柳诗妍与丈夫相拥相依,任凭风吹雨打,不离不弃,直至甘甜雨露灌溉在生命花园里……

    聚贤楼靠窗的一张桌子上,慕容天自斟自饮,等了许久未见方羽,正感疑惑时,慕容复兴冲冲而来。

    “你来此作甚?”

    “爹,你还是别等了。适才我偷偷去过,见方羽和柳诗妍正行夫妻之事……”慕容复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来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儿,你还不懂什么叫做欲擒故纵。”慕容天慢条斯理的回应着,一副泰然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

    “爹又何必处心积虑,直截了当拿下不是更为简单有效?”慕容复大为不解。

    “论武功,两人联手可与钟山不分伯仲;论感情,柳诗妍独守空闺痴痴等待方羽近六年。直接了当?那只能造成美人香消玉殒,即便到手,未能得到她的心也是枉然。”

    慕容复道:“何不用醉生梦死?”

    慕容天道:“醉生梦死用完了呢?先把他们分开,让贾伟才能伺机下手。”

    “那岂不是台便宜贾伟了?”

    “儿啊,你要记住,儿女情长,英雄必然气短。做大事的,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

    ——做什么大事!劳资穿越过来就是为了找媳妇的!

    转念又一想,也罢!这是我老婆生活的地方,她的祖国就是我的祖国,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倏忽时间太平的过去了十多天,金军右丞相率三十万大军再次围攻扬州。扬州群雄与众军士在方羽的领导下奋起抗击,浴血奋战,拒金兵虎狼之师于城下月有余,金兵却毫无退却的迹象,攻势一日比一日猛烈,大有不克扬州誓不罢休之势。

    身为群雄的领军人物慕容天偏在此时重病在床,慕容复以需要照顾为由亦留了下来。

    这时候,贾伟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深夜,黑暗完完全全地笼罩着大地的一切,只剩月亮努力释放着微弱的光辉,仿佛在黑暗中挣扎一般。微风吹拂着树梢上的树叶,不时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各种虫鸣声如同悦耳的乐曲,给这个寂寞安谧的夜晚带来生命力。

    贾伟还未走到柳诗妍卧室,却看见三个孩子如同守门神一般站在门口,见到贾伟,方正大声吆喝:“呔!那是何人?深夜到此有何目的?”

    倒还真像那么回事,贾伟不由好笑,眼珠一转,道:“你们的爹爹托我给你们的娘捎点东西来,顺便还有一句话。”说着,他又要上前。

    方圆喝道:“站住!娘正在沐浴,所有人不得靠近!”

    沐浴?贾伟不由双眼发亮,干笑一声:“那……我等等……”他在门外等了许久,幻想着柳诗妍沐浴的情景……

    忽听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房间响起:“贾特使久等了,进来坐。”

    终于等到她沐浴完毕,贾伟推门而入,只见柳诗妍俏生生的坐在床边。

    贾特使一看,不禁惊呆了,再也无法把目光移开了,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千娇百媚的美娇娘,若不是顾及武功,直想举枪就刺。

    刚沐完浴的柳诗妍,吹弹可破的脸上带着两朵可爱的红晕,一双娇媚的秀目好似蒙上了层水雾,柔媚地望向贾伟。小巧的红唇似笑非笑的抿起,身体散发着刚洗好澡的香味,说不出的动人。

    “你看什么啊看!你没看过女人吗!”柳诗妍面带红晕,轻声说道。

    “夫人真美……”他喃喃自语,这一刻灵魂出了窍。

    看见他这般表情和反应,柳诗妍俏脸一阵绯红,将胸前的轻纱拉严实了些,道:“特使所为何事?”

    贾特使连忙递上胭脂水粉,同时说道:“这是方大侠让我转交给夫人的。”

    “放桌上吧。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多有不便,若是没事,特使请回。”

    柳诗妍的这句话让贾伟微微一错愕,他赶紧说道:“方大侠想问问夫人这胭脂水粉是否满意?”

    见柳诗妍拿起了胭脂水粉,他心里一阵暗喜。只要打开,她便中毒。一旦中毒,今生今世便是他贾伟的女人了!

    方圆见母亲已经沐浴好了,突然拉着妹妹方馨的手嘻嘻哈哈的跑了进来,摇着柳诗妍的手臂吵着闹着也要沐浴。

    眼看着盒子就要打开,许是两个孩子太过吵闹,柳诗妍一个不小心,整盒胭脂水粉“噗通”落入浴桶中。顿时,整个浴桶中的水面上漂浮着厚厚的一层粉末。两个孩子知道做错了事,心虚的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柳诗妍刚要责备,突然看见浴桶中冒死了阵阵水泡,接着,发出了就像水烧开时的“咕噜噜”的声响。

    “有毒!”柳诗妍惊叫起来。

    贾伟见状不妙夺路而逃,却被门口的方正伸了一脚,他立时摔了个四仰八叉。

    还未爬起,柳诗妍便提着剑冲了过来,以剑尖抵喉,怒声喝道:“从哪里来的?若是不说,一剑杀了你!”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我说!我说!”急于保命的贾伟便将“醉生梦死”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听的柳诗妍目瞪口呆。

    见他发愣,贾伟赶紧脚底抹油连滚带爬的逃走,刚过转弯便被柳诗妍追上一剑戳死。

    真没想到,这慕容山庄表面上浩然正气,背地里竟然做着如此为武林所不耻的事!

    一阵风吹来,她打了一个寒颤,这才发觉沐浴后自己所穿的衣着,上身只穿着真丝抹胸,下身穿条亵裤,外套着一件淡黄纱衣。柳诗妍紧张的拉着纱衣,雪白修长的美腿在纱衣中若隐若现。

    黑暗中,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嘿嘿……夫人美若天仙,世上少有。像夫人这种美人,真的是从未看到过,看多久都不会够!”

    “美不美与你何干?”柳诗妍环顾四周,竟然找不到说话之人,心中大骇,紧张的拉着纱衣,雪白修长的美腿在纱衣中若隐若现。

    这个声音一阵轻笑,然后说道:“就像夫人这纤纤玉手,十指芊芊,晶莹剔透,指如削葱根,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

    这个人在黑夜中视物竟然如同白昼,武功必然十分了得,官人不在,还是少惹为妙。于是,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平和起来:“这位英雄功夫果然了得,江湖儿女不如痛快一见,你我把酒言欢如何?”

    “我要吃了你!”

    柳诗妍微微一愣,突然抿嘴娇笑起来,娇嗔道:“你……讨厌!”

    “夫人貌若天仙,穿成这般就不怕贼人惦记么?”

    “刚才怕,现在不怕了。”柳诗妍抿嘴羞笑。

    “却是为何?”

    “再若??拢??冶阃示∫律讶盟?司」芸慈ァ!彼底牛??咽稚斓叫厍埃?龀鲆桓鼻峤饴奚赖难?永础

    “别……娘子果然机警。”方羽从暗处闪了出来,哈哈笑着,轻轻的拉住她的玉手,“娘子何以认出我来?”

    “若是认不出,又何以做你妻子?”柳诗妍莞尔一笑,“金兵可是退了?”

    “没有粮饷岂能不退?”方羽哈哈笑着一把抱起了她,“金兵退了,我的长矛要进攻了。”

    “讨厌!快些让妾身下来,孩子们都看见了……”柳诗妍红着脸,千娇百媚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爹!”三个孩子如同一只只麻雀一般欢快的奔过来,扑进方羽的怀抱。

    原本想着利用金兵攻打扬州的机会实施自己的计划,谁知军饷物资竟然被人夺了去,听闻此消息慕容天不由得勃然大怒,于是连夜召集朝中心腹前来商讨此事。

    完颜宗翰拿不到军饷物资必然认为我等言而无信没有诚心,再让他相助恐非易事。武林盟主人人窥探,尤其摩天法师为最。所以,趁着武林大会尚未举行,加派人手把这批军饷物资夺回来。

    另一方面,有人建议武林大会提早举行,以防夜长梦多。

    慕容天沉吟片刻,欲让犬子把方羽喊来,若是问起,只说从金兵手里夺了一批金银财宝欲分发给扬州百姓,不曾想半途中被贼人抢了。

    来到住处,慕容复的话还未说完,屋里的方羽便大声喊道:“天塌下来的事,明天再说。现在睡觉!”说罢再也不去理会,自顾自搂着柳诗妍呼呼大睡。

    ——哼,当我三岁孩子么?你会有这么好心?如今慕容天的计划被彻底打乱,只有当一个人成为无头苍蝇的时候,他才会乱撞,此刻慕容天便是这只无头苍蝇!劳资抱着老婆睡觉多舒坦,管你着闲事!

    ——如今局势纷繁复杂,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再逗留下去只怕伤及妻儿,不如趁早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