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194章 夫妻吵架夜,离婚正当时
    “究竟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柔声的安慰着。

    见再也无法隐瞒,语嫣便一五一十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我要剁了他!”自己的老婆遭受了如此的奇耻大辱,这还了得!方羽气的浑身颤抖,双目喷火。

    “我也想过,可是家人怎么办?我们可以四处流浪,但是父母怎么办?他们经不起那种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

    “难道老子就要戴着这顶绿帽子到处在大街上晃吗?”方羽恨得牙根发痒,此刻若是皇上在他面前,立刻生吞活剥了他。

    语嫣低着头,嗫嚅着说道:“这不是没得逞吗……”

    “你居然和他如此亲密的接吻,还好意思说!摸着你的身体,你是不是感觉很爽?你是不是被他干过了?你说!”

    “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他的脸上立刻多了条五指印。

    “我被下了药,时时刻刻还在惦记着你,抗拒着他,我说他没有得逞,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不管身处何方,有什么危险,我事先想到的都是你。可是你却这么的不相信我!”

    “我……”这一巴掌,让方羽瞬间清醒了许多,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虽然是气话,确实太过分了。

    语嫣颤抖着嘴唇,委屈的说道:“我如果真的被他睡了,我就不会再见你,这个世界上,我也没有颜面生活下去。请你相信我,昨晚很多时候我都是迫于无奈,我能强忍到最后,是你作为我的精神支柱,一直在支撑着我。要不然我真的早就崩溃了。”

    “老婆,我刚才说错话了……”他的火气,来的快,消失的也快,认识到错误,立马道歉。

    “老公,我差点没有保护好自己,差点没有脸面再面对你们,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大意了……”说着,她蹲在地上,掩面哭泣起来。

    方羽一把将她拉起,紧紧的抱在怀里,生怕她再被人抢了去。

    也许为了表达歉意,语嫣在洗漱完毕之后,在被窝里褪去全身衣裳,将身体尽可能的靠近了他。谁知方羽竟然无动于衷,仅仅过了一会儿,便鼾声大作。

    要知道,方羽睡觉从来不打呼噜的。他这是在装睡,语嫣心里当然明白,看来这件事情,他还是心存芥蒂的,一丝酸楚,涌上她的心头。

    “吻吻我好吗?抱抱我好吗?我们说好的,要互相抱着睡觉,没有你有力的臂膀,我睡不着。”

    语嫣的央求一点都起不到作用,他就像旅途劳顿,奔波了很久的人一样,累坏了,睡的死死的,沉沉的。

    “我的心里一直在抗拒,真的一直在拒绝,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不要我了?”委屈的泪水悄无声息的爬满了她的脸庞。

    突然,方羽的一只臂膀伸了过来,猛得一下将她搂在怀里,嘴巴里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总感觉睡得不是很安稳,原来是没有抱着老婆。”

    当她的泪水冰凉冰凉的滴落在他火热的胸膛上的时候,方羽惊醒了。

    “怎么啦小宝贝儿?”他感到十分的奇怪。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这话从何说起呀。”

    “那你睡觉为什么不抱着我?”

    “老婆我太累了。”

    “以前你再累的时候睡觉都会抱着我的。”

    “我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特别是你进入了皇宫之后,我的神经就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刚才你和爸妈在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老婆,我实在困的不行……”

    “那你说,你爱不爱我?”

    “爱。”

    “怎么一个爱法?”

    “我只爱你一个人。”

    “那……你今晚要吗?”

    “吃不下了……”

    “我是说,今晚你要不要我了?”

    “明天晚上,我们好好的乐呵乐呵。现在,我要睡觉……”

    “你要不爱我了,我就带着孩子走。”

    “去哪里……记得带上我一起……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去冒险了……”说完这句话,方羽又鼾声大作。

    这回,她是真的相信了。原来,他是真的累了。想想也是,从到达长安的时候,每次夜晚,他都是小心谨慎,生怕有贼打扰。而这一路上奔波,他更是没有多少睡眠的时间。

    想到这里,心也便释然了。语嫣紧紧的将他拥入怀中,就像抱着一个小孩一样,让他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口。

    “兔子肉……真香……真香……”他的嘴眨砸吧砸吧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胸脯,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么累,累到居然还说梦话。她将一条腿搁在他的身上,更加紧紧的搂住了他,随着这夜深的降临,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既然决定了要在这里落脚,那就好好的经营这家酒楼吧。为此,五更天的时候,方二海和王晴、方梅和陈宏子、就连方正和方圆都被方羽一个个的喊着起床了。

    “二子,这么早,你想干嘛呀?”方梅打着呵欠,好不容易能够睡一个安稳觉,这天还没有亮呢!

    “请叫我四爷!”方羽说着,指挥了起来,“正正、圆圆,你们写字练功去,其他人,准备开工!”

    根据酒楼的空间及布局,将桌椅摆放的更加合理,同时,他们也带来了现代的元素。比如说,设置几个单独的雅座,铺上一块干净的布,然后购买了一些琴棋书画放置在每间“包厢”里。

    在大家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语嫣睡得正香甜,前天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让她近乎崩溃,昨天又是和折扇男子一番打斗,实在太累了。所以她这一觉,都懒得翻身。

    “老公……”迷迷糊糊间,她摸了摸枕边,空无一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她一惊,本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穿衣开门一看,原来大家都在忙着呢。这时候,方羽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见她起床了,笑了笑,道:“醒了正好,把这碗药喝了。”

    “喝药?我没病呀?”语嫣疑惑的望着他,“让人家和什么药呀?”

    “这是补气血的药,我看你精神不是很好,特意找了大夫开的方子,快趁热喝了吧。”

    “我没事儿了……”

    可方羽就是不依不挠,在他强烈的要求下,语嫣只好端起碗,喝了一口,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药好苦。”

    方羽撇了撇嘴,道:“良药当然苦口。”

    “怎么这么苦呢?不应该这么苦的呀?”说归说,但她还是很听话的一闭眼,猛灌了一大口,苦的她差点呕吐出来。

    方羽点点头,道:“喝了你就没事了,我也能放心了。”

    “嗯?”她察觉出了他的话里有话。

    方羽道:“昨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你要是真的不小心怀上了狗皇帝的孩子,那该怎么办?所以,我一大早出去找大夫开了一个防止意外怀孕的药方子。”

    “方羽!你……”语嫣一听,气的浑身发抖。

    “现在没事了,放心。你就当被蚊子或者臭虫叮了一口,我们都把这件事忘了,好好过日子。”

    “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语嫣愤怒的将碗摔碎,这一瞬间,她泪流满面。

    “都说了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方羽也跟着激动起来:“我都打听过了,你还当我不知道么?这百花齐放的药效极其强烈,一般人三五分钟便不能克制,练武之人非但功力受阻,而且在一炷香之内必然要与人交.合,否则血管爆裂而死。你告诉我,若非你和狗皇帝做了苟且之事,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你居然逼我喝这种药?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语嫣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你告诉我,我该拿什么来相信你?我该怎么相信你!”方羽也激动起来,“没错,我是很爱你,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容忍!我被戴绿帽子了,居然还要下跪,三呼万岁。别以为你很漂亮,我会无限制的纵容你,现在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和他好,那就做你的皇后去吧,我成全你!”

    想想自己那天晚上,忍受着极其剧烈的痛苦和煎熬,经受着万般的折磨,终于保得清白之身,不想他却如此的不信任自己,还逼自己喝这种药。她不明白,曾经的恩爱去哪儿了?曾经彼此信任,互相关怀,为何如今却为了这么一点点事情,大动肝火?

    她的疑问很快有了答案,只听方羽义愤填膺的说道:“我可以为你去死,但是容不得对方背叛!”

    “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请你相信我。”她的辩解,在方羽看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方羽冷笑道:“我就不信了,难道你吃了药以后一点感觉都没有吗?难道你以为那只是一颗巧克力吗?”

    “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还是我,完完整整的属于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什么废话?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突然从方羽的嘴巴里蹦出来,他也吓了一跳,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

    离婚!?语嫣怔住了。曾几何时,离婚这个概念离她很遥远,可是如今,怎么突然要离婚了?

    这一路走来,受了多少的委屈,遇到了多少的艰难险阻,我们都一一的走过来了。现在,为什么却迈不过这道坎?我承认那药性非常的强烈,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我也承认,到了最后,我很想放弃,可是心里面有一个意念一直在告诉着我,让我一直坚持了下来。这是一种万蚁吞噬的痛苦,更是一种烈火熊熊的煎熬,能够坚持下来,我也感觉很意外,但是毫无疑问,你的爱是我坚持的动力。我一直在告诉着自己,不能够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爱孩子,更爱你,请一定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语嫣说完,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她甚至在想,如果他非要坚持离婚的话,那自己就只有远走他乡,留在这个异乡世界,从此漂泊,不再回去。

    等了良久,方羽终于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想静一静。”

    偏偏却在这个时候,外面一声尖锐的喊叫:“圣旨到!大宋公主金语嫣接旨!”

    语嫣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这一声无疑是火上浇油,方羽那火爆脾气还不得把人家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