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名扬四海
    </br>    临近五台山的时候,语嫣坐到后排,当着两个孩子和丈夫的面,重新换上了那套白色的长裙。闪舞小说网..她轻轻的抚摸着这把圣洁之剑,就像是在安抚她的第三个孩子似的。</br></br>    “竟然就这么换衣服,也不怕别的男人看见。”</br></br>    语嫣娇嗔道:“别的男人看不到,你看到就行了呗。”</br></br>    “节约时间,那我也换一套。”说着,他接过语嫣递过来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叉。</br></br>    “你这么着急的换衣服做啥?”</br></br>    “等会儿我们兵分两路。”方羽道,“宝宝,给我订张机票,我要去趟曼哈顿。”</br></br>    语嫣道:“怎么,现在就要走么?要不过几天一起去吧。”</br></br>    “人多目标大,容易暴露,况且,正正和圆圆都还是孩子,最好不要牵扯进去。”</br></br>    “你是说有危险么?你一个人去人家有如何放心得下。”</br></br>    “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br></br>    “那我和孩子们在五台山等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家。”</br></br>    方羽点点头,这笔巨额财产,是烫手的山芋,人人都想得,真正到手了,却又不敢轻易示人,原因无非就是一个。</br></br>    这个问题他考虑过,所以,他约王城在香港旺角见面。在旺角,王城有个朋友,那人是合作伙伴夏海的哥哥夏东。</br></br>    语嫣叮嘱道:“出门在外,少喝点酒。”</br></br>    “嗯。”方羽点点头。</br></br>    “不要玩得太疯。”</br></br>    “嗯。”</br></br>    “男人,抽点烟,喝点酒,是正常的,但是,记得一定要回家。”</br></br>    “放心吧,家里有娇妻,怎么忍心晚上让你用黄瓜。”</br></br>    “什么黄瓜……”语嫣一愣,继而娇笑着轻轻排了他一下,“好讨厌,不正经。”</br></br>    方羽道:“那我也要叮嘱你,照顾好孩子。”</br></br>    “嗯。”语嫣含笑着点了点头。</br></br>    “晚上再有需求也要忍着,不许用黄瓜,更不许找别的男人。”</br></br>    “我不是那样的女人,而且,我一辈子只要你一个男人就够了,别的男人,再帅再有钱都我不稀罕。”</br></br>    “行,有你这话我会尽快搞定这事,尽早回家。”</br></br>    将语嫣和两个孩子送到五台山以后,“宝宝”又紧接着把方羽送到了机场,然后主动的把自己停靠在停车场里。</br></br>    到了香港旺角,王城已经在约定的住所等候了,夏海和夏东两兄弟也都到齐了。没有过多的寒暄,众人直奔主题。</br></br>    这笔钱,从夏海的公司以正当名义转到夏东名下的公司,再通过特殊的“交易”,洗白后转到王城公司的名下,最后进入方羽的腰包。闪舞小说网..其中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严丝合缝、毫无差错,最为关键的是,人必须要绝对的可靠。</br></br>    因为做得十分隐蔽,过程波澜不惊。没有人提出任何意见,更没有人索要任何报酬。可方羽的为人处事,是不会亏待兄弟的。</br></br>    话分两头说。语嫣带着孩子们上了五台山,正准备去拜见师傅,僧侣回报说,人在后山跟人比武呢。</br></br>    “都这么大的年纪了,怎么还比武呢?”语嫣不由得有些奇怪。</br></br>    “好像是有人上门挑战什么的。”僧侣啰哩巴嗦的说了一大堆也没有说清楚。语嫣有些着急,拉着孩子赶紧去后山看个究竟。</br></br>    在后山的空地上,远远的,她看见师傅坐在了轮椅上,大师兄了然和二师兄了空相伴左右,常青主持站在最前;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一身休闲装,悠然自得,在他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即将要大战的样子。</br></br>    师傅怎么坐轮椅了?出什么事了?她的疑问很快的随着这个中年男子的说话而明了。</br></br>    “什么飞天门,不过如此。”中年男子冷笑着,“靠这种暗器的卑劣行径,算什么玩意,五十招之内就被我打成了残废。”</br></br>    中年男子狂笑着,指着了然大师兄不削一顾的说道:“你作为大师兄,难道替你师傅报仇的勇气都没有么?”</br></br>    然而,了然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语嫣大吃一惊。只听他愤怒的喊道:“掌门不在,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究竟是何居心?说好的只是互相切磋,我师傅处处忍让、手下留情,你却用妖法暗害我师傅,你好卑鄙!”</br></br>    “比武较量,只有胜负,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把藏宝图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们,不然,哼哼,我让你们飞天派从此在江湖上消失!”</br></br>    “休要猖狂!”了然大怒,正想冲出去,却被长青主持一把拉住。</br></br>    只听他上前一步,平静的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施主,飞天派掌门不在,有事还请过几日再来。”</br></br>    “听说飞天派掌门现在是个娘们儿,不会正被哪个男人压在床上呼哧呼哧了吧?哈哈哈!”中年男子仰天大笑。</br></br>    他刚大笑三声,眼前突然一花,一个靓丽的美人便站在他的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紧接着,一脚被踹翻在地上。</br></br>    “何人竟敢暗算于我?”中年男子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怒火中烧,“咣”的一声抽出了一把刀。</br></br>    慧通法师浑浊的眼神顿时明亮的起来,颤抖着双手,激动的握住了金语嫣的手,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br></br>    “师傅……”语嫣哽咽着。</br></br>    好久没有见到师傅了,如今再次看望师傅,却见他老人家骨瘦如柴,两眼呆滞,双腿无力的垂下,仿佛一个将死之人。</br></br>    “师傅他怎么成这样了?”瞬间,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淌。</br></br>    了然大师兄垂首低声道:“掌门,都是这个人害的。”</br></br>    了空二师兄咬着牙,愤愤的说道:“掌门,让我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br></br>    “你且退下,他要找的是我。闪舞小说网..”</br></br>    语嫣刚站起,慧通法师枯枝般的手突然拉住了她,空洞的眼神闪过一丝沉重的色彩。</br></br>    “师傅放心,我自有分寸……”</br></br>    她的话音未落,只听身后一阵冷风袭来,速度奇快,眨眼间,中年男子的刀已经落在了语嫣的头顶。了空刚要喊叫,已经来不及了,心中顿时大骇。</br></br>    突然,刀身被剑尖戳中,擦着语嫣的头发歪向了一边,一缕秀发摇曳着,缓缓的飘落。</br></br>    只见七星龙渊剑一抖,顺势一削,中年男子猝不及防,手腕一松,圆圆一个箭步一脚将宝刀踢飞。</br></br>    这三个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博得了了然和了空一阵叫好声。</br></br>    圆圆冷哼一声,挡在语嫣的面前,一个标准的飞天派剑法起手势,大声说道:“恶贼,休要伤害我母亲!”</br></br>    中年男子冷笑道:“谁家的野孩子,快喊大伯!这么不懂规矩!”</br></br>    圆圆立即反唇相讥:“背后偷袭,实属卑鄙小人行为,你又懂什么规矩?”</br></br>    中年男子怒道:“小屁孩,快滚开!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br></br>    圆圆道:“你是个背后偷袭的小人,今日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br></br>    这句话从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嘴巴里说出来,让这个中年男子觉得异常滑稽可笑:“谁家的小屁孩,快些领走,不然,我就真不客气了。”</br></br>    圆圆看看母亲,她很想出手教训这个人,可是自幼接受的教育让她懂得,必须先征得父母的同意。</br></br>    从刚才的那一招一式,语嫣心中便已经明了,她现在不担心女儿打不过,而是忧虑会不会失手一剑杀了他,那可就大大不妙了。</br></br>    “圆圆,千万莫要杀了他,得饶人处且饶人。”</br></br>    “是,母亲,孩儿记住了。”</br></br>    圆圆点点头,在征得母亲的同意之后,她随即拉开了架势:“卑鄙小人,请出招!”</br></br>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看来你的妈妈是置你于生死不顾了!小毛孩子,败了不许哭喔!”</br></br>    圆圆毫不示弱:“就凭你?哼,你还不配和我母亲交手!”</br></br>    “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今日,看我如何修理你!”</br></br>    圆圆飞起一脚将宝刀踢还给他,道:“我不会欺负你,我们公平比武!”</br></br>    让一个小丫头骑在自己头上无法无天,中年男子忍无可忍,使出一招“排山倒海”,一浪猛过一浪的刀法犹如决了口的堤坝,一刀紧似一刀,好像汹涌澎湃的洪水,朝着圆圆倾泻而下。</br></br>    圆圆人小但身体灵活,况且身体内有了父母“过滤”过的内功护身,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异常的灵动飘逸。中年男子虽然刀刀凶猛异常,却丝毫未沾到圆圆的衣角半分。</br></br>    就在圆圆激烈的打斗之时,正正突然拉了拉母亲的衣角,小声道:“母亲,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br></br>    “正正怎么了?”语嫣笑了笑,摸着孩子都头,柔声道,“有话就说呗。”</br></br>    正正小声说道:“母亲,这个老爷爷的双腿我仔细观察过了,我能治好。”</br></br>    “不许瞎说,你年纪尚小,如何能医治?”语嫣是一百个不相信,但又是九十九个相信,唯一一个,是她不放心。万一要是治死了,可不得了。</br></br>    正正道:“母亲可还记得我银针解毒的事么?这个老爷爷气血阻塞,导致供血不畅、食欲不振、胸闷气短、夜晚失眠,所以就显得憔悴消瘦。不是什么大病,很容易的。”</br></br>    “此事我们稍等片刻再说,先看你妹妹。”她担心的是女儿,虽然圆圆功夫上要比他更胜一筹,但她担心阅历尚浅,遭了对方的暗算。</br></br>    然而刚才的对话被慧通法师听到了,他拉着正正的手,消瘦的脸庞洋溢起慈祥的笑容,说话的语气显得那么和蔼可亲:“小娃娃,你称呼她什么?”</br></br>    正正老老实实的回答:“老爷爷,她是我母亲。”</br></br>    慧通法师笑笑:“喔,原来她是你妈妈。”</br></br>    “不是的,老爷爷,她不是我妈妈。”正正显得那么的一本正经。</br></br>    “不是你妈妈么?”</br></br>    正正一本正经的纠正道:“老爷爷,她是我母亲,不是我妈妈。”</br></br>    “母亲即是妈妈,妈妈即是母亲。”</br></br>    “不是这样子的,老爷爷,母亲是母亲,妈妈是妈妈,不一样的。”正正辩解道,“生我养我之人,是为母亲。母亲,是世上最伟大的人!”</br></br>    慧通法师笑了,却也不与争辩,笑着说:“你刚才说我的病很容易医治,是么?”</br></br>    “是的,老爷爷。”</br></br>    “你懂医术么?”</br></br>    “老爷爷,我懂。”</br></br>    “你如何懂得?”</br></br>    “老爷爷,我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学医上了,要不然,我比妹妹要厉害多了呢。”</br></br>    听着这稚嫩的声音,慧通法师眯缝着眼,微笑道:“小娃娃,那你说说看,我的腿如何医治啊?”</br></br>    “老爷爷,其实很简单,打通穴位,让气血顺畅运行就可以了。”</br></br>    慧通法师愣了愣,继而点点头,道:“你姑且一试。”</br></br>    “可是,我母亲不同意的。”</br></br>    “没关系,小娃娃,你母亲还得听我的。”</br></br>    “师傅……”了空和了然大吃一惊。让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孩来医治这众多名医都看不好的病症,这如何使得?万一有什么差池,如何是好?</br></br>    可慧通法师却不以为然,告诉弟子,自己已是将死之人,活了这么久,也够了。他命令两位弟子左右护法,常青主持挡在前面,遮住语嫣的视线。</br></br>    “既然如此,老爷爷,那就多多得罪了。”说着,正正突然伸手,封住了慧通法师重要的几处穴位。然后取出银针,嘴巴里咕哝着什么,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一根根银针封住了他的奇经八脉。</br></br>    这就像一处到处肆虐的洪水猛兽,堵住了一条条的通路,只留下一个狭小的缺口让它缓慢运行。接着,几处穴道相继打开,这股洪水猛兽越聚越多,汹涌澎湃,刹那间势不可当。</br></br>    慧通法师眉头紧皱,胸口发闷,喉头一甜,一股鲜血似乎就要从口中喷出来。正正见状,忙道:“老爷爷,万万不可!千万忍住,否则,前功尽弃矣。”</br></br>    慧通法师微微的点了点头,强行将这股“洪水猛兽”压了下去。可是,阻止得了第一波,却阻挡不了第二波。就在他实在忍不住,即将要喷出来之时,突然,两道重要的“缺口”打开,“洪水猛兽”咆哮着,呼啸着向着“缺口”冲了过去,所到之处,一片“扫荡”!</br></br>    这种“扫荡”,让他一通百通,顿时浑身舒畅!</br></br>    慧通法师突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顿时感觉到浑身一阵轻松,双眼渐渐的明目,脸色逐渐的红润,双腿开始有了知觉,很快,他的腿已能开始做轻微的运动了。</br></br>    再看场上的圆圆,突然一招流星赶月和天外飞仙的综合体,朵朵剑花中,只见中年男子身上的衣衫尽碎,接着,他的身上才显现出了道道剑痕。</br></br>    蓦地,中年男子突然站定了,喘着气一动也不敢动。只见圆圆的剑尖抵在他的裆部,只要他稍微动一下,他最宝贵的东西便被割下。</br></br>    “好!我……我……”中年男子涨红了脸,咬着牙,虽然满脸的不服气,却无可奈何。</br></br>    “还不快滚!”</br></br>    圆圆怒喝一声,中年男子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吃了瘪,满肚子火气却不敢发作,一声不响的走了几步,越想越是来气,捡起地上的石子当做飞镖,回头就是突然一下,直击圆圆的后脑勺。</br></br>    “圆圆小心!”语嫣大吃一惊,想要飞身扑救已然来不及了。</br></br>    谁知圆圆早有防备,回身就是一脚,石子发生折射,击穿了中年男子的左大腿,他“啊”的一声惨叫,捂着大腿,一瘸一拐的向山下逃去。</br></br>    语嫣关切的问:“圆圆,你没事吧……”</br></br>    “母亲,我没事。”圆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父亲说过,敌人没有倒下之前,都是危险的猎物。”</br></br>    “来,正正,圆圆,我带你们去拜见师公。”</br></br>    正正歪着头,疑惑的问:“母亲,这位老爷爷是师公么?”</br></br>    “正是,他是你们母亲的师傅,也是你们的师公。”</br></br>    “师公好!”</br></br>    “好!好!”慧通法师微笑着,摸着孩子们的头,道,“你们的父亲和母亲分别是谁?”</br></br>    正正道:“回禀师公,我们的父亲,名字叫做方羽,我叫方正。”</br></br>    圆圆道:“回禀师公,我们的母亲,名字叫做金语嫣,我叫方圆。”</br></br>    “好!好!我没有什么送给你们的,就给你们一对吉祥如玉吧。”</br></br>    “谢谢师公。”</br></br>    这时候,只听慧通法师一声爽朗的大笑,开心的将两个小娃娃紧紧的搂在怀里,就好像得到了两个心爱的小宝贝似的。</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