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40章 李清照
    谁伴明窗独坐,

    我共影儿俩个。

    灯尽欲眠时,

    影也把人抛躲。

    无那,无那,

    好个凄凉的我。

    ◆◆◆◆◆◆◆◆◆◆

    小兰怒道:“敬你是前辈,你却如此为老不尊。再若出言不逊,叫你永远开不了口,说不了话!”

    “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老大的口气!”

    老者突然化拳为掌,夹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道直扑小兰的面门。

    这一掌若是被击中,小兰非*迸裂不可。诗妍一个侧身,反手削出一剑。

    谁知老者手腕一抖,方向突变,化掌为爪,朝着诗妍的胸口抓来。

    这一抓要是被抓到,那对高耸挺拔的山峰非被连根拔起不可。

    好一招龌龊卑鄙的“黑虎掏心”!

    想要招架已然来不及了,她下意识的一个侧身,欲躲闪过去,谁知他的爪如影随形,紧跟着抓到。

    瞬间她被激怒了,毫不犹豫的和他对了一掌!

    “嘭”!

    两人仿佛定住了一般浑然不动,可彼此的双臂却在颤抖,掌心交界处,隐隐的冒出了热气。

    这个女子能够承受老夫的这一掌,看来内力也非同一般。

    “垂死挣扎,看你能撑到几时!”老者一声冷笑,猛的一发力,内力犹如决口的洪水滔滔不绝的涌向了他的掌心。

    “姐姐!”看到诗妍浑身被汗水湿透,小兰惊叫一声,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

    “别过来!照顾好孩子,离奴家远点!”

    一旁的方舟赶紧拦下妻子。小兰冲他瞪了一眼,心中颇为不快。

    “为何要拦奴家?奴家要救姐姐!”

    “不要帮倒忙,你还没看出来么?”

    再次看去,小兰果然发现了些许端倪。诗妍虽然大汗淋漓,可老者浑身已经在微微的颤抖,眼珠子不停的直往上翻。

    “倒!”诗妍大喝一声!

    老者头一仰,朝天空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棉花一般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谈二!谈二!”东方剑大吃一惊,要知道,谈二的功力在江湖中数一数二,曾经数十年间打遍天下罕逢对手,谁曾想,今日在建康府却败在了一个丫头的手里。

    诗妍冷冷的说道:“他没死,只是武功被废了,今后再也不能为非作歹。好自为之吧。”

    东方剑气得浑身颤抖,自知远非她的对手,如若放手一搏,必然命丧九泉。为今之计,只有走为上。

    “你等着,此仇我林天海他日必报!”

    方舟一愣,特么的,他不是叫东方剑么?难道是假名?

    “嫂嫂,一个连姓甚名谁都要隐藏之人,绝非善类,不如一剑杀了他们,以免后患。”

    “蝼蚁尚且偷生,随他们去吧。”诗妍抱起正正,跟着大家回家去了。

    “那老者看起来内功深厚,难道姐姐真的是和他硬拼的么?”

    首先要让他感觉对方始终逊他一筹,让他有轻敌之心,待他察觉之时必然全力反扑。游龙神功的奥妙之处在于对方用多大劲,便会伤对方多大。刚才若非他全力出手,也不至于伤得这么重,他这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嫂嫂果然聪慧。可是为什么不杀掉那个林天海呢?”

    “因为他的琴实在是弹得太好了,杀了未免可惜。”

    方舟嘻嘻笑道:“嫂嫂留他性命,莫非对他有甚想法?”

    “叔叔此言差矣。他即便琴弹得再好,也只是琴弹好而已,仅此而已。”

    “嫂嫂,这些日子以来,不见二哥的一封书信,不知他现在怎样了?”

    “他会回来的。”

    小兰冲他白了一眼,会说话么?姐姐思念二哥无法入眠,每回夜里要么练剑逼迫自己不去想,要么以诗词寄托相思,如今好不容易情绪平缓一点,你为何要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

    方舟自知没理,吐了吐舌头。

    元宵节,原本万家灯火,欢歌笑语。然而非同往日,金兵入侵,战火四起,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方舟相信,倘若在太平盛世,元宵节必定热闹异常。

    难得穿越一次,谁知竟然遇上了打仗,就不能好好的看一看,玩一玩嘛。

    谁伴明窗独坐,

    我共影儿俩个。

    灯尽欲眠时,

    影也把人抛躲。

    无那,无那,

    好个凄凉的我。

    一个中年妇女,倚靠在窗前,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偷偷的抹着泪,声音凄凄惨惨,如泣如诉。

    听到这个女子的吟诵,诗妍心中莫名一痛。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她情不自禁的往那边走去。

    方舟一阵嘀咕,这首诗词怎么那么熟悉?我记得好像是在初一的时候看过。特么的,这老娘们究竟是谁啊?

    想起出征在外的丈夫至今杳无音信,诗妍愁从中来,听闻那妇人这一番感慨,更是愁上加愁。

    思乡相思愁上愁,

    愁在心头有千秋。

    人生自古常忧愁,

    却自叹得愁愁愁。

    那妇人抬起头,一脸愁苦的望着她,缓缓的走了过来。诗妍紧蹙着眉头也往这边走来。

    那妇人行了一个万福,道:“奴家李清照。”

    诗妍还了一个万福,道:“奴家柳诗妍。”

    我靠!她就是李清照?!

    这要是回去了,我跟朋友们说见过李清照,不知道哥几个会做何感想呢?他们会不会当我是神经病?

    想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

    “那人是谁,何故发笑?”

    诗妍答道:“姐姐休怪,他是奴家的叔叔,名叫方舟,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娘子小兰。”

    “他们的三个孩子倒甚是聪明伶俐。”

    “姐姐错了,那是奴家的孩子。”说着,她招呼小红把方馨抱了来。

    只见方馨扑闪扑闪着大眼睛,肉嘟嘟的小手,活脱脱的就像一只可爱的布娃娃。

    李清照欢喜的抱在怀里,忍不住亲了一口,望着可爱的小娃娃,愁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那你家官人呢?”

    “随同韩世忠出征抗金军去了。”

    李清照叹了一口气,愁容又布满了她的脸颊。

    “姐姐有心事?”

    “奴家拙夫赵明诚,建炎三年九月身染重病去世至今三年有余了。”

    李清照仰天长叹,想起往日的恩爱,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潸然泪下。

    “姐姐若不嫌弃,不妨去妹妹那里小住。一来有个说话之人,二来亦可弹琴作诗,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只怕叨扰妹妹。”

    “与姐姐一见如故,妹妹不甚欢喜,何言叨扰?”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有不少书籍不知能否存放?”

    “无妨。”诗妍当即让小红雇佣了几个苦力,连夜将李清照的家当搬到了方家。

    方舟在一旁咋舌不已。乖乖,这老娘们的书籍字画古玩可真多啊,随便弄一件来带回去那都是价值连城啊。

    哎,不行不行,人家的东西不能随便拿。况且,一个女人在战乱时代拿着这么多的东西东奔西跑的也真不容易。

    一切收拾停当。这夜,在柳诗妍的要求下,两人同睡一张床。

    说是睡,可两人谁也没有睡着。谈天说地,吟诗作对,双方都被对方的才华所深深吸引。这一聊,就是一个通宵。

    ……

    建炎三年二月,御营统治官王亦叛乱,此事被下属察觉,并做了汇报,但赵明诚似乎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也没有指示应对措施。于是下属自行布阵,以防不测。

    是夜,王亦果然造反,被有所准备的下属成功击败。到天亮时,下属前去找寻赵明诚报告,却发现他早就利用绳子从城墙上逃跑了。

    叛乱被定之后,赵明诚被朝廷革职。李清照深为丈夫的临阵脱逃感到羞愧,虽然并无争吵,但往昔的鱼水和谐已经一去不返,她从此冷淡疏远了赵明诚。

    不久,赵明诚又接命前往湖州上任。赵、李分别时,局势更糟。李清照也知道,夫妻分别,随时都可能遭遇兵祸。而丈夫在兵变中的懦弱也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于是她更担心自己保护不了如此多的物件,于是便问赵明诚,若真发生不测,那该如何是好?当时赵明诚说,若逢不测,先丢辎重,再抛弃衣物,然后依次是书册、卷轴和古器,而夫妇二人所收藏的最为珍贵的《赵氏神妙帖》不能失去,若非万不得以,只能与李清照共存亡。

    他们向江西方向逃亡,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语气氛尴尬。行致乌江,站在西楚霸王项羽兵败自刎的地方,李清照不禁浮想联翩,心潮激荡。面对浩浩江水,随口就吟诵出了《夏日绝句》。

    赵明诚站在她身后,闻听之后愧悔难当,深深自责。从此便郁郁寡欢一蹶不振,不久便急病发作而亡。

    ……

    “都怪奴家,都怨奴家……”说着,李清照又暗自流泪起来。

    “这不是姐姐的错,姐姐莫自责。”伤心人,切莫提伤心事,这个道理怎么自己不懂呢!诗妍暗暗自责起来。

    为了缓解气氛,她赶紧将话题转移到诗词歌赋上来。

    “不知姐姐的那首《夏日绝句》如何?”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

    不肯过江东。

    李清照话音刚落,诗妍先是一惊,继而捧腹大笑不止。

    “触景生情,一时慷慨之词而已,妹妹却为何大笑?”

    “姐姐休怪,只是想到了先前作的一首诗词,竟然与姐姐有着惊人的相似。”

    “妹妹不妨说来听听。”

    “我爹爹得知不久金军就要进攻汴梁,爹爹腿脚不便,逃无可逃之下,便想着在七月初七的那天抛绣球招亲,好让奴家在兵荒马乱之时能够身边多一个人照顾。那日,奴家闷闷不乐的坐在七情桥,不曾想与官人竟然相遇,彼此一见倾心。谁曾想,洞房花烛夜,他竟然独自一人远走高飞,流言蜚语四起。但奴家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所以,奴家等他。金军攻破汴梁那日,清风楼上,奴家誓死不投降,不屈服,他们就放火烧了清风楼。情急之下,奴家便做了这首《清风楼绝句》。”

    生为君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方羽,

    不肯过江东。

    李清照笑道:“妹妹原来抄袭。”

    诗妍笑道:“姐姐的诗词作于建炎三年,妹妹的诗词作于建炎元年。如此算来,奴家可比姐姐早两年呢。”

    “实在抱歉,那下回一定先问一下妹妹。”

    两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整张床都在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