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53章 英雄出少年
    豪情壮志天下言,

    苍天若敢不成全。

    我便向天再挥拳,

    自古英雄出少年!

    ◆◆◆◆◆◆◆◆◆◆

    铁环一脚踩过小红的肚皮,大步流星的奔进屋里,环顾四周,却空空如也,怎么也找不到那三个小孩子。

    “小畜生,居然跟我玩这一套!”他恼羞成怒,里里外外的找寻了遍,却还是一无所获。

    “躲藏的倒是挺隐蔽的!你们若是出来,我可以饶了你们的娘一命,否则,我一把火烧死你们!”

    话音刚落,木箱里面的方馨“嗯”了一声,惊恐的探出了半个小脑袋,轻声说道:“说话可要算数。”

    铁环哈哈大笑,拎起了方馨,道:“剩下两个,你们再不出来,我就杀了她!”

    “放了我们的妹妹!”方正和方圆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终于齐了!”铁环满意的大笑。

    方正是老大,果然有当哥哥的派头,危难时刻挡在方圆的面前,临危不惧,大声喊道:“把我妹妹放下,是个英雄的,我们出去单挑!”

    铁环愣了愣,撇撇嘴,道:“小小年纪,口出狂言,知道死怎么写么?”

    方正嘲笑道:“不用你教!若是死于你的掌下,那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你一个大人,难道怕我这个小孩儿不成?”

    方圆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见哥哥这么说,突然拍着小手说道:“哥哥,他害怕了!羞,羞,一个大人怕一个小孩,还当什么英雄呢!”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娃娃有什么能耐!”铁环冷笑一声,放开了方馨。

    “这里不够宽敞,我们去外面打个痛快!”方正一边说着,一边颇有大将风度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来到屋外,看着方正有模有样的摆开了架势,铁环不由笑道:“小崽子,若非你是方羽的儿子,老夫倒是有些喜欢你了。”

    方正怒目圆睁:“谁要你喜欢!你伤害我娘,我要你死!”

    铁环冲着方馨和方圆招招手,道:“来来来,一起来,省得我一个个解决了!”

    方圆突然说道:“爷爷,就哥哥会武功,我们都不会。”

    这一声“爷爷”叫的铁环心中一暖,他愣愣的望着方圆,道:“哦?那你会什么呢?”

    方圆道:“爷爷,我这么小,什么都不会,可我知道一个秘密,可以用来交换我们三个的性命。可以么,爷爷?”

    铁环笑道:“真乖!小嘴真甜!但是你一个小孩,会有什么秘密?”

    “爷爷,我娘经常说起一件事,说鸣鸿刀为何能够称霸武林,原因在于……”

    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下来。

    “你也知道鸣鸿刀?”

    方圆道:“我娘说,在我们还没有出世的时候,我爹爹就已经得到了鸣鸿刀,并且已经破解了其中的奥秘。所以,这个秘密我娘知晓,我也知晓。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便将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你。”

    铁环心中一动,鸣鸿刀为何能够称霸武林,他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除了它无比的锋利之外,肯定另有隐情。

    方圆的这个秘密正好触动了他的神经,道:“好吧,只要你说出来,我就放了你们。”

    方圆突然张开双臂,撒起娇来了:“爷爷,抱抱!”

    “你这个女娃娃倒是可爱的紧。”

    方圆继续撒娇:“爷爷,抱抱,我要抱抱!这是个秘密,当然不能被别人听见。”

    “好,爷爷抱抱你!”这一口一个爷爷让铁环心花怒放,一个小孩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他压根都没有放在心上,卷起右臂,顺势将她抱在了怀中。

    “可以说了。”

    “爷爷,我告诉你……”方圆凑到了铁环的耳旁,暗中朝着方正使了使眼色。

    突然,方圆出其不意的朝着铁环的眼睛上一抹。这是她躲在床底下的时候偷偷抓的一把灰尘,如今却成了铁环致命的武器。

    “啊!”

    铁环怎么知晓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会有这般机警,自恃有盖世武功,根本没有防备,眼睛突然一痛,顿时睁不开了。

    与此同时,方正已经丢出了匕首,方圆伸手一接然后对准他的左眼一捅,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配合的竟然丝丝入扣。

    铁环左眼被戳瞎,血流如注,顿时疼痛难忍,心知上当,不由得勃然大怒,正想将方圆摔死,突然手腕上又是一痛,血管被割伤,一股鲜血如同喷泉一般洒向天空。

    方圆趁势挣脱,紧跟着,方正腾身而上,兄妹俩灵巧的闪转腾挪,在铁环的脚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若非方圆力气小,刚才那一刀,便割断了铁环的动脉;若非方正力气有限,方才那一刀也可以割断了他的脚筋。

    自己武功盖世,不曾想今夜栽在了两个五岁的小孩子手里,这要说出去颜面何存?铁环恼羞成怒,奋力击出一掌。

    方正和方圆就像雨夜中的两个小雨点,被这阵强有力的狂风刮的直接飞了起来。

    这要是落下来,非摔成肉泥不可!

    就在这紧要关头,有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将两个孩子稳稳的抱在怀中。

    “恶贼,哪里跑!我要你血债血偿!”

    来人怒不可竭,正要拔腿去追,方馨哭着摇晃着柳诗妍,一口一个娘叫喊的是那么的凄惨。

    见到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方圆和方正哭着跑过去,三个孩子趴在柳诗妍的身上,放声大哭。

    “娘!娘!你醒醒啊!你不能丢下孩儿……”方正哭得撕心裂肺。

    来人赶紧跑过去察看究竟,柳诗妍内力全无,功力已被掏空,整个人极度虚弱,还好无性命之忧。

    究竟是谁,为何要痛下杀手?!回头再找铁环,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她没事,只是非常虚弱,需要静养。”说着,他将已经昏迷的柳诗妍抱进了屋里,并且叮嘱三个孩子好生照顾。

    “谢谢大侠!”不得不承认,方圆的小嘴的确很甜。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方正显得就有些老成持重了。

    方馨拍着小手跑过来,学着柳诗妍的模样行了一个万福,显得颇有淑女味道。只听她说道:“大侠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还望告知姓名,他日等娘身体好了,一定登门拜谢!”

    “你们的娘究竟被谁害的?”他无比愤怒。

    方正道:“是那个在建康府救了我们的独臂人,不知为何,却又要杀我们。”

    这人究竟是谁?为何救了他们又要杀他们?按照自己的推测,这个独臂人应该是韩世忠派来的,应当听命于他才对,难道他不怕韩世忠怪罪么?

    容不得他思考,屋外的方舟传来一阵痛苦的*,他赶紧冲出去。

    “这位大哥,救救我娘子……”

    来人上前一看,小兰已无脉搏,早没了气息;再看方杰,七孔流血,气息心跳俱无;而小翠和小红亦早已魂归西天。

    他迅速找来了皓月山庄的庄主孟啸天,听说在这山庄里发生了这件骇人听闻的惨案,孟啸天显然有些吃惊,他一面叫人请来了大夫,一面部署下去加强防范,同时准备报官。

    “报官有用么?既然属于江湖恩怨,那就按照江湖规矩解决。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说我山顶洞人与他决一死战!”

    孟啸天立即抱拳笑道:“原来是山顶洞人大侠,失敬!失敬!”

    “听好!第一,如果这事情散步出去,我便一把火烧了你的山庄!”

    孟啸天一愣,赶紧一阵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允。依照山顶洞人的推断,如果独臂人真是韩世忠派来的话,那么此时这个独臂人是没有任何脸面去见他的。这样的一个高手,怎有脸面去见他的主人呢?

    所以,他敢打赌,这个独臂人一定是躲藏起来修生养息,等到恢复之后必然再次“登门拜访”,到那时,便是一决生死的时刻。

    “第二,如果活着的人你把他们医死了,我定让你偿命!”

    “山顶洞人大侠,这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山顶洞人哪里还顾得上人情不人情,眼珠一瞪,吓得孟啸天又是一阵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赶紧吩咐下人去把临镇上最好的大夫统统请来,然后又让下人好好的安葬了死者。

    做完了这一切,孟啸天乐呵呵的笑道:“山顶洞人大侠,你看这事办的如何?”

    “还不错!”

    孟啸天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不知山顶洞人大侠与他们是何关系?怎如此关心?”

    “不该问的别问!”

    孟啸天堆着笑,唯唯诺诺的点头说道:“是是是,可是,倘若那独臂人知晓是本庄主救了他们,再来叨扰该如何是好?我不是怕他,只是、只是不想多生事端罢了!”

    “那便正好,我还怕他不来呢!”

    “啊?”

    山顶洞人冷笑一声,不再与他多费口舌,看见柳诗妍苍白的脸上逐渐有了些许的红润,这才放心下来。

    再去看方舟,他受的伤显然要重很多,趁着大夫还没来,他扶他坐起,掌心贴于其背部,替他运功疗伤起来。

    自己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后面的一段路连马都跑不动了,他干脆弃了马匹,连续施展轻功。这么心急如焚的往前赶,就是怕出事,谁知还是来晚了一步,酿成了永不可挽回的悲剧。

    原本方羽想揭露自己的身份,给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可见到方舟的妻儿被杀,如果此时说出来,怕方舟见到自己和柳诗妍团圆后徒增他的伤感,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先隐瞒一下,暂时不让他和柳诗妍知晓,等到他心情平复后再说。

    为了便于沟通,他在脸上贴了张人皮面具,这样就不用整天蒙着面了。不过说实话,这人皮面具做得也未免太过逼真了一些,方羽不由得一阵苦笑,差点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亲人就在身边却不能相认,他们痛苦,他更痛苦,可没办法。对于方舟来说,此刻他更需要的,是如何尽快从伤痛中走出来,而不是一味的哭泣。

    短暂的犹豫中,他做出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