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192章 买卖醉星楼,又见撒泼贼
    </br>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一家人终于到达了洛阳城。..此时,再见到金语嫣,守城头领叶中喜笑颜开,卑躬屈漆的行礼道:“微臣给娘娘请安。”</br></br>    语嫣正色道:“奴家不做皇上的娘娘。天底下,奴家只做一个人的娘子!你休要再跟我提‘娘娘’二字。”</br></br>    这明摆着的是抗旨,要知道,抗旨可是杀头之罪,她如何能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叶中正在诧异之际,忽见语嫣展开圣旨,大声宣读:“圣谕,门下:凡金语嫣及其家人,所到之处,所有官员不得为难,更不得伤害。钦此!”</br></br>    她指着城楼上的叶中道:“速速开门!”</br></br>    叶中闻言大惊,哪里还敢有丝毫怠慢,打开城门,呆呆的望着马车,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这个女子是傻还是笨,放着好好的荣华富贵不要,却偏要做一个乡村农夫的娘子,实在让人费解。</br></br>    却说语嫣一家来到了洛阳最大的酒楼——醉星楼,见到酒楼里面的客人正抱头鼠窜的从门口跑出来。正在诧异之时,听见里面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接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从楼上被扔了下来。</br></br>    这人必定是摔死了!百姓一阵惊呼,却见此人在地上灵活的翻滚了几下,指着楼上喊道:“小子,有本事别跑,爷饿了,吃完面条再与你打。”</br></br>    “随时恭候!”随着说话声,一个风度翩翩的折扇男子出现在了阁楼上。</br></br>    掌柜的在旁边唉声叹气,这生意还怎么做哟,三天两头的掀桌子砸凳子,客人都跑光了,这还让人如何活命啊。</br></br>    语嫣道:“掌柜的,为何不告官呢?”</br></br>    掌柜的叹了口气,道:“当官的怕惹事,每次都是姗姗来迟。告官又有何用?”</br></br>    语嫣道:“何不将酒楼卖出去,另谋他处呢?”</br></br>    掌柜的说道:“这兵荒马乱的,谁肯接手啊。”</br></br>    掌柜的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方腊的农民起义军一路势如破竹,攻城拔寨,可是每到一个地方,非要叫大户人家,加上足够的平安费。如若不交,明抢暗盗。虽然他在江南一带,可是他的手却已经伸到了长安、洛阳等地区。我们这些小本生意,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不,上个月没交,方腊差人三番五次的前来捣乱,官府却碌碌无为,叫我们如何生活啊,有好几次都想直接关门算了,但想到店里还有那么多的伙计,他们该如何生存呢?</br></br>    语嫣见时机已到,便向掌柜的提出:“把你的醉星楼卖给我,你意下如何?”</br></br>    掌柜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金语嫣,摇了摇头说道:“二位客官,不要拿我说笑了。这年头谁敢接这烂摊子啊。”</br></br>    语嫣道:“你开个价吧。”</br></br>    “二位客官,可是诚心?”</br></br>    语嫣道:“所言非虚。而且,如果你没有别的去处,也可以留在这里打工,我也可以给你开一份工钱。”</br></br>    方羽补充道:“我见你人品诚实,为人和善,头脑灵活。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能够将醉星楼维持的这么好,足见你经营有方。这样吧,你把它卖给我,我任命你为这里的管家,如何?”</br></br>    语嫣道:“你可以将你的妻儿老小一同接来,我们共同居住,一起打理。那些特意过来捣乱的,今后你直接告诉我,我打发了便是。”</br></br>    天下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掌柜的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的确认之后,他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br></br>    “二位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br></br>    方羽道:“你如何称呼?”</br></br>    “我姓铁,排行第六,都叫我铁六。”</br></br>    方羽道:“我叫方羽,这位便是我家娘子金语嫣。你可以叫我四爷,我叫你老铁,如何?”</br></br>    语嫣从包袱里取出50两黄金放在桌面上,道:“老铁,这些可够?”</br></br>    铁六摇了摇头,说道:“兵荒马乱的,早已不值这个价了。20两黄金便够了。”说着,他在桌面上取了20两,揣进兜里。</br></br>    铁六道:“我们办个转让手续吧。”</br></br>    接着,他又拿出地契和房契,拟定了一份转让合约,双方签字画押。..</br></br>    “恕小的多嘴,敢问四爷准备如何做?”铁六改口改的倒是挺快的。</br></br>    语嫣道:“先把这里的情况介绍一下。”</br></br>    铁六答道:“夫人,原来我们这里有三个橱役,如今一个都没有了,都需要我铁六亲自下厨。如今只有我和儿子铁环两个人。我负责烧菜做饭,他负责杂事。”</br></br>    语嫣道:“那你家里人呢?”</br></br>    “在前年都死了,如今就剩下我和儿子相依为命了。”说着,铁六呜呜的哭泣起来。</br></br>    两人相视无言。他们能够想象得到,在这个战争四起的年代,养家糊口的老百姓们该是多么的无助。</br></br>    语嫣道:“老铁,明日便把醉仙楼的牌子给换了,改名叫做正圆大酒楼。稍后我写一些传单,明早我们一起散发出去。”</br></br>    铁六不解,可方羽心里却是明白的。现在,父母兄弟姐妹们,都漂泊在外,不知身在何方。让正圆大酒楼的影响扩散出去,也好让身在异乡的他们找到回家的路。</br></br>    铁六应了一声,叫来儿子铁环,长得瘦瘦的,嘴巴倒也甜蜜。</br></br>    “四爷好,方夫人好,弟弟妹妹,你们好。小的叫铁环,今后有事,尽管差遣。”</br></br>    方羽点点头道:“做事勤快一点,手脚本分一点,会有你的立足之地。”</br></br>    “是,四爷,小的记住了。”</br></br>    方羽命他取来了文房四宝,语嫣将纸张裁成一张张纸条,上书:正圆大酒楼下月初一正式开张,截止下月初十,所有酒水饭菜一律八折。</br></br>    她想了想,最后又把八折改成了五折。</br></br>    “会不会太便宜了?”铁六问道。</br></br>    语嫣道:“贪图眼前的小利,最终只会失大财。”</br></br>    铁六道:“只怕我一人忙不过来。”</br></br>    “我们有一大家子人都在外面,等他们到齐了,人手也便够了。况且,我爹烧得一手好菜,到时候生意会越来越旺。老铁你只需招待好客人,把钱收好就行了。”</br></br>    “原来如此。”铁六点点头,和语嫣一家伏在桌案上写起标语来。</br></br>    铁环不识字,便在外头抹布擦桌子,同时“叮叮当当”的一阵敲打,修理着损坏的桌椅。正在这个时候,忽闻外头一阵爽朗的笑声:“不用修理了,反正稍后还是要坏的。”</br></br>    铁环往楼下一看,不就是那个刚才摇着扇子的男子吗?只见他不走正门,纵身一跃到了楼上,猛的一拍桌子,吼道:“好酒好菜尽管上来!”</br></br>    铁环吓得一哆嗦,不自觉的往方羽这边看了看。见他点了点头,只好从厨房里端了酒肉上桌。</br></br>    折扇男子突然一口将酒喷洒了出来,勃然大怒:“怎么这酒是冷的呀!”</br></br>    “客官,您稍候,我立即给您热去。”</br></br>    不消片刻,热了的酒端上来了。此时,折扇男子眉头一皱,又大声说道:“一人喝酒实在无趣。你去给我叫些女子过来,我要与她们一同饮酒,那才快活。”</br></br>    “客官,您要酒要肉,本店管够,可是您要是想快活,那还是请到别处去吧。”</br></br>    “啪啦”一声响,桌子椅子被掀了个底朝天,酒肉撒了一地。折扇男子瞪着眼睛,指着他的鼻子怒骂:“让你叫些小娘子过来,磨磨蹭蹭的,扫了在下的雅兴。既然扫了在下的雅兴,你得赔钱。”</br></br>    “啊?赔钱?”铁环愣住了,知道遇上了一个前来敲竹杠的,但丝毫没有办法,在那里吓得浑身发抖。</br></br>    铁六急忙过来解围:“这位大爷,有话好说,何必动怒呢?倘若招呼不周,请您多海涵。”</br></br>    他的话一点都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反而更加激怒了折扇男子。他一把抓住铁六的衣领,厉声怒喝:“老东西,要是再不交平安费,老子拆了你这个酒楼!”</br></br>    铁六忙不迭的说道:“客官息怒,客官息怒,我这就去找四爷。”</br></br>    “四爷又是何许人也?”折扇男子皱着眉头,似乎在苦苦的思索着,继而他摇了摇头,怒骂一声,“老东西想诳我?你当我不知道?这酒楼是别人欠你家的钱而无力偿还,拿它做抵债的。你要是没钱,谁还有钱?倘若不想付,爷爷我有的是手段和力气。”</br></br>    铁六战战兢兢的说道:“这位大爷,酒楼是抵债来的,没错。但如今世道变了,本身就生意惨淡,如今又是这等闹法,哪里还有客人敢来吃酒?所以这酒楼已经转让给了一位叫四爷的人,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说话。”</br></br>    “四爷人在何处?让他出来见我。”折扇男子冷冷的说道。管他是四爷还是五爷,闹腾够了,敲他一笔银子才是正道。</br></br>    语嫣从里屋走了出来,道:“四爷有事出去了,你要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br></br>    折扇男子眼睛一亮,不由惊叹道:“好俊俏的小娘子啊,来来,陪大爷喝一杯。”</br></br>    语嫣拿出十两黄金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钱财有的是,这位客官,请跟我来。”</br></br>    说着,她径直下楼去了,到了外面,冲着还在楼上发愣的折扇男子招了招手,笑道:“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了小女子不成?”</br></br>    这激将法果然有效,折扇男子冷笑一声,纵身跃下了楼,说道:“笑话!天底下我怕的人恐怕还没有出生呢。”</br></br>    语嫣却在一旁跟他算起了账来,损坏桌椅,得赔钱,吃完饭还没付账,在楼上大吵大闹,影响生意,这影响的钱也得付。综上所述,你一共得支付100两银子。</br></br>    “笑话,我说100两银子,就是一文钱,爷爷也不会给你。倒是你,乖乖的交平安费100两黄金,倘若没钱也不要紧,陪爷爷睡上一觉,便抵消了这银子,否则休怪爷爷无情。”</br></br>    “好你个泼皮无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来此撒野!”</br></br>    说着,金语嫣再也不跟他啰嗦,与他缠斗起来。此人倒也有些本事,面对着语嫣凌厉的进攻,上下翻飞,躲闪倒也自如。</br></br>    可渐渐的,他便有些招架不住了。情急之中,他的折扇“刷”的一下展开,露出了里面钢筋铁骨,原来这把折扇竟然是一把武器。</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