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48章 梦断五台山,擒贼先擒王
    随着如烟断断续续的哭诉,一幕幕的场景渐渐的完整起来。天山以剑法名动天下,其中尤其以软剑著称。

    四师妹如烟在十个师一兄弟中是唯一的女弟子,也是人最美、悟性最高、最受师傅器重的徒弟。软剑剑法出神入化,让师兄弟们叹为观止,师傅司徒空更是有意将衣钵传给她。

    就在她前程一片大好之时,那天晚上,她独坐闺房,望着繁星满天发呆。突然,陆飞出现在她的面前,这让她欣喜不已。当他说出想和她远走高飞的想法之时,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谁让他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呢!但是,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使得他老人家一定伤心欲绝,于是她提笔疾书,留了一封信。

    师傅:

    见字勿念。

    谢谢您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我没齿难忘,如今徒儿要跟着朝思暮想的人走了,请恕徒儿不孝。若有来生,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我与阿飞原本是邻居,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玩耍,一起读书写字,一起扎马步练功,在我心里,早已经视他为这一辈子非他不嫁的人。

    我与阿飞承诺过三年誓约,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彼此不联络,不见面。若是三年后,心中还有对方,我们便永远在一起。算了日子,今年此时,正好满三年,他的如约而至,怎能不让我欣喜万分!

    所以,师傅,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里,如何的生活下去。这一辈子,不求他功名利禄,不求大富大贵,我们心中有对方,便已足够。

    我不后悔这样的选择,所以,师傅,对不起,我走了。茫茫江湖,天大地大,他去哪儿,我便跟随他去哪,即便是风餐露宿,也是一种幸福。

    师傅,请不要来找我,不要挂念我,就当没有我这个徒弟吧。

    如烟,泣笔。

    第二天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司徒空勃然大怒,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弟子做出这种出格之事,绝对不行!

    那时候陆飞还没有创建飞天派,但是天山派已经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他只能带着如烟四处飘荡一阵,而后落脚五台山,创立了飞天派。

    司徒空凭借着他江湖上的威望,在陆飞开山立派的当天,亲自上门来兴师问罪。哪知,刚到达五台山,便碰到了陈焕上山拜师学艺。

    “好你个陆飞,不但抢我爱徒,还在这里开山立派,你还要脸不要脸?今日你若不把爱徒交给我,休怪我翻脸无情!”

    “如烟是我的妻子,也是你的徒弟,我们谁都没有错,不妨就让她自己做个选择。如果她跟你走,我无怨无悔,绝不强留;但倘若她愿意留在我身边,我愿意用我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

    听到这里,正正拍掌赞叹道:“这个陆飞真是热血男儿,敢作敢当,敢爱敢恨,如何不能让年轻女子喜欢上他!”

    “我就不喜欢他。”语嫣笑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让陆飞和方羽这两个男人让我选择一个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方羽,知道为什么吗?”

    兄妹俩疑惑的摇了摇头。

    语嫣道:“因为,一个好男人,是不会为难自己的女人的,他永远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做艰难的抉择。”

    如烟叹了口气,道:“还是女人了解女人。我当时听到他这样说,我十分的生气。我把我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他,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相信我。”

    结果正如语嫣的预料,如烟十分的生气,她的这个愤怒让陆飞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尽管后来没有跟着师傅走,她却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好几天。

    这期间,陈焕经常来劝她,不停的开导她,讲各种各样的笑话逗她。终于,她不再生气了,和陆飞重归于好。陈焕也因此获得了陆飞的器重。

    于是,陆飞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陈焕。谁知道,陈焕是个白眼狼,在陆飞的饮食中下毒,致使他终身瘫痪,而后又逼迫他退位,他自己当上了飞天派的掌门。

    他害怕飞天派弟子不从,便将陆飞关押在秘密的山洞里。如烟几次想营救陆飞,都无功而返。在最后一次设法营救的时候,她不小心暴露了身份,被陈焕活捉。陈焕见他美貌,便强行占有了她。

    不仅如此,他还暗中和天山派司徒空勾结,江湖中的名门正派,都遭到他们的毒手,每次消灭一个门派,便将他们的秘籍据为己有。期间,他得到一本武功秘籍,采阴补阳术。吸取女子的元阴,来达到他增加功力的目的。年轻的女子、年长的婶婶、甚至连十来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如今的陈焕,早已经成了武林霸主,只要他一声号令,江湖中的武林人士莫敢不从。

    如烟被关押在铁笼里,整日整夜的被他玩弄,生不如死,第二年,她便生下了一个男孩。陈焕大喜过望,取名陈冲。

    如烟延续了陈家的香火,这让陈焕十分满意。事已至此,她已万念俱灰,只好听命于陈焕,任由其摆布了。

    而他给出的一个条件就是:只要自己永远的顺从于他,便饶陆飞不死。

    她只好含泪顺从,白天,替陈焕杀人,给他捉女子来让他享用,到了晚上,自己还得小心翼翼的伺候他。

    心力交瘁、愁绪万千之下,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陈焕心生厌弃,便让她远离陈冲,晚上也不要她来相陪了,每日只帮她捉人上山就好。

    终于,他的这种做法让两个人看不下去了,那便是杨开和叶凯。据传闻,这两人十多年前和“剑帝”在华山之巅的一场决战,让人惊心动魄,由此可见,这两人的剑法非同寻常。

    可是在陈焕的手里,却走不过三招!杨开和叶凯输的心服口服。陈焕便给他们两个选择:要么死,如果选择死,那便五马分尸。要么归顺于他。如果归顺于他,享不尽的金银财宝,荣华富贵。

    岂知,这两位一代大侠居然是贪生怕死之辈。然而这个时候,朝廷中有个叫卜难的人不知道怎么居然联系到了陈焕。

    这个卜难来的第一天,便送来了十箱金银珠宝,说是顺路过来,只是探望。第二天,他又送来十箱金银珠宝,说是返回,正好路过。陈焕见这个人慷慨大方,知道他来头不小,便打开山门亲自出来迎接。两人一来二去,很快热络了,最后,居然成了朋友。

    后来,卜难写信给他,说遭人暗算,被砍了一条手臂,请求帮助。陈焕二话不说,便命杨开和叶凯前去给他报仇。

    “只是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被弟妹所杀。”

    正正道:““我母亲的功夫可非同一般呢。”

    “正正,不要插嘴。”语嫣轻声呵斥着,“驾好你的马车。后来呢?”

    陈焕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非常的震惊。他说,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他找到如烟,对她说,只要能杀了金语嫣,不管是公平决斗也好,还是暗算下毒也罢,带着她的人头回来,便放了她和陆飞。

    方羽问道:“可是你为什么又要见了貌美的女子割花她的脸呢?”

    如烟答道:“我那是在帮她们。”

    “此话怎讲?”

    “陈焕采阴补阳的次数越多,功力便越强。到后面,他也渐渐的感到有些厌烦了,便提出一个要求,只要貌美如花的女子。”

    方羽道:“所以你就特意刮花年轻女子的脸?”

    如烟道:“虽然毁容了,但是却保住了她们的贞洁。”

    语嫣叹了口气:“没人会感谢你的,她们反而会更加的恨你,你这是又何苦呢?”

    方羽道:“嫂嫂的良苦用心和忍辱负重,让兄弟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已经没有任何脸去面对陆飞了,请你们一定要帮我转告他,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他的妻子。”

    “嫂嫂,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有任何问题,任何困难,我们都会一起帮你的。”

    正正插嘴道:“是啊,面对困难不能选择逃避。”

    “我已不是清白之身,又有何脸面去见他?”如烟掩面而泣。

    方羽道:“嫂嫂莫哭,为今之计,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

    如烟近乎绝望的说道:“陈焕势力广大,又和朝廷互相勾结,要想轻易的扳倒他,谈何容易。”

    “陈焕应该不认识我家娘子,我们可以利用这一天给他来一个出其不意。”

    如烟一愣:“此话怎讲?”

    方羽道:“我先来问嫂嫂,你觉得我家娘子脸蛋如何?身材如何?”

    如烟道:“任何人见了,即使是是一位女子见了弟妹,她也会心动不已的,倘若是男子,没有一个人能抵抗得了她绝美的容颜。”

    方羽道:“到了五台山,嫂嫂便把我家娘子绑了去,我就在暗中保护。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我们里应外合,把这个武林的败类连根拔除!”

    如烟担心的说道:“行么?这万一不行,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语嫣微微一笑,道:“这个想法是好的。只是在这其中,还需要一点细节的变化。”

    方羽道:“请娘子赐教。”

    语嫣道:“陈焕如今是武林霸主,整个江湖几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我想,想要杀他的人,世界上总归还有的,他也得处处提防,不是吗?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好好的策划策划。”

    方羽点点头,道:“陈焕已非当年的毛头小子了,需要多加小心,想了万全之策才行,娘子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