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64章 逍遥又快活,美人终有喜
    “一刀天”老黑乐呵呵的将语嫣扛在肩膀上,临走前撂下一句话:“除了这两个小娘子,其他人按照老方法办!”然后独自上了二楼房间。

    小二有些不满,这么好的美味佳肴他却一人独享,实在太不仗义了。然而他只能将不满放在心里,言语中不敢透露丝毫的怨气,十分痛快的应了一声,扛起昏迷不醒的方羽就往屠宰场走去。

    老黑将语嫣狠狠的丢在床榻之上,只见她衣衫敞开处,酥胸毕露,胸前的两团肉好似有灵气一般,不停的蹦跳着。他盯了半天,恶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女子,美貌得实在让人无法抗拒。

    但是下面还有一个小美人呢,不如抱上来一并玩耍一番,岂不更加快活?

    这小美人身材虽然不及刚才的美人一般诱惑难挡,却也是万里挑一的佳人,更重要的是,这小美人的肌肤有一种其他人无法相媲美的白嫩。

    当他抱着圆圆走到房间的时候,突然之间,从房门口窜出一个人来,几乎与此同时,扛在肩膀上的圆圆突然伸手一点。

    老黑纵然反应再快,要同时面对两个人的进攻却是万万来不及,全身一麻,还没来的及说话,瞬间便不能动弹了。

    老黑瞪着眼,微微张了张嘴,眼神中充满了惊愕与不可思议。语嫣冲着圆圆眨眨眼,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他丢在床榻之上。

    一不做二不休,圆圆出手一点,戳中了老黑的“气海穴”。“气海穴”是学武者严禁触碰的穴位,此穴位一旦被戳中,轻则浑身的功力毁于一旦,如同一个常人无异,重则危及生命。

    “我去看看哥哥。”圆圆说了一声,蹦蹦跳跳的转身而去。

    “我们本无冤无仇,倘若你好生待客,不至于此,你且再床底下待着吧。”说完,她将老黑一脚踢到床底下。

    待语嫣下楼时,众人都已在桌前等候,正正取了酒菜,大家酒足饭饱后便各自回房歇息。突然之间的反客为主,让方羽有些惊讶,按理说,这个“一刀天”老黑应该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他低头一看,果然见到老黑绝望的瞪着双眼滚在床底下。

    为什么不把他弄出去呢?一来动静太大,怕影响了其他人,二来双方实在也并无深仇大恨,就这样杀了他也太不人道了。

    武功都已经废除,这个惩罚对他来说也许太大了点,但事情已经发生,那就让他躺在床下吧,等二十四小时过后穴道自行解开,那时候,大家都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相公,旅途劳顿,不如早点歇息吧?”说着,语嫣温柔的替丈夫脱靴履,叠袍衣,阁幞头,挂腰带。

    “我替娘子宽衣。”

    夜久更深,情急意密。鱼灯四面照,蜡烛两边明。但见方羽深情款款的替妻子施绫被,解罗裙,脱红衫,去绿袜,但见语嫣花容满面,香风裂鼻。

    语嫣含情脉脉,心去无人制,方羽亦情来不自禁。两唇对口,双臂环绕,香舌缠绵,互相追逐,双双倒于床上。

    除却外衣,只见语嫣玉体横陈,轻纱蔽体,风光隐约可见。一半羞涩一半期待中,等了许久,却不见他丝毫动静,正在奇怪之时,忽闻耳畔传来轻微的鼾声。

    他居然倒在一边睡着了。语嫣轻轻的娇嗔一声:“睡着前还要占些便宜,真是讨厌死了。”翻身盖好被子,沉沉睡去。

    天快亮的时候,她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了自己,睁眼一看,只见方羽披着外衣正在他的身后摸索着。

    她娇羞道:“睡醒了就想着讨便宜啦?”

    他紧紧地将她拥抱,那份久违了的被拥抱的感觉,顿时让她沉迷沉醉痴恋的不再去细想,渴望的激情在此刻瞬间被点燃。

    轻纱轻轻褪去,但见草木芳丽,云水容裔,嫩叶絮花,香风绕砌。他暖暖的呼吸如同阵阵春风,心湖不知不觉的吹开,泛起阵阵涟漪。

    山峰上,森林里,堡垒中,春风拂过,渐渐的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她含娇含笑,美丽双峰傲人挺立,似乎渴望孕育新生命。

    他情不自禁的赞叹着:“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

    她娇嗔道:“还不赶紧来,你居然还有心情吟诗作对么?”

    “这床怕是不牢靠,不如躺地下吧?”说着,他将被褥平铺在地上。

    “你真要这样做么?可是……”话未说完,她便被抱起放于被褥之上。床底下的老黑瞪着双眼,眼神中充满惊异。

    赤身.裸.体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近距离的窥视,语嫣瞬间满脸通红,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语嫣又羞又急的轻唤:“他在偷看呢……”

    “不要理会便是。”说着,她的嘴又被堵上了。

    老黑愣愣的窥视着,这么明目张胆还真是让他惊掉了下巴。只见眼前的美女身材修长而又曼妙,苗条而又高挑,肤若凝脂白玉,冰肌藏玉骨。肩若刀削,腰若扶柳,眉如翠羽,口如含贝;不施粉黛,不食五谷,不食人间烟火,如画中走出的人儿一般,顾盼生姿,让他惊为天人。

    再看语嫣,长发如瀑,空谷幽兰,绝世仙葩,丹唇,琼鼻,玉颊,雪白酥胸上的玉女山峰,如新生婴儿,饱满高耸。

    “看够了没捏?都要羞死人了。”

    方羽惊叹一声,道:“娘子这般美貌动人,看一辈子都不够。”

    “可是,也被床下的那人瞧够了。”

    “休要理睬,我们忙我们的,对了。娘子,我忽然想到一首词,念给你听听。”

    “讨厌,这时候了,还念啥诗词呢!”

    方羽哈哈一笑,自顾自的吟诵道:“拥雪成峰,?迪阕髀叮?鹣笏?椋?氤醵悍槛伲?炻〗テ穑?邓┖焱啵?朴腥晕蓿?姆⒛衙瑁?ν纺?龋?锼??癜子穹簦?怪?瘢课蚀酥凶涛叮?梢怎??!

    这首诗词听得他说起过,语嫣顺口接道:“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原来娘子记得。”

    语嫣轻声低语:“思君一往,望君唯叹。已非完花,心却依然。”

    方羽道:“这位兄台,我们要开始做功课了。”

    语嫣像两片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她两颊瞬间绯红,当他伏下身的时刻,她一双秀腿如窗外的常春藤一般攀援在丈夫的身躯上。

    一声闷哼,她顿时一脸的娇羞,宛如城市边缘点缀着的羞涩的红叶。

    柔和的春风过后,便是一阵惊涛骇浪。那气势磅礴,汹涌澎湃的来势汹汹,无不惊心动魄,胆战心惊。

    一朵浪花,一个跳跃的音符,一排浪花,一组激昂的旋律,一海浪花,一个欢乐的生命。

    云散了,雨住了。

    被暴风雨压弯了腰的花草儿伸着懒腰,宛如刚从梦中苏醒;躲藏在芳草间的水珠闪闪熠熠,如断线的珍珠,闪烁着动人的光华。

    一股清香迎面扑来。她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经过一番云雨的滋润,舒枝展叶,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老黑睁大了眼睛,完完整整的欣赏完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心潮澎湃,可无奈穴道被封,只有干瞪眼的份。

    待穴道解开后,他慌不择路拔腿就跑,什么美人,什么金银财宝,统统滚一边去吧,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

    这“老黑客栈”自此从江湖上消失,“方圆客栈”再次出现江湖。这反客为主有些突然,但这有什么要紧呢?武林争斗,从未停止,弱肉强食是不变的真理。

    这是一个风和日暖的晚春。彩垂珠的帏帘挂在闺阁的门窗上,林子里的黄莺相对鸣唱,屋檐下的燕子在接翼交尾。

    早晨卷起了罗帐,晚上又在香炉中加添了燃香。在香气袅袅的气氛中,语嫣温柔娇羞,情意绵绵和丈夫同床共眠,他们先互相拥抱在一起,含唇嗍舌,发出令人心动的啧啧声……

    他们在花间散步,相偎相依,方羽还拉着语嫣的纤纤素手,难分难舍。

    圆圆那红若牡丹般的口唇在微笑时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拖着五光十色的长裙,走起路来似仙女下凡,袅袅婷婷,说起话来温柔婉转,娓娓动听,尤其那转身回眸一笑的神韵,就是狂奔的天马也会为之驻足停步。在这样的美人面前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呢?

    大院深房之中挂着红色的窗帏,翠绿色的帐幔遮蔽住窗前透进的日光,投在席上形成斑烂的花影。垂柳在莲池边摇曳,那多姿挺拔的葵花,将身影和花香散进了帐幔;这一切多么令人舒适惬意啊!

    在这样的环境和气氛中,语嫣更显得窈窕可爱,美丽动人。只见她和圆圆轻轻的移动脚步,舞动腰肢,显得是那样逍遥轻柔,随意自然。

    夫妻两个时而互相对摇着扇子,玩弄着随手折来的花枝,说说笑笑,走上台阶,留下一路香气和笑声;进入筵席时,有音乐伴奏,在水中嬉戏时,如同一对鸳鸯;同床共被时,又如绣房中的鸾凤。

    不知不觉间,大家在这里生活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经过方正的妙手回春,陆飞已能够脱拐行走,虽然功夫已废,但是他在语嫣的启发下,另辟奇径,对武学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这天晚上,语嫣羞涩而又幸福的依偎在丈夫的身旁,低声道:“亲爱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们要走了吗?说实话,还真有些舍不得。”

    语嫣笑笑,摇摇头,道:“比这个还要好的消息。”

    见丈夫有些疑惑,她娇嗔道:“你播种下的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

    “真的?”方羽一愣,继而开怀大笑起来,兴奋的抱起了语嫣,满院子飞奔。

    语嫣搂着丈夫的脖颈,笑着:“跑慢一点,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