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26章 正圆大酒楼,天下第一宴
    唐太宗李世民来了,这还了得!暂且不说他来此的目的是什么,这微服私访,别的地方不去,直奔松州,恐怕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看见方二海胆战心惊的样子,王晴笑着说道:“满汉全席的时候也不见你这般紧张,怎么一见到皇帝,就害怕成这个样子?”

    “这哪能跟满汉全席的时候比?你忘了宋徽宗吗?把我足足困在皇宫的厨房里五年啊,差点没把我憋死!我在想,这天底下的皇帝,应该都是一个德行吧。”

    语嫣笑了笑,道:“爸,宋徽宗哪能跟李世民相比?我听我老公说,李世民是历史上难得的一个好皇帝。政治家、军事家、书法家、诗人。即位为帝后,积极听取群臣的意见、努力学习文治天下,有个成语叫“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就是说他的,他成功转型为中国史上最出名的政治家与明君之一。”

    “是吗?他不是来抓我的吧?”

    “爸,你又没犯什么错误,他干嘛要抓你呀?再说了,抓你还用得着他亲自动手吗?还需要他微服私访吗?”

    方二海仔细想了想,也对。我本布衣,来无牵挂,又一无所有,他也犯不着来抓我。那么紧跟着问题就来了,他无衣服出巡,到此松州,究竟意欲何为呢?

    “爸,我老公说,这个唐太宗李世民开创了历史上的‘贞观之治’,经过主动消灭各地割据势力,虚心纳谏、在国内厉行节约、使百姓休养生息,终于使得社会出现了国泰民安的局面。为后来全盛的开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将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推向鼎盛时期,我老公说了,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皇帝呢。”

    方二海叹了口气,道:“请问你老公是谁?”

    “我老公是方羽呀。”说着,语嫣俏皮的做了个鬼脸。

    王晴笑着说道:“一口一个‘我老公说’,都快要被你们俩甜死了。”

    “妈!”语嫣又开始撒起娇来。

    王晴道:“行了行了,我受不了你这一套。你放心吧,你们石头后面的秘密,我会永远替你们保守的。”

    方二海一愣,疑惑的问道:“石头后面有什么秘密?”

    语嫣微微一愣,白嫩的脸蛋“唰”的一下红了,嗫嚅着说道:“妈,你说什么呢!”

    王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担心其他人会看到,害的老娘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得替你们把风。”

    方二海追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语嫣红着脸,低声说道:“妈,你……都看到了?”

    “妈知道你们两个十分恩爱。可是这种事情,也要注意着点。你们不害臊,我都觉得难为情,倘若再有下回啊,我就不管你们了。”

    语嫣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直接钻进去,简明扼要的让方二海上几个菜到房间里来,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方二海顿时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哈哈笑道:“老太婆,这种事情你还是少参与为好。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你我永远都不会懂的,就随他们去吧。”

    “我看,这老二老三,都像你的脾气,满肚子的花花肠子。放着好好的床不去,偏偏要去荒郊野外。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问我啊,我问谁去?我可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可规矩着呢。”

    “你要是能规矩啊,母猪也能上树。”

    “你上树了吗?”

    “我又不是猪。”王晴愣了一下,继而嗔怒道,“好啊,你个死老头子,你竟敢骂我。”

    方二海仰天大笑一番,趁其不备,突然在王晴的脸上“啵”的一下,狠狠的亲了一口。

    “你个死老头子,羞不羞,丢人不丢人?小的不正经,老的也不正经。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方二海又是一阵大笑。突然,他板起面孔,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了,我们不要闹了,言归正传。把我昨天晚上准备的那道菜,给皇上端过去。”

    “哪一道菜?”一时之间,王晴还没有明白过来。

    “还能有哪一道菜?当然是仙女瑶池舞。”

    “可是,这道菜你不是说王财主家预定的吗?等一会人家就要来提货了,你要给皇上吃了,那人家那边该怎么办?”

    “按理说,我是厨师,又是开酒楼的,对于政治,一概都不管。可是,这王财主是何许人?二子让我少和他接触。说明那个人不是一般的坏。”

    “那你还费尽心思,做这道菜给他?”

    “我是开酒楼的,有人买,我就卖。”

    “那你现在怎么又不给他了?”

    “他敢跟皇帝抢?头上有几颗脑袋?这一般的菜肴,在皇帝面前不好拿出手,那是看低了皇上。皇上是什么身份?能和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比吗?所以,咱能拿出手的菜,一定要绝无仅有。你去吧,我这里还有一道菜马上就要收工了,到时候,把它给王财主送去就是了。”

    王晴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端着这道“仙女瑶池舞”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共有三个人。一个是满脸胡须,却面容慈善的牛进达,一个是外表俊朗,威风八面端坐着的皇上,而语嫣此时正和他们两个人相谈甚欢。

    王晴一见,赶紧叩拜:“草民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必多礼,朕此番微服出巡,不想闹太大动静。”

    “谢皇上。”

    见到王晴进来了,语嫣赶紧起身,笑着向皇上介绍说道:“皇上,请恕民女介绍,这位,便是民女的母亲。”

    唐太宗李世民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可是给朕送菜肴来了?”

    王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看得出她心中万分的紧张,双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怕她有什么闪失,语嫣小心翼翼的结过来,突然看见外面的几行小字,不由得愣住了:这不正是那道仙女瑶池舞么?

    “快打开,让朕瞧瞧。”李世民显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语嫣微微一笑,指了指那几行小字。李世民这才看见:欲品此宴,先读此诗。

    还真没见过这吃菜,还能吃出这花样来。李世民狐疑的问道:“难道这里面有玄机?”

    语嫣站在一旁,笑而不语。

    “瑶池仙女舞翩翩,七夕牛女渡桥边。若是诚心扣许愿,志同道合结鸳鸯。”李世民话音刚落,突然,见到,外面的罩子在轻微的抖动,不由得大为惊奇。

    “难道这里面是活物不成?”

    语嫣抿嘴一笑,道:“皇上,你念诗,它便会动,不信,您接着再试试。”

    瑶池仙女舞翩翩,七夕牛女渡桥边。若是诚心扣许愿,志同道合结鸳鸯。李世民的兴趣一下子上来了,不由得一遍又一遍大声的朗读着。

    外面的罩子抖动的更厉害了,突然之间,它像花瓣一样,朝四面八方徐徐的散开。只见碗的正中央,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被四周的小花所包围着。随着汤水不断的沸腾翻滚,四周的小花也徐徐的散开。

    “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李世民不由得惊叹一声。

    然而好戏还在后头。随着周围的小花徐徐的绽放,这朵含苞欲放的花蕾也缓缓的绽放,露出了一个里面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美人”。

    “好精致的美人啊!”李世民又一声惊叹。

    这个“美人”身穿一身白色长裙,仔细一看,里面居然还有一件粉色的“内衣”,正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缓缓的旋转着。

    就在李世民一声接一声的惊叹之中,忽然汤水不再翻滚沸腾了,“舞池”中央的“美女”也不再翩翩起舞,缓缓的褪去了身上的“衣衫”,露出了玲珑的身段,果断的投身到这“江水”之中。

    就在李世民一声惊讶、一声感叹之中,一碗清澈的汤水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随着几行小字从汤水底部翻涌而出,顿时浓香扑鼻。

    “国势平顺复中华,泰安民生安华夏。民乐官稳兴和谐,安心社会平乱象。”

    语嫣微微一笑,道:“皇上,这四句诗的第一个字连合起来,就是:国泰民安。在皇上的英明治理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有如此英明圣断的皇上,实为百姓之福,大唐之福!”

    一见到此诗,李世民顿时龙颜大悦:“好诗,果然是好诗!这居然还是一首藏头诗,作诗的功力可见一斑!”

    李世民情不自禁的浅尝一口,顿觉鲜美无比,恍若清灵仙境一般,流连忘返,难以割舍,不由得由衷赞叹道:“此等美味佳肴,当属天下第一宴!给我取文房四宝来!”

    语嫣心中一乐,太好了,皇上要题词了。她赶紧将文房四宝恭敬的献上,只见李世民潇洒的一挥,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便跃然于纸上:正圆大酒楼,天下第一宴。并且毫不吝啬的在此上面签名盖章。

    李世民问道:“这道菜,是何人做的?”

    语嫣道:“启禀皇上,是我的父亲。”

    “把他叫来。”

    王晴哪里敢怠慢,赶紧将方二海喊了过来。方二海战战兢兢的站在皇上的面前,行礼参拜完毕后,心中七上八下的等待着皇上的训话。

    “不必紧张,朕并非要罚你,而是要重重地赏你。”

    方二海答道:“能够得到皇上的肯定嘉奖,已经是草民莫大的荣耀,哪里还敢要赏赐?”

    “朕来问你,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启奏皇上,这道菜名叫做仙女瑶池舞。”

    “上面的诗是你所作?”

    “启奏皇上,是我儿子方羽所作。”

    “就是那个松州知县方羽吗?”

    “启奏皇上,正是。”

    “他现在在何处?”

    “启奏皇上,他现就在门外等候。”

    “让他进来。”

    方羽应声而入,恭恭敬敬的行君臣之礼。动作很是标准,言语也是非常得体,李世民不由得赞许的点了点头。

    李世民微笑着走到窗前,轻轻的推开窗户,见到满池的荷花,不由得诗兴大发,转身对风语说道:“看着荷花,多美。爱卿不妨以它来做一首诗如何?”

    语嫣不由得吃了一惊,这首诗按理来说,难不倒自己的丈夫,可是如今是要给皇上作诗,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一个弄不好,这皇帝很有可能由喜转怒,甚至说不定还有掉脑袋的可能。

    望着窗外的景色,方羽想了许久,突然,深情吟诵道:“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

    “哈哈,好诗!”李世民情不自禁得拍案叫绝,“爱卿竟有如此才华,这方二海竟然有如此厨艺,好,实在是好!”

    突然,这个时候,门外边响起了一阵嘈杂之声,接着有人在楼下开始愤怒的吼叫着。

    “如何还不上菜?叫我等忍耐到何时!”

    “不上菜也便罢了,为何偷梁换柱?我看你这酒楼是不想开了!”

    方二海道:“皇上莫惊,草民立刻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他赶紧退出房门,却见到王财主在楼下竭斯底里的吼叫着。

    “王财主,请稍安勿躁,您要的仙女瑶池舞,因时间问题,尚未成熟。请于明日此时再来。”

    王财主指着方二海的鼻子骂道:“说好的今日为何又要我等到明日?你可是不守信用么!”

    “非也非也。只是这道仙女瑶池舞工艺复杂,耗时耗力,还请王财主见谅。”

    “我今日便要用,你却要我明日再来,究竟是何居心?信不信,我立刻叫你脑袋搬家!”

    “看我大唐,繁荣昌盛,国泰民安,一派繁华景象。我是酒楼做生意的,讲究的便是一个诚信二字。我今日答应你,明日此时此刻,我定然双手奉上仙女瑶池舞。同时,为挽回你的损失,我另外赠送你一道菜。”

    “就要今日!出你的酒楼恐怕也开不下去了。”

    语嫣问道:“父亲,如果抓紧时间的话还来得及吗?”

    方二海微微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就是双手双脚同时做,也是万万来不及了。”

    方羽道:“你若是打砸了正圆大酒楼,便是触犯了我大唐的刑律,我即刻拿你问罪。如若不信,你尽管一试。”

    “你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竟然口出狂言!”

    “松州,乃大唐的松州,皇上的松州。七品也好,九品也罢,一朝为官,终生为民!你竟敢对朝廷命官出言不逊,就凭这一条,我便可以拿你试问!但我有心放你一马,还不速速离去,不要自讨苦吃。”

    “你给我等着!待我告知张巡抚,定要扒了你的皮!”

    “楼下何人,竟敢如此放肆?”李世民不知何时满脸愠怒的站在楼上。

    王财主自然不认得此人,见到有人帮着这个七品小官说话,不由得将怒火转向了他。

    “你又是谁?莫非也是来讨骂送死的不成?”

    牛进达勃然大怒,正要出手,却被语我嫣轻轻的拦住了。

    “对付此人,何须哥哥出手?让小妹代劳即可。”

    说完,她轻盈的纵身一跃,王财主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美丽的人影依然飘到跟前。突然,两边脸庞奇痛无比,“啪啪啪”三下,打得王财主眼冒金星,踉踉跄跄地向后方倒去。

    “好你个泼妇,好你个贼人,你们给我等着。”说完,他连滚带爬的仓皇逃窜。

    方羽致歉道:“实在抱歉,被这贼人扫了兴致。”

    “无妨,天下总有一些不平之事。一路上,听闻了爱卿许多的丰功伟绩,到达松州之后,这才眼见为实。我差点听信了小人,冤枉了一个好官。”

    “皇上圣明。”

    方羽陪着唐太宗李世民一边说着一边下了楼,刚走到酒楼的门口,突然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威风凛凛、大摇大摆的走在最前面,身后屁颠儿屁颠儿跟着的,竟然是王财主。

    看这个人的装束,方羽心里顿时暗暗叹息。这级别,大了自己好多啊。他要是不来,也许官位可保,可是如今嘛,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