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35章 铅华不可弃,庙宇藁砧归
    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最隐秘部位的标记,看来此人所言并无虚假。如果自己真是金语嫣,真的是他的娘子,为什么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呢。

    但是,他说自己竟然有一双儿女,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这也未免太离奇了吧。想到在贾青家里所发生的事,她又开始迟疑起来,难道,他也想占自己的便宜?但是自己隐秘处的标记,那是除了自己之外,谁也不知晓的,他知道的这么清楚,这又从何解释呢?

    “我需要静一静。”她轻轻地说着,纵身一跃,像只鸟一样,在空中展翅飞翔。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如今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他施展轻功,紧紧的跟随其后。

    庙,还是那处破庙。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先前一个人,如今,又是两个人。

    语嫣搁下宝剑,坐在草铺上自顾自的梳妆打扮起来:“你轻功不错,倒是能跟的上我。”

    “你在这里多久了?”他轻轻的问。

    她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身从包袱里取出一只已经烧烤好的野味,仔细的啃咬了起来。即便是有一些残存的碎肉不小心掉了下来,她也及时的捡起来吃了。

    看见他盯着自己,她突然说道:“要吃鸡吗?我可以分你一点。”

    他点点头,含着泪,哆嗦着伸出了手。语嫣撕了一块鸡腿给他,两人坐在草铺上,面对着面吃着。

    就着鸡腿,和着眼泪,他边吃边说道:“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吃过了东西,该走了。”

    “嗯。”他抹着嘴巴站了起来,见她仍然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不由得有些奇怪,“你不跟我走吗?”

    “这里是我的家,我为何要跟你走呢?”

    “如果你不想走,那我也不走了。”他重新坐了下来。

    还记得我们野外的茅草屋吗?还记得,我们被通缉的时候,曾经到过这里的吗?你看那边的海捕文书,尚且还在。如果你这些都已经不记得,没关系,我会永远陪着你,直到你什么都想起来。

    “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这世界上,我只对你一个人好。曾经,你不远万里,不畏艰险,来到美国;曾经我们夜袭吐蕃,大杀四方;我们有过快意江湖,亦有亡命天涯,这些,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说到这里,他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她的回答简直让他欲哭无泪:“你的故事真多。”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故事,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经历。我们在这经历中成长,互相信任,互相扶持,彼此依靠。那么多美好的记忆,你难道一点都不记得了吗?你真的舍得忘的干干净净吗?”

    “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他简直要晕倒了。说了这么多掏心肺腑的话,结果就是两个字:白搭。

    他突然轻声说道:“别动,你头上有只虫子。”

    “有吗?”

    他缓缓伸出手,其实她头上根本没有什么虫子。在即将触碰到她秀发的时候,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中了她的穴道。

    她顿时浑身动弹不得,不由得呆了一呆:“你……”

    “既然你这些都已经不记得,那么,接下来的这个你总应该有印象吧。”

    说着,他的手突然戳中了她的归来穴,随即手掌轻附其上,丝丝的暖流通过她的丹田,缓缓的注入到方羽的体内。

    “卜难!方羽对你跟重如山,你却恩将仇报,我不会放过你!”语嫣顿时花容失色,惊恐的大叫起来。

    见她想起来了,方羽突然收手,然后从身上扯下一块碎布,蒙住了她的双眼,轻轻的将她放平在草堆上。

    “你……”

    她的话还未说出口,嘴巴已经被他严严实实的堵住了。紧接着,身上的裙裤尽褪,一具光洁诱人的胴.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铁六!你竟敢轻薄于我,小心我剁碎了你!”语嫣羞愤的泪水夺眶而出。

    方羽不说话,找来一根绳索,一咬牙,将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只见语嫣浑身被捆成了一团,像个桃子,而他手里的绳索却还在不断的收紧,强大的压力使她被迫蜷曲成了一团。

    “不要……求求你……”语嫣呼吸开始困难起来了。

    他心肠一狠,绳索在他手上再次一紧,顿时她的整个颈部几乎触碰到了脚跟,成了一个大写的“O”字形。

    “赵天霸……张阿狗……你们……你们……老公,救救我……”她痛苦的呻.吟着,呼吸的困难让她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

    他再也不忍心尝试下去了,立刻给她送了绑,并且解开了穴道。“啪”的一下,方羽的脸上瞬间火辣辣的疼。

    “你滚.蛋!你怎么如此待我?”说着,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瞪着眼,眼里充满着泪花:“说好你要爱我一生一世的,说好了我们永不分离的。你怎么如此狠心?”

    他摸摸自己的脸,试探性的问道:“你记起来了吗?”

    “我记起什么了?你在说什么?”

    “你告诉我,你是谁?我又是谁?我们的孩子叫什么?”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我突然有点转不过弯来了,脑子好像是有点糊涂了。”方羽盯着她的胸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语嫣羞涩一笑:“从松州城的那个夜晚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些年了,你还没看够吗?”

    这好像她记起来了。这是记起来了吗?他不能够确定,所以,他再次试探性的问道:“刚才我如此对你,你怎么向你的相公交代?”

    “真是讨厌。我老公不就是你吗?”她伸出玉手,在他的额前试探了一下,“没发烧呀,怎么尽说胡话呢?”

    “你想起来了吗?你真的想起来了吗?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感谢苍天!苍天有眼!”这一瞬间,方羽激动得热泪盈眶,瞬间跪倒在地,对着外面的夜空不停的磕头。

    语嫣颤抖着嘴唇:“老公,你是我老公。我们有两个孩子,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这里,我爱你们,更爱我的家。”

    “老婆……”

    “老公……”

    风雨交加的夜,破败不堪的庙宇,在这个熟悉而又难忘的地方,两人热烈相拥。

    “老婆,你知道吗?为了找你,我把能卖的都卖了,这一年多来,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差点就崩溃了。”

    “谢谢你,坚持不懈的寻找,谢谢你对我一往情深的爱。若不是你的坚持,就没有如今的我,今生无以为报,我只有更爱你。”

    “我不在的日子里,让你遭受这么大的屈辱,这么多的苦难。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那不能怪你。你已经提醒过了,是我疏于防范,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

    “老婆,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后,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了。”

    “老公,你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家里的事情交给我,我会打理好的,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老婆,还记得我们在这里做过一首诗么?”

    “当然记得了。”

    他轻轻的吟诵道:“是谁,在千年大唐里轻舞飞扬?是谁,在凝眸处醉无胭脂泪裳?是谁,在风花雪月中诉说忧伤?一袭浅香不知打搅了谁的梦中记忆?烟雨迷蒙,又上演着那一幕离合悲欢?兀自徜徉在唐朝似画如诗的烟雨中。”

    语嫣躺在他的怀里,接着吟诵下去:“是谁,在朦胧的烟雨里,斑驳了诗意,焚一炉思绪,暖三尺深寒?又是谁,跟随着浮云浪迹,沧海觅尽,万世飘零,续写传奇?”

    方羽突然将那滚烫灼热的嘴唇紧紧的压在语嫣温软薄嫩的双唇之上,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就在一瞬间,语嫣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出口。

    她顺从的轻启玉唇,同时双臂环绕住他的脖颈,激烈的回吻了过去!

    千娇百媚中,语嫣裙裤尽数被褪下,花钿皆弃,风光尽露。

    “我可以么?”

    “我是你的人了。”

    他低下头,将脸埋进玉女峰中,顿觉雪腻酥香花枝颤,不禁轻添葡萄紧酥胸。汗光点点中,两人合二为一。

    她感受到了他的温柔,浓浓的爱意化作柔和的春风,渐渐的,放下所有的矜持,莺声呖呖中,嫩蕊娇香蝶恣采。

    “老公,能不能停一下……”她喘着气。

    “宝贝儿,貌似停不下来了。”

    语嫣咬着牙,急急的说道:“停一下……停一下!我好像听到外面有声音,怕是有人闯进来了……”

    “外面大风大雨,这个破庙,此时此刻又有谁会来?定然是你听错了。”说着,他继续勤劳的开垦着良田。

    这时候,一声长长的马嘶声透过风雨的夜晚飘进了这个破庙里。

    “外面真的有人。我真服你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够听见外面的响声。”方羽大吃一惊,两人立即分离,抓起衣服,不由分说的拉着她躲到了佛像的后面。

    刚站定,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屋外突然冲进来一队人马,领头的,正是那个千刀万剐的卜难。两人一见,不由得气的浑身颤抖。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方羽的脑袋“嗡”一下,顿觉气血上涌,手中的宝刀一紧,正要冲出去,却被语嫣拉住了。

    只见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努了努嘴。方羽这才恍然大悟,刚才躲避的匆忙,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自己是个男人,就这样出去倒也不算什么,可是语嫣是自己的女人,让她浑身赤.裸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却是万万不能的。这么想着,果然,杨开和叶凯跟着进来了。

    卜难道:“师傅,人跑了。”

    杨开“哼”了一声,道:“包袱还在,想必人并没有走远。”

    叶凯点点头,道:“以我看,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走,而是在附近躲了起来。”

    卜难觉得言之有理,上前仔细的搜索包袱,除了几件破旧的衣服,还有半只未吃完的野味之外,一无所有。

    语嫣的嘴角扯起一抹嘲笑,悄悄的摸出了《万剑归宗》。这个卜难,定然是打着它的主意。

    “师傅,你说的万剑归宗不在这里。”

    杨开道:“那小娘子手中的剑,老夫认得,断然不会弄错。”

    叶凯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也许她只是在偶然间得到那把剑而已,至于剑谱,也许早已被剑帝焚毁。”

    杨开道:“无论是剑,还是剑谱,都是剑帝最得意的宝贝,他又如何舍得焚毁?倘若真是如此,那倒也罢了,就只怕那小娘子,习得武功,那便大大不妙了。”

    叶凯道:“即便如此,那也不用慌张。万剑归宗,剑法奥妙,又岂是一年半载所能领悟到的。”

    “师傅,徒弟倒有一计可以迫使那小娘子现身,从而斩草除根。”

    杨开道:“徒弟有何良策?”

    卜难你的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我们可以绑了她的家人,以此要挟,她一定会现身。”

    叶凯道:“那小娘子不是失忆了吗?如何还记得她的家人?”

    卜难道:“纵然她想不起来,那个方羽一定知道。我知道二位师傅武功卓绝,这些人的功夫在你们的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俗话说的好,少一个对手便少一个敌人。日后,纵然那小娘子学成了万剑归宗,你我三人合力,定然将她手到擒来。”

    杨开大笑道:“此计果然够毒辣。”

    叶凯道:“这样也好,倒也省去了不少的气力。况且,如今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尚且不知那小娘子学到了万剑归宗多少功夫,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不如就依照徒弟所言行事吧。”

    等他们走了之后,两人匆忙的穿上衣服。事发突然,两人再也无暇顾及儿女私情。无论如何,必须赶在他们前面,否则全家定然遭到不测。

    “老公,他们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地方?”

    “有好几次,我们都想搬家。长安,人多是非多,皇宫贵族,朝廷内斗,错综复杂。可是迟迟找不到你,怕搬了家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老公,带我回家吧。”

    她娇羞轻语,两人十指紧扣,仿佛热恋中的恋人一般,在磅礴大雨的夜里,朝着家的方向疾掠而去。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找不到你的这段日子里,我们晚上都早早的关门打烊,都住在了我的府里面,四周都有守卫层层把关,防守甚严,为的就是卜难的突然袭击。”

    “不要说话,跟上我的节奏,我们快些回家。”

    “怎么,你还怕我跟不上你吗?”

    她娇羞一笑,道:“你刚才用力过度,现在我能感觉到你有些气力不济,还是我来带你一段吧。”

    “我刚才是很用功,你不也是很用心的感受吗?我就不信了,你的大腿一点都不感到酸?”

    “有一点。”突然她嗔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个?快些回家吧!”

    他能想象到,当他领着失踪好久的妻子出现在家人的面前时,那该是一幅怎样激动人心的场面?

    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躲过这一波的劫难。两人心里非常的明白,这要是出现一点点的闪失,全家便会遭到灭门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