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13章 金国四勇士,紫宸殿比武
    自此以后,洛阳城内再无人敢来纠缠。得到了短暂太平的“正圆大酒楼”在大家众志成城的经营下,生意蒸蒸日上

    此时,宋徽宗的打扰也明显比往日少了许多。据方羽说,现在是公元1122年,也就是宣和四年,北宋这时候正出兵攻打燕京,结果是早已经预料到的,被辽的燕京守兵打得大败。

    攻燕之战把宋朝的腐朽虚弱,暴露无遗,徽宗、王黼、童贯等却自称是"不世之功",大肆庆贺。徽宗君臣却欺人自欺地陶醉在所谓"复燕云"的"胜利"之中。此后北宋朝廷内部权斗激烈,北宋亡国在即。

    正圆大酒楼此时也有意的缩短了经营的时间,早早的关门打烊了。打烊的目的只有一个,继续开挖对面山崖的地道。而两座山崖之间的“桥梁”,便是一根碗口粗的绳索,将人放置在一个牢固的框中,通过绳索上的滚轮,把人拉到对岸。

    起初,王晴还是颇为恐惧的,但随着往返的次数多了,胆子也随之大了起来。

    王晴道:“蔡京这个狗贼,把整个宋朝弄的乌烟瘴气,他最后一定不得好死。”

    方羽道:“这句话你倒是说对了。蔡京在流放途中死于潭州。”

    方二海有些疑问,他不明白为什么这边挖了地道之后,还要在悬崖的另一边,继续挖地道。

    “狡兔有三窟。”方羽笑笑。对于宋徽宗来说,金兵便是侵略者。想抵抗,却又打不过人家,所以他很无奈的以“烧香”为由携带家眷数名匆匆逃离。

    据史书上记载,宋徽宗和宋钦宗,被金人控制住以后,起先要求以金银来交换两人的自由。但是朝廷已经搜集不到更多的银子了,无奈之下,想以物充银。凡是稍有一点姿色的女子,都被开封府捉了去,送到金人那里,供他们玩乐。

    方羽道:“到时候,别说是方梅、兰儿,就连老娘,恐怕也不能幸免。靠我和嫣儿又能保护得了大家多久呢?”

    “那我们到时候怎么办?”王晴又开始担心起来。

    方羽道:“躲进地道里,直到月全食的出现。我分析了上次我们四分五裂的原因,所以我们这次一定要手拉这手紧紧的围在一起。虽然目标大,容易暴露,但是俗话说得好,独木不成排,团结有团结的力量。”

    语嫣补充道:“我们必须事先把需要的东西先运回到地道里,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万才道:“我看有些事情我们必须马上动手,今天我在街上看见官府正在挨家挨户征收苛捐杂税,要不是我们有‘大宋公主’这个‘护身符’,恐怕也逃不了这次会被洗劫。”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立即各自回房收拾东西。语嫣一家最少,几身换洗的衣服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分成大小两个包袱,携带轻巧方便。最令人啼笑皆非的要属陈宏子了,除了将带过来的几个箱子装得满满当当之外,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包袱。

    语嫣笑道:“姐,你这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这么多?”

    方梅道:“你姐夫见这个说古董,见那个也说古董,什么都要。真是拿他没办法。”

    就在大家忙的不亦乐乎之时,突然李公公出现了。他一出现,无非就是皇上的圣旨到了。

    果不其然。原来,皇上说打了胜仗,命令大宋公主金语嫣全家一同回汴京去祝贺尽兴。

    这不是自欺欺人吗?朝廷不但节节败退,畏首畏尾,各种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百姓苦不堪言,民怨四起,而这个昏君却巧立名目,大摆庆功宴。

    语嫣想不去,但是李公公说,若不去者以抗旨论处。

    一路上,逃荒者,饿死者不计其数。掀开帘子,向窗外望去,乞讨者伸着枯枝一般的手,可怜巴巴的望着。可是,路过的人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

    “比起他们来,我们不知道要幸运多少倍。”方二海叹息着。

    陈宏子道:“这个狗皇帝,老百姓生活成这个样子,他居然还在家里摆庆功宴,真是恬不知耻。”

    方羽道:“大家有什么怨言,把话放在肚子里,千万不要说出来,也不要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我们这次是去面见皇上,有任何的差错,也许都会招致我们杀身之祸。”

    方舟道:“我怎么感觉我们是一群绵羊,皇上是一只老虎。这次面见皇上,怕是凶多吉少。”

    如果这真是一场鸿门宴,那该怎么办?劫持皇上,一路杀出去。

    如果皇上以礼相待,那便又如何?静观其变,吃完走人。

    最不可能的一种结果,如果皇上要他们留下来,那又该怎么办?那就吃好,喝好,玩好,拿上一点东西,然后走人。

    方羽的话引来了众人阵阵的笑声。话虽然说得轻松,但同时,他也再三的嘱咐,所有的行动必须听从他的指挥,任何人严禁擅自离队。

    王晴问道:“小嫣人呢?”

    “她是公主,自然不能与我们同乘一辆马车。我们这次是借着她的光,才能面见到皇上。所以等一会有很多细节方面需要注意一下。”

    方羽不厌其烦的唠叨着,一遍又一遍,直到大家都频频的点头。这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忽听外面高声嚷道:“大宋公主到!”

    语嫣下马车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只见这件外衣上面用五彩金丝缝缀着一片片孔雀羽毛,蓝的像湛蓝的湖水,绿的像碧绿的翡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十分华美。

    王晴赞叹道:“小嫣真美,这美得简直有些不大像话。”

    方二海小声提醒:“这里是皇宫,说话注意点分寸。”

    李公公在最前面引路,语嫣紧随其后,跟在她身后的,便是方羽带领的“亲友团”。

    北宋的都城是汴梁,即今开封,当时称为东京。把汴梁作为帝王皇宫所在地,是从五代的梁开始的,唐、晋继之。北宋的皇宫是仿照洛阳宫殿的模式,在五代旧宫的基础上建造的。

    北宋汴京宫室宫城周?h五里。皇宫的正殿叫做大庆殿,是举行大典的地方。大庆殿之南,是中央政府办公机关,二者之间有门楼相隔。大庆殿之北的紫宸殿,是皇帝视朝的前殿。

    每月朔望的朝会、郊庙典礼完成时的受贺及接见契丹使臣都在紫宸殿举行。

    小声的介绍完了北宋皇宫后,方羽提醒着大家,我们这次要去的,便是紫宸殿。

    陈宏子惊奇的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方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忽见一人坐于龙椅之上,冠服端严,神情闲远,华戎叹异,此人定是宋徽宗无疑。

    这狗皇帝虽然长得一副好外表,却昏庸无能,沉湎美色,不思国政,曾经竟然暗中下药欲逼语嫣就范。要不是有其他人在场,方羽这会儿一定冲上去将他杀了。

    见了皇上,大家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皇上眉开眼笑,要求语嫣歌舞助兴。倾国倾城的容颜,惊艳柔美的身段,白如凝脂般的肌肤,不仅皇上看的惊呆了,大臣惊呆了,就连外国使臣也惊呆了。

    方羽注意到这个外国使臣,身材魁梧,装束奇特,看上去并不像是中原人。

    是的,他猜对了。这位外国使臣看见翩翩起舞的金语嫣,满眼放着光,用生硬的汉语连连的夸赞着:“真是漂亮,这个女子我很喜欢。”

    宋徽宗小心谨慎的回答道:“她是朕的妹妹,也是大宋的公主。不但有着绝美的容颜,武功也是一流的。恐怕勇士你并非是她的对手。”

    “我完颜达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我愿与她一决高下,倘若我胜出,此女子便随我。”

    “倘若你输了呢?”

    完颜达撇着嘴,轻蔑的看了一下周围,道:“我天下无敌,如何会输?今日我带着号称金国四大勇士,特意前来挑战,不知有人敢应战否?”

    这是对整个大宋朝公然的挑衅,宋徽宗如何听不出话中的含义?可是如今,放眼整个朝廷,里里外外皆是文官,就是为数不多的武官,恐怕也绝非完颜达的对手。

    完颜达哈哈笑道:“怎么?难道朝中上下竟然如此胆小懦弱,无一人敢迎战?”

    虽然语嫣很讨厌宋徽宗这个昏君,但也绝不容许他人来污蔑自己。虽然自己很不喜欢大宋公主这个身份,但是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况,即便是自己再不喜欢,也都要忍耐。

    这个金国勇士,仗着自己身材魁梧,功夫高强,便横行霸道,完全不把我们大宋朝放在眼里。简直欺人太甚!

    语嫣偷偷的看了一眼丈夫,方羽皱着眉头,显然心里面也是十分的不痛快。

    这个时候,语嫣站了起来,朝着宋徽宗作揖道:“此等小贼,无需哥哥烦恼,今日便由小妹代劳,将他们教训一番。”

    宋徽宗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第一战,由方舟迎战完颜阿骨打。完颜阿骨打身高将近两米,体格健壮如牛,臂力尤其惊人,一招一式间,直扑方舟的要害。这哪里是在比武,分明是在谋杀!但是他力量虽大,却不甚灵巧。方舟在闪转腾挪间,渐渐的耗费了他的体力和精力,完颜阿骨打逐渐的开始有些气喘吁吁,最后,被*抓住一个空档,飞起一脚,断了他的子孙根。

    第二个出场的是方正,他所要迎战的是金国第三勇士完颜亮。完颜亮身高一米九,双臂过膝,犹如一只长臂猿猴。

    他见前来迎战的居然是一位八岁左右的小男孩,一阵狂笑:“怕是没人了,连小娃娃都上了!”

    方正昂首阔步挺胸,大义凛然的说道:“我大宋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对付你这等人,不值得他人动手,我一个人就够了。”

    “小屁孩,等一会可不要哭着喊爹。”

    “不要哭着喊谁?”

    “爹!”

    方正抚掌大笑:“我儿真乖!回去把你娘喊来!”

    宋徽宗闻言大笑。

    语嫣瞥了一眼方羽,嗔道:“你看看正正,越来越像你了。”

    方羽大笑着站起来,喊道:“完颜亮,他是我儿。你既然叫他爹,那我便是你爷爷。还不快来拜见!”

    这完颜亮虽然有臂长优势,身形也算灵巧,但是脾气却十分的暴躁。闻听此言,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手臂倏的一下变长,一把就朝着方正的胸口抓来。

    手臂长自然有它的优势,可也有它的短处。方正进退有序,闪转腾挪间,不停的围着他打转。完颜亮心浮气躁,不知是计,等到惊觉之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紧紧的箍住了自己的腰,“扑通”一声,他自己把自己给放倒了。

    方正乘势而上,“刷刷”两刀下去,完颜亮惨叫一声,顿时成了一只“无臂猿猴”。

    完颜达怒道:“说好的以武会友,你们中原人为何如此野蛮?”

    语嫣道:“以礼相待,那是对待朋友。你们金国勇士,出手歹毒,招招致命。这哪里是朋友之间的相处之道,武林间的点到为止?但我们中原人仁义宽厚,留尔等一条小命,识相的速速离去,如若不然,定然叫你们命丧当场。”

    “休要猖狂!”话音刚落,在完颜达后面有人突然纵身一跃,出现了一名身材矮小,灵活的犹如条鲤鱼一般人,此人便是号称金国第二勇士的完颜余。

    方羽提醒道:“圆圆小心些,此人怕是不容易对付。”

    圆圆点点头,道:“看样子他生性灵活,如果他是条鱼的话,那么我便是一张网。”

    方羽微微一笑,道:“看来我们的园园已经有了对敌之策了?”

    圆圆道:“请父亲指点。”

    完颜余嘲笑道:“怎么现在是个小女孩?朝廷真的无人可派了吗?”

    圆圆冷笑道:“杀鸡焉用牛刀?你们金国人,连我们八岁的小孩子都打不过,还有何颜面敢侵犯我大宋?我大宋人人吐一口唾沫星子,便将你们金国人一个个淹死!”

    语嫣无奈的冲着丈夫笑笑,道:“大战在即,却还能如此的放松,竟然还吹起了牛皮,就凭这一点,像极了你。”

    “小小年纪竟然口出狂言,今日就让老夫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完颜余靠着灵活多变著称,犹如一条泥鳅一般,滑不溜手,却又抓不住,一般人与他纠缠,会越打心里越烦。

    然而他想错了。方圆的攻势凌厉,动作潇洒,尤其是一把剑,在空中编织成一张剑网,朵朵剑花中,完颜余渐渐的无法招架。“咻”的一声,他的头皮被整个的削掉了,若非他躲闪的快,恐怕此时人头就已经落地了。

    自己最得意的徒弟,接二连三的受挫,这让完颜达颜面无存,顿时恼羞成怒。

    “定要你们挫骨扬灰!”他猛地一拍桌子,犹如一只雄鹰一般,盘旋在整个大殿之上,突然间俯冲下来!

    “铮”的一声,只见寒光一闪,语嫣手中的七星龙渊剑已经出鞘,既然完颜达“大鹏展翅”,那我就给他来一个“弯弓射雕”!空中交接处,两人闪电般的已经交手数十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