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70章 上官玲儿(中)
    楼阁玲珑五云起,

    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名玲儿,

    雪肤花貌参差是。

    ◆◆◆◆◆◆◆◆◆◆

    自从得知了方舟被关入死牢之后,上官玲儿茶不思饭不想,日夜消瘦心急如焚可又无可奈何。

    这日夜晚,她终究抵挡不住相思之苦,冒险前来探望。方舟本来已然心无挂念,虽然说他不是想一心求死,其实他早已想到了关键时刻的脱身方法。

    谁知这个时候上官玲儿竟然冒死前来相见,这让他大为感动。情人相见,分外热情。就在两个人互诉衷肠的时候,突然有人偷偷禀报了皇上。皇上龙颜大怒,却下令将上官鹰关入死牢。

    上官玲儿被逼无奈前来求皇上开恩。皇上见到她大为震惊,这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让他叹为观止,遂立即上前对她宽衣解带,谁曾想她突然掩面哭泣起来。

    “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皆为朕的女人,能得到朕的宠幸实为荣幸,你却为何哭哭啼啼?”

    上官玲儿道:“想爹爹命不久矣,便情不自禁起来,望皇上恕罪。”

    “这还不简单,朕即刻命人把你爹爹放了便是。”

    “还有奴家的官人,请皇上开恩!”

    皇上一愣,遂问明缘由。上官玲儿于是编造了一个谎言,告诉皇上方舟和自己已有夫妻之实,她很爱方舟,无奈圣旨难违,只好忍痛割爱,请求皇上能够网开一面。

    在她哭哭啼啼的攻势下,皇上格外开恩,让她们父女相见。毕竟若是一个女子哭哭啼啼的献身给自己,这也是一件极不体面的事。

    谁知她借着皇上的旨意偷偷的放跑了方舟。皇上一怒之下杀了上官鹰,这让她痛不欲生,同时对这个宫廷感到心灰意冷。

    既然是朕的妃子,竟然假传圣旨放走了阶下之囚,这要是传出去,皇上的颜面何存?赵构大怒,将上官玲儿关入死牢,明日正午问斩。

    第二天,上官玲儿被关押在囚车内游行示众,路上车水马龙,观看者如潮水般相互拥挤着,唏嘘感叹着。

    多么美丽年少的女子,进宫还不到五日便就要问斩,实在可怜。但同情归同情,感叹归感叹,哪有人敢上前拦截囚车。

    突然这个时候有人跳了出来,此人眼喷怒火,手持鸣鸿刀,威风凛凛的拦在囚车前叫嚣着,车上被绑之人是我家娘子,要么带她走,要么你们都去死。

    “官人!”

    上官玲儿这一声娇呼酥软了方舟的心。此事迅速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皇上知晓此人的厉害,不单单是他来无影去无踪,更可怕的是他深受百姓的爱戴,此时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弄巧成拙。死一个妃子并不可惜,但若是临安府的百姓怨天尤人,那恐怕会大大不妙了。

    思前想后他决定成人之美,这样的话还可以落一个好名声。

    他自然不敢接见方舟,却下了一道圣旨,方舟答应在十年之内保得临安府不受金兵袭扰,上官玲儿便赏赐给方舟。

    方舟不是傻子,知道这是皇上惧怕自己,在为自己找台阶下。也不戳破,接了圣旨,当夜便和上官玲儿拜堂成亲。

    “官人说之前已成亲,此话属实否?”

    “当然是真。只是她们都已经死了!”

    “所以官人想报仇?”

    “倘若不报仇,她们焉能瞑目?”突然之间他能够蹦出来“焉能”两个字,他自己也感到十分的惊讶。

    “官人若是有个万一,妾身该如何是好?”

    方舟想也没想便回复道:“另嫁他人。”

    上官玲儿愣了一下,她没有料到方舟会说这样的话,心中一阵酸楚:“妾身的命是官人所救,若是官人有个不测,奴家绝不独活!”

    “你这有何必?”

    “官人是否担心不是仇家的对手?”上官玲儿似乎敏锐的洞察到了什么。

    他叹了口气,默不作声,暗暗的佩服起来,这个女人倒是真会观察。不过说实话,要是真的对付铁环,他确实没有十足的把握。

    上官玲儿道:“看来官人的仇家定然是一个绝世高手,却不知他近女色否?”

    方舟愣愣的注视着她,一时之间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他想睡遍天下所有漂亮的女子。”

    上官玲儿道:“既然如此,那事情便好办了。”

    见他仍然疑惑不解,她嫣然一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原来,她想以自己的身体为诱饵,待到铁环疏于防范的时候,方舟来一个突然袭击,将他一击毙命。

    方舟直摇头,他一个男人,怎可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冲锋陷阵。这事情若是一旦处理不好,不但会被天下人耻笑,很有可能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上官玲儿却安慰他说,既然此人作恶多端心狠手辣,又何必跟他讲君子之情。小人跟君子的决斗为何最后取胜的往往是小人?并非是君子技不如人,只是小人太过阴险。官人若想战胜铁环,又何必跟他一刀一剑的公平比试?再者,他又给过官人公平比试的机会么?

    她的一番话让方舟陷入了沉思。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说的话是有道理的,但他不能够冒这个险。

    见他默不作声,上官玲儿说道:“官人为何不言语?”

    方舟叹了口气,道:“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我岂能让娘子以身试险?”

    “为官人除掉心头之患是妾身的职责。”

    “你真的这么想?”

    “官人若是想和他公平比试一决生死,妾身绝无怨言。”

    “倘若我死了呢?”

    “妾身绝不独活。”

    “你何不另嫁他人?”

    “一女不侍二夫。奴家既然认准了官人,生是官人的人,死便是官人的鬼。”

    这是一个有想法又独立的女人!这古代的女子就是好,从一而终至死不渝,哪像现代的女子,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他不禁真的开始喜欢上她了。

    公平的讲,论美貌,她和柳诗妍有的一比,一个温柔如水,而她青春活泼。论思想,和自己更贴切一些。这样的女人,是自己的贤内助,更是自己苦苦要寻找的!

    他激动的抱住了上官玲儿,郑重其事的对她说道:“报了仇,倘若我还活着,我们便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上官玲儿说道:“奴家的命是官人的,人也是官人的。官人去哪儿,奴家便去哪儿。”

    第二天中午,两人收拾行囊,启程前往扬州。没有想到,刚到扬州的当天夜里便遇上了铁环。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到丈夫两眼冒火,心思缜密的她便已猜出了八九分。

    “官人,那独臂人难道就是铁环?”

    “正是。”

    “官人莫急,只需如此……”她咬着方舟的耳朵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方舟听的一愣一愣的,暗暗的佩服起她来,这个女人胆子真是特么的大。

    上官玲儿不动声色,要了一间客房后便独自先行离去,方舟低着头,时刻观察着铁环的动静,紧张的手心里直冒汗。

    见到美人,铁环早已经垂涎三尺,看着她玲珑凹凸的身材,婀娜多姿的步伐,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立即悄悄的上了楼,熟练的推开了房门。

    只见屋内靠窗的床上好一幅美人春睡图,一绝美女玉体横陈、双目紧闭,一付娇柔可爱的模样,浑然不知铁环正虎视眈眈她。

    他轻轻地走到床头,不想过早的惊醒那睡梦中的美人,铁环眼中露出贪婪之色,打量着躺在床上的上官玲儿,不禁吞了口口水,这女子的美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全身上下迷人至极点。

    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映入眼帘的,是娇酣的睡脸上白里透红,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鲜艳欲滴、红润诱人,勾人心弦;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

    看着面前惊艳的绝色,他不由心中一团火热,这美人今天不用恐难再有机会染指,所以今日务必饱尝一番鲜嫩。

    铁环斜坐在上官玲儿的身旁,更仔细端详着眼前令男人朝思慕想的清秀佳人,娇小玲珑的身材,浑身上下已经拥有了所有美女成熟的韵味;娇俏美丽的脸庞,乌黑明亮的丹凤眼,红润而巧的嘴唇,纤细的颈项上挂着一条通体透白的玉坠。

    他的手伸向上官玲儿的腰间,那里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他抓住腰带的一端一扯,蝴蝶结松开了,两条腰带轻飘飘落在她身体两侧,裙子松开了。

    裙子被慢慢的往下褪去,她那匀称光洁的双腿渐渐展现在铁环的面前,肌肤是那么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致而优美,犹如象牙雕刻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玉腿!

    这时候,她迷迷糊糊的醒来:“你……你干……干什么啊,不要!”

    她看到一个丑陋的只有一条胳膊的男人正在脱她的衣服,更吃惊地发现她的身体竟然已经部分的裸露着,上官玲儿慌忙地挣扎着进行反抗。

    他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搂住她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上官玲儿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技己的身体上抚摸了,她又羞又怕,出于恐惧,她尖叫了起来。

    “啊……来……”她刚喊出声,就被他的手堵住了嘴。

    “不许叫!”他的凶神恶煞让她吓得直打哆嗦。

    他紧紧箍住柔软细腰推搡着她,把她柔弱苗条的娇躯压在了床上。

    上官玲儿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纤美柔软的胴体在他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美眸含羞紧合。

    ——怎么办?怎么办?

    她刚要叫喊,只听铁环狠狠的在她耳边轻声说:“别乱动,不然就杀了你!”

    她这才惊觉脖子上架的那凉凉的是把刀,当下吓得不敢挣扎了。

    那人嘿嘿冷笑两声:“对嘛!你乖乖听爷的话,爷就不伤你!”

    看她不挣扎了,原来箍在她腰上的手就顺势往上摸,他的一双手已隔着抹胸紧紧握住了上官玲儿一双柔软翘耸的山峰。上官玲儿芳心一紧,他已开始抚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