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25章 爱情计中计(上)
    喜鹊喳喳树上鸣,

    得得快马大门迎。

    贵宾速把好讯报,

    子降母平挂彩樱。

    ◆◆◆◆◆◆◆◆◆◆

    第二天一早,小兰正睡得香甜,忽被一阵兵器的碰撞声所惊醒。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衣服也来不及穿便跑出去看个究竟。

    刚走到门外,方舟在方羽一阵猛攻下连连败退,脚下踉跄,仰面摔倒。

    这一摔,正好倒在了小兰的跟前。一个花季少女穿着抹肚就这么站在男人的面前,雪白的肌肤,微隆的胸部,一时之间,方舟看得痴迷了,竟然忘了男女有别,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过去。

    “啪”!

    他的脸上立刻火辣辣的一阵疼。

    “无耻!”小兰又羞又气,哭着跑进了屋里。好在这时候她没有剑,要不然,方舟准被大卸八块。

    我怎么就无耻了?我只是想让你伸手拉一把而已。方舟咕哝着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惊讶道:“二哥,两个多月不见,功夫进步的很快嘛。”

    “什么两个多月,我都在宋朝待了三年多了。也是机缘巧合,我得到了高人的指点,我都没怎么比划,要不然,你早趴下了。”

    “我们再来比过,这次,请二哥使出全力。”

    方羽站在边上只是笑,却不作声。方舟急了,正要上前质问,突然一把剑横在了他的面前,身后,传来了小兰怒气冲冲的声音。

    “哼!向奴家道歉!不然,要你好看!”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还说没有?你看了不该看的,就是做错了,快向奴家道歉!”

    “看了不该看的?我看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呀?”方舟一头雾水。

    “你分明看到了,为何还要狡辩?别以为二哥会帮你说话,那也是奴家的二哥!”

    小兰嘟着小嘴,走到方羽的面前摇着他的手臂撒娇着:“二哥,你看他欺负奴家,请二哥给我做主。”

    “啊呀这事嘛,不好办哪……”

    “二哥不帮忙,那奴家找姐姐说理去。”

    听得说话声,诗妍穿衣起床一看究竟。小兰上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并坚持要姐姐来评理。

    诗妍低声道:“此事还要你二哥说话才行,他是奴家的叔叔,奴家怎可怪罪于他。”

    方羽道:“这全是一场误会。我和兄弟在比武,许是小兰妹妹听到有响动,便迫切地出门查看,由于匆忙,未来得及穿衣。而我兄弟正好一个踉跄,摔倒在小兰妹妹的面前。我兄弟无意间看到了小兰妹妹的身子,呃!实则看清没看清,我也不晓得。兄弟,人家一个女孩子,你是一个大男人,气量大一点,向她道个歉不就完了。”

    又不是没穿衣服,道个什么鸟歉。方舟撇撇嘴,极不情愿的走到小兰面前。却见她正得意洋洋的冲着自己笑,不由得心中有气。

    “这个道歉呢我先不说,因为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你……”小兰气的直跺脚。

    “你什么你?在我们那里,女孩子穿着比基尼游泳多了去了,有什么稀奇的?再说,你那都是什么衣服,跟一条围裙似的,一点都不好看。”

    小兰一听,更加来气了:“休要骂人!”

    “我去,我哪里骂人了?”

    “谁是尼姑?把话说清楚了!”

    尼姑?特么的,我刚才有骂她是尼姑么?

    方舟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说谁是尼姑啊?你是不是秀逗了?”

    小兰撇撇嘴,道:“夸奴家漂亮,这算道歉么?”

    夸你漂亮?我有说过这话么?难道她将“秀逗”理解成夸她漂亮了?他憋住笑,想再逗逗她。

    “算,当然算!你不仅秀逗,而且,还是个逗比!”

    “这又是何意?”

    “是说你非常非常的漂亮。”

    “好,谢谢夸奖,那奴家就做个逗比吧。”

    “呃……”方舟快憋出内伤了。

    “看在你夸奖我的份上,走吧,我们练剑去。”

    “啊?这……”

    不容方舟说话,小兰毫无顾及的拉着他的手便往屋外跑。

    “慢点慢点,要练剑可以,我有言在先,输了可不许哭。”

    “谁会哭了,这话该奴家说才对。”

    这小丫头,虽然有时候会不分好歹,却是个直率的女孩子,天真烂漫的很。

    方舟随即拉开架势,一招一式间,两人缠斗在一起,居然也是难解难分。

    看着他们两个,方羽冲着妻子使了使眼色。诗妍会心一笑,留下些银两,嘱咐两人等一会饿了自行去买吃的,然后随官人一起出门逛街去了。

    许是兵荒马乱的缘故,街上的行人并不算多,大多行色匆匆。

    “官人,奴家想做些小衣裳。”

    “正好,我也想给娘子做几件贴身的内衣。”

    “奴家有内衣,如何还要做?岂不浪费钱财?”

    “我要做的内衣,可比你的大不相同。美观又性感,而且很舒适。”

    “官人,何谓性感?”

    “衣裳,不只是用来穿的,也并不只是用来保暖的,更不只是用来遮羞的。外面的衣裳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美丽大方的感觉,而里面的内衣么……”

    “如何?”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来到裁缝店,方羽让裁缝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二十件大小不一的小衣裳。然后让裁缝找来上好的丝绸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几条系带式的内衣和内裤。

    “不行,太大了,再小一点。”

    “客官,再小就没了。”

    裁缝惊奇的望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客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客人,这么小的衣裳。

    “我付你银子,让你小就小,哪里来的废话?”

    “是是是……”

    “这二十件小衣裳是给未来的孩子用的,我明天来取。至于其它的,我等下就要。”

    “这如何来得及?”

    “来不及,我便不要了,你也赚不到银子。”说着,他将十两银子放在柜台上。

    “明天此时,我来取衣裳。多余的算是你的辛苦费。如何?”

    小镇生意本来就不好,加上如今兵荒马乱的,生意显得更是冷清。如今有贵客到,怎能让银子溜走?就是把眼睛戳瞎了,那也得接这生意啊。

    “客官既然如此豪爽,这生意便接了,就依照客官所言,明天此时此刻来取衣裳。”

    方羽大笑着,拉着诗妍去吃早餐。

    他点了一只鸡,一条鱼,二两牛肉,三角酒,一碗面。

    他将面端到自己的面前,将一只鸡和一条鱼,送到诗妍的面前。

    “娘子为我生儿育女,甚是辛苦,如果吃不饱,接着再叫,不用为我省钱。”

    “嗯。”

    说句实话,她早已经肚子饿了。这段时间以来,不知怎的,感觉消化得总是特别快,吃下去还没多久,便感到肚子饿了。

    他们两个吃的倒是挺欢,小兰和方舟却出了些小意外。

    两人打斗的正欢,早已经埋伏在暗中窥探已久的杨飞突然窜了出来。

    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如今见到方羽和诗妍出了门,望着石桌上十两白银和十两黄金,心中寻思着这便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身材本身就矮小,加上动作灵活迅捷,这突然窜出来,简直就像一个黑色的小豹子。

    眼前只感觉有条黑影一闪!

    银子没了。

    黄金没了。

    “有贼!”

    小兰大叫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有贼吗?特么的,我怎么没看见?但是石桌上的金子和银子没了,这不是贼偷的,又是哪个拿的?

    “抓贼!”

    岂有此理,偷东西偷到我家来了!他大吼一声,随着小兰一起追了出去。

    一个矮小的身影在前面没命的跑,一男一女在后面疯狂的追,在大街上组成了一幅奇特的画面。

    跑的比兔子还快!特么的,老子让你跑!方舟捡起地上的石子运起内力掷了过去。

    “啊哟!”

    杨飞一个踉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想站起来再接着逃跑,却被随后赶来的小兰追上,冷冰冰的剑锋立刻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你个窃贼,交出来饶你不死。”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女侠饶命,女侠饶命,下回再也不敢了!”

    杨飞不停的颤抖着,哆哆嗦嗦的往怀里去掏银子,另一只手却从身后悄悄的摸出了一把匕首。

    小兰刚伸手接到银子,杨飞突然头一歪,同时左手扣住她接银子的这只手,右手突然抽出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她的胸口刺来。

    如此近的距离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小心!”

    说是迟那时快,方舟一个健步冲上去,用左手紧紧的护住了小兰的胸脯。

    匕首扎进了方舟的手背中,顿时鲜血直流。他咬着牙,反手刺出一剑。

    杨飞一个机灵,向后一个翻滚躲了过去,撒开两腿接着再跑。

    小兰惊呆了,从来没有哪个男子能够如此奋不顾身的保护她。

    “你为何要替奴家挡这一刀?”她傻傻的问。

    “这回我真要说对不起了。”他疼的呲牙咧嘴,却仍然没有忘了开玩笑。

    “这是为何?”

    “因为这次,我真的摸到你了。”他已经疼的满头大汗。

    “可要不是你,恐怕奴家就被那个窃贼捅死了。你为何这么做?”

    “为了你,死又何妨?”

    话音刚落,他暗暗的佩服起自己,怎么突然之间蹦出一句这么有哲理的话?

    “谢谢你。”小兰的脸上莫名的一红,语气突然间变得格外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