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47章 胁迫
    九曲回廊更神奇,

    举头半尺有突起。

    蝴蝶展翅双飞翼,

    深不可测难见底。

    笔墨难表弹丸地,

    唯求长枪探幽秘。

    ◆◆◆◆◆◆◆◆◆◆

    房间里,充斥着张世中的狞笑,他像一头饥饿的狼扑向了垂涎已久的美味。

    诗妍手脚被绑,根本无法动弹,三个孩子哭喊着,在众人的大笑中,张世中的魔朝着她的胸口抓了过来。

    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彻底绝望让她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张世中皱着眉头,就这么玩即便得手也太没意思了。

    他冷笑着,撇着嘴威胁道:“若是再敢反抗,我立刻便让你的三个孩子当场死在你的面前。”

    “不要伤害孩子!”孩子是她的软肋,更是她的致命弱点。

    张世中冷冷一笑:“若是依从了本府,便放了他们。他们是生是死,你考虑清楚。”

    事到如今,柳诗妍想不出任何办法了,为今之计,只有做他的妻子,可是……

    “一时之间,奴家还无法接受你。”

    听到她这么说,张世中心里暗暗的高兴。眼前的这个美女,她的心理防线正在一步一步的被摧垮,相信在不多时,她便能乖乖的侍奉自己,听话的做自己的女人。

    “好,那本府给你时间。但本府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本府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倘若你还不依从,本府立刻杀了你的孩子。”

    “把他们先押下去!”张世中挥挥手,手下立刻将五花大绑的方舟和三个孩子押入了死牢。

    看着床上的美人惊恐万状的眼神,他“嘿嘿”笑道:“美人不必紧张,还记得那天夜里,美人正在沐浴,有个蒙面人突然闯进来么?”

    他的这句话带给了柳诗妍无比的震惊。那天晚上偷看自己沐浴的人原来是他!拿着孩子做威胁的也是他!

    是的,没错,即便当初他蒙着面,可那狡黠的眼神是谁也替代不了的。

    “居然是你?”

    “可不就是我么?”张世中哈哈一笑,道,“美人,你身体的每个部位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真是太美了,我早就想得到你了。自从那天夜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若是依从了我,我便让你做我的知府夫人,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我也会好好的善待你的孩子。两全其美,岂不很好?”

    他的话让柳诗妍陷入了沉思,倒不是真的在考虑他的话。

    既然他这么想得到自己,何不利用他的这一点让他放松警惕,那样的话自己或许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她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故意“哼”了一声,道:“只要官人善待奴家的孩子,奴家便可以考虑。”

    张世中点头笑道:“娘子果然识大体。”

    柳诗妍道:“奴家需要时间适应,但倘若在这之前你欲行不轨,奴家宁可一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张世中冷笑道:“你能死的了么?”

    柳诗妍道:“奴家的官人已经死了,而且奴家武功被废,已构不成对你的威胁。况且在这乱世之中,知府大人看中奴家,是奴家的福气。只要知府大人善待奴家的孩子,奴家自然也会全心全意的对待知府大人。”

    张世中点点头,道:“娘子果真这么想?”

    柳诗妍道:“奴家还有别的选择么?”

    张世中道:“看起来好像没有。”

    柳诗妍道:“前夫已死,奴家还年轻,可不想守一辈子寡。但人言可畏,知府大人若是真心喜欢奴家,明媒正娶才是正理。只有如此,奴家才能名正言顺的做知府大人的妻子,他人才不会说闲话,亦只有如此,奴家才能与官人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官人难道不想这样么?”

    张世中乐呵呵的笑道:“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娘子是说我们可以夜夜翻云覆雨,时时刻刻行鱼水之欢?”

    柳诗妍报以妩媚一笑,道:“只要官人善待奴家,奴家自然百般依从。”

    “娘子言之有理。”

    “这么说,官人可是答应了?”

    “娘子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对于娘子所提的任何要求本府全都答应。”

    “当真?”柳诗妍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好骗。

    “当然,而且,本府可以立即放了娘子。”

    “多谢官人。”柳诗妍暗中冷笑一声,等下看我如何把你大卸八块。

    “但有个要求。”张世中“嘿嘿”一笑,道,“先让本府快活快活,如何?”

    柳诗妍心中一紧,道:“官人刚才还说不逼迫奴家的,怎么出尔反尔?”

    张世中不答反问道:“娘子不是已经想通了么?难道刚才说的话都是在欺骗本府?”

    “没、没有……”

    “刚才还要死要活的,现在却想通了,如此快的转变,实难让本府相信啊。”

    顿了顿,张世中又道:“依本府之见,不如这样,娘子若是能配合本府共赴巫山云雨,齐享极乐世界,本府就相信娘子所言是真,那本府自然也就兑现诺言,放了你们。”

    柳诗妍紧张的叫了起来:“不行!”

    张世中紧紧的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进心里似的:“如何不行?难道娘子刚才所言句句是假?”

    “奴家、奴家……”在这个老江湖的面前,柳诗妍再也无计可施。原本是想给他下一个陷阱,谁知自己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若是反抗,必然引起他的怀疑,以后再想逃跑,那就难上加难;若是顺从于他,自己的清白从此不保,再也无颜面对孩子们和方羽。

    该怎么办?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张世中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扑了过来。

    犹如一座大山似的,她眼前只感觉到一黑,胸口一阵发闷,一个肥大的身躯已经压在了身上。

    “美人儿,你实在太美了!”张世中的嘴巴像猪拱白菜似的,在她身上一阵乱哄。

    “娘子已经五年没有品尝过云雨滋味了吧?今夜就让本府好好的犒劳犒劳你。”

    张世中一边厚颜无耻的说着,一边连拉带拽的褪下了她的裙裤。

    刹那间,美丽的风光顿收眼底。

    这一刻,张世中看得简直惊呆了,情不自禁的赞叹着。

    “娘子已嫁做人妇,并且育有三子,身材居然还如此曼妙,小腹还如此平坦光滑,实在令本府惊叹!”

    “无耻!”柳诗妍别过脸去,泪水悄然的爬满了脸庞。

    “听闻娘子才华横溢,本府即兴作了一首小诗,请娘子鉴赏。”

    他哈哈大笑着,一边欣赏着眼前的美人,一边自得其乐的吟诵道:

    九曲回廊更神奇,举头半尺有突起。

    蝴蝶展翅双飞翼,深不可测难见底。

    笔墨难表弹丸地,唯求长枪探幽秘。

    这个时候他还居然有心情吟诗作对,而不急着开垦耕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眼前的这个美人已是囊中之物了。

    “娘子若是嫁本府,今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若是稍有不从胆敢违抗,不但娘子香消玉殒,你的孩子,甚至你的全家都得死。孰轻孰重,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看得出来,直到这个时候,张世中还希望着眼前的美人能够配合自己共赴巫山云雨。

    “就是死也不会配合你。”

    柳诗妍羞愤的说完这句话,正要咬舌自尽,张世中眼疾手快,突然一下捏开了她的嘴巴。

    “想死?没那么容易!再说本府也舍不得让这么一个美人去死。乖乖的听本府的话,否则,我让你的三个孩子在你的眼前一个个的消失!”

    没人来救自己了。柳诗妍心灰意冷,彻底的感到了绝望。张世中情场高手,阅女无数,见此情景,知道已经彻彻底底摧毁了她的防线,心中大喜。

    话分两头说。

    却说三个孩子被关进了死牢以后,因为年幼,所以也没人看管。

    有这个必要么!三个五岁的孩童,手被反绑着,还能闹出什么惊天骇浪来?这折腾了大半宿,又累又饿,现在终于大功告成,衙役们大松一口气。

    “兄弟们,要不喝酒去?”

    “犯人跑了怎么办?”

    “看你胆小如鼠,你不去就算了。这没奖赏,还不允许老子喝喝酒找找乐子啊?”

    “还有一个没抓住呢,还是小心一点吧。”

    “怕什么?剩下一个还能成什么气候?老四已经带着人马去抓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那行,你们去,我留在这儿,这万一有人来传话,没人可不好。”

    “行,等我们回来给你捎带一份啊。”

    “哎,你说那个叫柳诗妍的这会儿在干嘛呢?”

    “这还用问么?功夫被废了,那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这会儿啊,肯定被知府办了呗。”

    “哎,你说那娘子长得可真是俊俏啊,要是我能睡上一晚,折十年寿都成啊。”

    “就你想睡她啊?哥几个都想睡啊。”

    “哈哈哈……”

    几个衙役嘻嘻哈哈的渐渐走远了。圆圆见状,赶紧挣扎着跑到角落边,那里,有一个被摔碎了的酒坛的残片。

    “哥哥,我来帮你。”圆圆捡起一块较为锋利的残片,努力的割着方正手腕上的绳索。

    也许是她的力气有些小,割了许久都没有割开,这时候,她的手上已经被陶瓷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姐姐,你歇歇,换我来。”方馨说着,接过方圆的工作。

    终于,绳子被依次割开。

    对于三个年仅五岁的娃娃来说,这牢房简直形同虚设,凭借着身材矮小,他们自由出入各个牢房,终于找到了方舟的关押地点。

    “你们给我站住!”留守的一名衙役发现了他们,厉声喝道。

    “被发现了,快跑!”方馨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三个娃娃跑了一段,突然方正停下来了:“跑什么!就他一个人,怕他不成?”

    看见那个衙役追上来了,方馨眼睛一亮,指着他的腰间说道:“钥匙在他那里!”

    圆圆道:“妹妹,你在旁边等着,我和哥哥取了钥匙之后扔给你,你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放了。”

    “好主意!”正正道,“这样一来,牢房必定大乱,我们正好可以去救娘,但是动作一定要快。”

    一个衙役能有什么功夫,最多也就一些三脚猫的把戏,正正和圆圆是经过柳诗妍亲手*的,除了力气小一点之外,完全占据了上风。

    衙役见抓他们不着,动了杀机,拔出单刀,哇哇叫着杀了过来。

    圆圆一会儿从他胯下钻过去,一会儿从他腋下闪过,一会儿小脚踹着他的屁股,气的衙役鼻孔里冒烟。

    正正瞅准时机,一脚踢中了衙役的胯部。虽然力道有限,可那个部位是男人最柔软、最要命的地方,他疼的弯下的腰来。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陶瓷碎片在衙役的脖颈间划过。也许划的不深,衙役疼得捂住了脖子扭头就跑,还没跑几步,一个跟斗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做得好!”对于他们的机智勇敢,方舟赞不绝口。

    方馨问道:“现在怎么办?”

    方舟道:“快走!”

    方正道:“不行!还不能走!”

    方舟道:“再不走,等会儿救兵来了可就走不了了。”

    方正道:“现在如果走了,等一会儿保准肯定又被抓回来,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我们的目的是要救娘!”

    圆圆道:“哥哥,你说怎么办?”

    正正道:“知道三十六计么?我们给他们来个声东击西,围魏救赵。”

    听着他们的计谋,方舟钦佩的点点头,这三个孩子,真是方羽和柳诗妍的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