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41章 阴谋
    沐浴嬉戏两相宜,

    看觉总是姗姗迟。

    玲珑剔透花正艳,

    明日到此莫过时。

    ◆◆◆◆◆◆◆◆◆◆

    李清照和柳诗妍时而吟诗作对,时而琴棋书画,相交日益深厚。

    对于李清照的才华,柳诗妍佩服之至。而对于这个小妹妹,李清照也颇为欢喜。两人经常一起出入于街市,形同姐妹。

    这一日,两人正从街上采买后回来。突然身后有人叫住了她们。

    “你的钱掉了。”身后的中年男子微笑的将掉落的钱包交还给了李清照。

    “谢谢。”

    “不客气。请问娘子可是李清照?”

    “正是奴家。”李清照有些奇怪,他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久闻娘子才华横溢,在下颇为欣赏。只是今日天公不作美,怕是即将要下起雨来。还请娘子赶紧回家,切莫淋湿了身体受了伤寒。改日必登门拜访。”

    柳诗妍警惕的盯着他,但见他恭恭敬敬的朝着她俩作了一揖,彬彬有礼的样子,看上去不像坏人。

    李清照和诗妍还了一个万福后告辞。

    等雨天放晴后,果然那个男人经常来柳诗妍的家中小坐。自我介绍说,他叫张汝舟。

    这个张汝舟是军中文职人员。他也是有功名的,进士出身,算是有学问的高级知识分子。

    起初她十分警惕,但后来发现这个男子对于李清照十分的照顾,嘘寒问暖,大献殷勤。

    饿了,有人给她送饭,冷了,有人给她送衣裳,即便她在午休时刻,也有人替她站岗放哨。

    战乱之中的李清照原本孤苦无依,在遇到柳诗妍之前近乎陷入绝境。

    这样一个体贴入微的人让她倍感温暖。这个时候,张汝舟请王婆子来说媒。

    都说媒婆有三寸不烂之舌,王婆子也不例外,说出来的话句句戳中李清照内心深处的软肋。

    这么多年居无定所,流落他乡,李清照当然希望有所依靠,更希望能过上较为安定的生活。

    李清照很绝望,很痛苦。说好牵手一世的丈夫,先她离世了。还撇下一本没写完的《金石录》。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风雨飘摇的战乱年月,该当何以自处呢?

    面对张汝舟这个暖男的求爱,她是应该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眼下这情形,她是没有选择的。如果她不想殉夫而死,还想活下来,完成丈夫的心愿,写完《金石录》,那么她就只能嫁给现在这个男人。

    更何况虽然有这个妹妹,但总不能永远住在这里吧?如今有这样的一个男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于是她被媒人“如簧之说”和“似锦之言”所迷惑,应允了这个男子的结婚要求。

    但这却是个错误的决定。

    只是当时已惘然。

    因为都已经是过来人,所以婚礼很简单。李清照只邀请了柳诗妍、方舟和小兰,连小红和小兰都在被邀之列。

    因感激这段时间柳诗妍的照顾和陪伴,李清照将收藏的三件鹅卵石大小的玉佩挂在了方正、方圆和方馨的脖子上。

    “感谢妹妹的照顾,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留个念想。”

    “谢谢姐姐。姐姐今后可要常来坐坐。”

    李清照微微一笑:“会的。”

    席间,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张汝舟这边请了众多的朝廷官员,显得异常兴奋。

    如墨般的黑发直泻腰际,眼眸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身上自有一股空灵冷傲的气质。

    小兰的气质顿时让张世中垂涎欲滴。而当他看到柳诗吟后,更是惊为天人。

    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柳诗妍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旁敲侧击的打听后,张世中得知一个叫小兰,一个叫柳诗妍。建康府怎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他暗暗下定决心,不论是谁家的娘子,但凡是自己看上的,都别想逃脱自己的掌心。

    直到下半夜,醉醺醺的张汝舟才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冲着李清照喷着酒气,大吼着让她立即脱衣服。

    李清照愣了一下,当他是喝醉了说胡话,也没有过多的往心里去。

    “让你脱衣服,耳朵聋了么?”

    李清照淡淡的说道:“喝醉了说胡话么?”

    张汝舟大怒,一巴掌将她扇晕了过去,然后带着酒劲,强行的占有了她。

    李清照身心俱碎,真没有想到他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人,自己怎么就瞎了眼!

    “你已是我的人,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

    “你想怎样?”

    “听说你有很多宝贝?拿出来给我!”

    “你娶我就是为了这些么?”

    “你虽然有那么几分姿色,但毕竟人老珠黄。倘若论姿色,你远非方家娘子柳氏。倘若你乖乖的听话,我便不会动她一根寒毛,倘若你不听话,我便把柳氏卖到青楼。”

    “她会功夫,你要是去找死,请自便。”

    张汝舟大怒:“少废话!听说你宝贝收藏颇多,还不把它交出来!”

    “颠沛流离,一路逃亡,早已丢失殆尽。”

    此时的李清照连死的心都有了,原来,这就是张汝舟的野心,他是觊觎李所搜集的金石文物,想来个人物俱占。

    这东西李清照视如生命,而且《金石录》还未编辑整理,怎么会拱手相让呢!

    张汝舟本有了这样的美貌女诗词人而自豪,谁知不能获得其芳心,更不能支配其行为,恼羞成怒下对她一阵暴打。

    而张汝舟怕事情败露,柳诗妍会找上门来,找了个借口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住到了好友的家中。

    明白了张汝舟的不良意图,李清照顿时警惕起来。而张汝舟,他很意外地发现,李清照手中的金石文物,并没有他所期望的那么多。而且,就这么点儿玩意儿,李清照还守护得极严,不容他插手处置。

    失望之下,此前的脉脉柔情,霎时间如残云散尽,张汝舟开始对李清照恶言相向,詈骂污辱,继而是大打出手,拳脚齐下。

    每日在家庭的虐待下,李清照忍无可忍,便想到了离婚。谁知无意之中让她知道了一件惊人的秘密。

    原来张汝舟早前科举考试作弊过关,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李清照只有将他告倒治罪,才能脱离这婚姻的苦海,依照当时的法律,女人和丈夫官司,无论对错,都要坐两年牢,李清照宁愿坐两年牢,也是不会和这等人为伴的,结果是揭发了张汝舟,自己也坐牢,因李清照名声,再加上朝中友人的帮助,李坐了九天牢便释放了。

    当张汝舟突然被拿下,锁链加身剥官去职时,他的脸色应当是非常惊讶懊恼的。

    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只想到这女人已经嫁给自己,插翅难飞了。真没想到她居然来了一个玉石俱焚。

    张汝舟被流放,打回原形。此后他流落江湖,落魄潦倒,直到活活穷死。

    重获自由的李清照恍若隔世,悲愤交加的她自觉无颜面见柳诗妍,独自一人带着少许的书籍黯然离开。

    李清照从大牢里出来,回家将丈夫赵明诚的《金石录》校勘整理,并完成《金石录后续》。

    她活到73岁,辞世。当然,这是后话了。

    却说柳诗妍回家后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担心李清照的情况,谁知等她找上门来的时候,李清照和张汝舟早已不知去向。

    向人打听后她有些失望,原来李清照已经于昨日搬家远离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但从街坊邻居的只言片语中,柳诗妍断断续续的拼凑起了李清照的近况。她过得并不是很好,丈夫经常打骂她,甚至还不给她饭吃,不给她衣服穿。

    这让她无比的惊讶,然而让她更加令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张汝舟他虽然是进士出身。但这个进士,却是作弊弄到手的。考试作弊,现在不是什么大事,但在李清照的时代,却绝不是小事。那年月考试作弊,就是欺君,属于大罪。虽不至于满门抄斩,但充军流放三千里那是必然的。

    为了彻底摆脱他,李清照和他同归于尽,一个流放三千里,一个坐牢两年。

    听着这个故事,柳诗妍百感交集,泪如雨下。为什么当时自己不阻止她?

    回到家中与家人细说,大家无不唏嘘感叹。

    却说张世中早就对这个柳诗妍垂涎欲滴,暗中早已窥视已久,无奈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良机。

    这天夜里,他再次悄悄的翻墙而入,却听到屋里隐隐的传来一阵水声。他的心一动,立刻感到口干舌燥起来。

    在窗户上戳破了一个小眼,偷眼望去,果然如他想象中的一样,柳诗妍正打算沐浴。

    有屏风挡着,张世中看不清楚这美妙的身体,借着烛火,投射到屏风上面的影子是那么的曼妙和婀娜多姿。

    他想象着柳诗妍此刻已经一丝不挂,这种想象让他难以忍受。

    柳诗妍伸出如玉的足尖试试水温,慢慢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温水中,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形成一张诱惑的网。

    冰清玉洁的肌肤如水一般清透柔和,最是那一回首的妩媚,如仙女下凡般惊艳,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举手投足间充满着无比的娇美。

    看来自己来晚了。

    或者说必须动些小脑筋。

    沐浴嬉戏两相宜,看觉总是姗姗迟。

    玲珑剔透花正艳,明日到此莫过时。

    越想心越痒,越痒就越是想,忍无可忍之际,他突然一脚将门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