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204章 酒楼开张日,玉殒香消时
    挖地道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活,但俗话说的好,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分析了前因后果,大家都知道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方舟又是建筑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在仔细勘察了周围的环境之后,将目标锁定了屋后的那一片丛林。

    距离那片丛林后面约莫半里地,有一处约三十米深的峡谷,顺着一侧的悬崖峭壁攀岩到底部,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悬崖峭壁的底部,到处是葱葱郁郁的树林,人入其中,瞬间难觅踪迹,是躲藏的绝佳去处,但是其中的危险也不得而知。

    为此,方羽和语嫣专门下去一探究竟。地上,湿气很重,行走艰难,而且还有不少的蚊虫叮咬,甚至还时不时的会有莫名其妙的“簌簌”的声响。两人赶紧退了出来,看来这条路行不通。

    这个峡谷也不过就只有50多米宽,如果能够在它的上面搭一座桥,那么天堑就变成了通途。

    可是谁又能保证这峡谷的对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可是要想一口气就飞过这50多米宽的峡谷,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这也难不倒语嫣,顺着悬崖峭壁纵身跃下,然后又从另一侧脚尖轻点,连续的跳跃了几下,便到了另一边。

    语嫣回来后,兴奋的告诉大家,对面是一片宽广的平原,景色非常的优美。

    方舟的想法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可是要想在这条峡谷上建造一座桥,绝非易事。方舟将绳索绞缠在一起,编织成若干条手腕粗的绳索,又找来数十块木板,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初七的晚上了。

    明天就是正圆大酒楼开张的日子,这几天的辛劳,让大家显得疲惫不堪,纷纷早早吃完饭,各自歇息去了。

    第二天清晨,锣鼓声、鞭炮声,震耳欲聋,由皇上御赐提名的“正圆大酒楼”正式开张。上到达官显贵、文人墨客,下到黎民百姓,大家一拥而进。不为别的,开张3日内,所有酒菜一律五折,更为新鲜的是,要是觉得不好吃,可以拒绝付钱,但前提是必须要说出不好吃的理由。

    这个问题看起来非常简单。要说不好吃的理由,随便编造一个就是了。俗话说的好,众口难调,这道菜,如果我非要说味道淡了点,你又能奈我何?

    他们的心思语嫣又何尝不晓得?但既然话已说出口,她自然胸有成竹。方二海的特级技师那可不是随便就能盖的,看他炒菜,那简直就是在耍杂技,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艺术享受。语嫣虽然也烧得一手好菜,可是在方二海的面前,只配给他打下手。

    赵兰儿也不闲着,端茶倒水,收拾桌子,忙里忙外,手脚十分的麻利。而且她有一个长处,记忆特别好。十几桌的人叽叽喳喳的嚷着,你要点什么菜,他要点什么菜,在别人看来,都快要吵昏了,可是对赵兰儿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别看她只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可做起事来却一点也不比别人差。王晴一不小心在桌角扯坏了一件衣服,它立刻跑过去,三下两下的就缝补好了,而且针脚都看不出来。

    看着她聪明伶俐又能干,王晴突然的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这家酒楼的饭菜味道果然与众不同。纵然是见多了世面的达官显贵、官宦子弟,也情不自禁的赞不绝口。

    有了赵兰儿的存在,李璇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看着她笑意盈盈的忙里忙外,李璇冷哼一声,真会拍马屁。这么勤快的干活,是想讨好他吗?

    方舟怒道:“哼什么哼,翘着二郎腿,坐在这里不干活?”

    李璇没好气的说道:“我累了,歇一会儿不行啊?”

    方舟冷笑道:“累了?你告诉我你干些什么活,你就已经感觉到累了?从正月初一一直到现在,你都干些什么活了?还好意思说累,最轻松的就是你!”

    李璇怒了:“我怎么就没干活了?”

    “整天的懒懒散散,你好意思说你干活了?你说这话怎么不感到难为情!”

    “你……”

    听到吵闹声,王晴跑了过来:“这开张第一天,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干什么?要吵架,滚到外面去。”

    “妈,他欺负我……”李璇撒着娇,想在王晴那边寻求庇护。

    王晴训斥道:“你赶紧给我干活去,木板搬不动,一盘菜总该端得动吧?人家一个15岁的小姑娘,刚来乍到干活都还这么勤快,你怎么这么懒!”

    看着王晴也在责备自己,李璇气鼓鼓的扭着屁股竟独自回房了。

    “看看你老婆,怎么这个样子?你也不好好管管!”

    “别理他,我们干我们的。”方舟满脸不悦,要不是这会儿客人多,他早就吵起来了。

    抬头看见赵兰儿忙着端菜,他赶紧上前帮忙。

    赵兰儿说:“叔叔,将那盘菜端到那边去。”

    她说话的声音都是轻轻的,柔柔的,跟二姐一样。这让他听起来感觉十分的舒服,但同时又觉得非常的好笑。

    “你叫我叔叔,我有那么老吗?”

    王晴笑着说道:“你排行第五,是他们几个当中最小的妹妹,所以应该管他叫四哥。”

    方舟补充道:“你也应该管她叫妈。”

    “妈,妈是谁?”赵兰儿有些疑惑,这个称呼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方舟笑着说道:“我们那边都是这样叫的,你也这样叫吧。”

    “兰儿拜见四哥。”说着,她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

    “妹妹好。”方舟开心的大笑起来。

    “妈,你那边休息一会儿吧,这里交给我和四哥就行了。”

    王晴赞许的点着头,频频的笑着。这小姑娘嘴巴是越来越甜了,真是招人喜欢。

    这时候,忽听楼下的铁环嚷了起来:“兰儿姑娘,楼下要一壶好酒。”

    兰儿清脆得应了一声,端起酒壶正要下楼,却被方舟抢了去。

    “你就在这里吧,我去下楼。”说着他“蹬蹬蹬”的跑开了。

    等他上楼的时候,兰儿看见他额头上已经泌出了细细的汗珠,情不自禁的卷起袖子,真正的香气扑面而来,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陶醉。

    “四哥,歇一会儿吧,你都出汗了。”

    温柔的话语,如春风般的动作,让他的心暖暖的。不由自主的,他也小心的拭去了她额头上的汗水。

    “你不也是很累吗?满头大汗的,我也心疼。”

    两人相视一笑。

    王晴在边上乐呵呵的看着,心里不由的乐开了花,又打起了另外一个如意算盘。

    李璇原本以为方舟会回到屋里哄哄她,劝劝她,等了半天却不见他人来,心里刚压下去的火,又莫名其妙的升了上来。开门一看,正好看见了他俩卿卿我我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砰”的一下冒出来。

    她发疯似的冲上前,不由分说的揪起兰儿的耳朵就往屋外拉。

    “谁让你勾引他了,你这个狐狸精!”

    自己好吃懒做还不算,兰儿姑娘这么好,手脚这么勤快,却遭你平白无故的羞辱。风中的怒火也一下子蹿了出来,上前一把推开了李璇。

    “你打我,竟然为了这臭女人打我?”李璇杰斯底里的吼叫着,一把揪住方舟的衣服,厮打起来。

    “你吃的什么药?神经兮兮的,发什么疯?人家兰儿姑娘碍你什么事了,你不干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羞辱人家?”

    李璇气急败坏的怒吼着:“好,你今天为了她打我是不是?这日子没法过了,送我回去,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我怕你呀!要回你回,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这可是你说的,你记着你今天说的话,不要后悔!”李璇咬牙切齿的瞪了两人一眼,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神经病,莫名其妙!”方舟气的浑身颤抖,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赵兰儿说道:“四哥,是不是为了我,你们两个吵架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离开吧。”

    方舟道:“离开?你要去哪?你能够去哪?我不放你走。”

    王晴赶紧出来一把拉住她:“是啊,兰儿,别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

    “可是我不想他们,因为我吵架。”

    方舟道:“不行,我偏不放你走。”

    “四哥,谢谢你对我的好。”

    王晴道:“你不要走了吧。再说,方羽也不会让你走。你是皇上赐婚给方羽的,只要他不让你走,你便不能走。再说我们都拿你当做我们家的一份子,你这样走了,我们也会伤心的。”

    “妈……”

    “乖,不要走好吗?有妈照顾着你,保护着你,没人会欺负你的。”

    李璇突然狠狠的打开门,竭斯底里的吼道:“她不走,我走!这总行了吧?”

    方舟怒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发什么神经?你跟人家卿卿我我的样子让人觉得恶心!你给我滚,你要不滚我滚!”

    方舟顿时大发雷霆:“人家才是一个15岁的孩子啊,你跟人家较什么劲?我看你简直疯了!”

    “小璇……”

    王晴正想说话,却被李璇一下子打断了:“你别叫我,我瞎了眼了,进了你们的方家的大门!”

    王晴也有些忍不住了:“我们方家怎么啦?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不给你饭吃,还是不让你睡觉啦?我有说你什么吗?你这什么臭脾气啊。”

    李璇哼了一声:“好,很好,你们三个人合起来欺负我是不是?行,我走!”

    话音未落,她突然冲进屋里,背起包袱就往外面冲,刚跑到门口,却被人像捉小鸡似的,一把拎了起来。

    “很远就听到你们的吵架声,真是热闹啊。”随着说话声,屋外出现了八个人。

    “救我啊!救命啊!”

    李璇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却无济于事,老者的手就像一个铁爪一样,抓的她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你是什么人?快把她放下来。”方舟怒道。

    “我是什么人?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见来者不善,方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你究竟是什么人?”

    “江湖人称中原八怪是也。”

    方舟道:“要来喝酒,我们欢迎。但若是想打架,哪里来,你们回哪里去,那是找错地方了。”

    “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是来取你们性命的。”

    “我们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取我们性命?”方舟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推了推兰儿,示意她赶紧回到楼上把语嫣和方羽叫下来。

    “不如让你们死的明白,我们受了圣公所托,特来取尔等性命!你们这帮朝廷的败类,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说着,中原八怪中的一个年纪最长的老者,突然将手中的拐杖往前一戳,方舟躲闪不及,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儿子啊……”王晴顿时慌了。

    “弱不禁风的娃娃,也敢挡老夫的道!”说着,他轻轻的一掌拍在李璇的头顶上,顿时,李璇闷哼一声,两眼一瞪,咽了气。

    王晴一下子看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忽而放声大哭起来。李璇虽然好吃懒做,脾气暴躁,性格乖张,但不管怎么样,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啊,此时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于歹徒之手,自己却毫无能力去救她。

    “小璇……儿子啊……”王晴失声痛哭,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臭老太婆,这般吵闹,不如一并将你了结了!”老者龇牙咧嘴着,手中的拐杖高高的扬起,劈头盖脸的朝着王晴打了过来。

    王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几乎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但觉眼前寒光一闪,手中的铸铁拐杖,竟然硬生生的被削成了两段。紧接着,一个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跟着喉部突然一凉,一道血柱,从老者的咽喉处喷洒而出,整套动作潇洒飘逸,一气呵成。

    “小嫣!”这一刻,王晴的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光。

    语嫣道:“妈,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王晴感激的点着头,激动的抓住了语嫣的臂膀:“谢谢你,小嫣……”

    见自己的老大一招就被这个女子杀死,剩下的七怪震惊之余勃然大怒,叫嚣着杀了过来。其中,速度最快的要属身材最瘦弱矮小的那“一怪”了。

    眼看着对方的剑即将刺中王晴,而自己的臂膀又被王晴抓住,情急之中,语嫣大叫一声:“妈妈,小心!”

    说是迟那时快,她突然一把将王晴往旁边推开,只听“噗”的一声,对方的利剑刺中了语嫣的胸口。

    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出,随着对方的剑拔出,语嫣胸口的血柱随之喷涌而出。

    王晴吓得彻底呆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语嫣真的会拼了命的保护自己。想想之前对待她的态度,王晴心里面感到愧疚万分。而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自己刚才的那个举动害了语嫣。

    “我以为有多厉害呢,原来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我要你们偿命!”忽闻空中一声暴喝,方羽犹如大鹏展翅,从天而降,跟在他身后的正是圆圆和正正。

    方羽道:“正正,救你母亲和叔叔,这里就交给我和圆圆!”

    “哟,这都来齐了?那就太好了,正好送你们一起上路!”

    “恶贼,今日不把你们碎尸万段,我方羽二字倒过来写!”

    “恶贼,你伤我母亲,今日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那就看看谁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