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嫂是神医 > 第467章 宠妻狂魔
    “宇凡,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沈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泪流满面。

    沈云的脸早就被泪水打湿,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顾宇凡。在旁人看来,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不过,顾宇凡却没有再瞟她一眼了,眼里全都是郑长吟了。

    倒是沈清心疼女儿,上前一把拉住了沈云的手臂,把她硬硬拉着走。

    沈云似乎并不愿意离开,她还想要顾宇凡一个交待,还要质问顾宇凡为何要如此对她?

    被沈清拉着走的沈云,一步三回头。不过,终究还是被强行拉走了,

    沈清把白羽和沈云一带走,围观的人就慢慢散去了。因为,顾宇凡和郑长吟这一对人儿太耀眼了,刺得大家的眼睛都痛,得赶紧离开。

    这不,顾宇凡在轻轻地抚摸着郑长吟的脸蛋,又检查着她的手手脚脚,生怕她受伤了。

    尽管,郑长吟已经多次表示自己并没有受伤,她和白羽、沈云并没有肢体冲突。但是,顾宇凡还是不放心,仔细地打量检查了一番。

    顾宇凡那温柔的眼神,轻柔的动作,暖得就像春天里的阳光。多看几眼,都免不了会产生妒忌。所以,围观的人还是不敢再看,匆匆离开了。

    倒是郑长吟,觉得浑身不自在,还羞红了脸。

    顾宇凡一抬头,就看见郑长吟那红扑扑的脸蛋了。顾宇凡一愣,脱口就问:“脸蛋怎么这么红,生病了?”说完,还伸手摸了一下郑长吟的脸。

    “真烫,是不是发烧了?”说完,顾宇凡摸了摸郑长吟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长吟的额头可烫呢,难道真的是发烧了?

    顾宇凡一皱眉,伸手就去拿郑长吟的背包。“你发烧了,赶紧吃药。”

    平日里,顾宇凡常常看见郑长吟从背包里掏出药来,就觉得背包里肯定会有退烧药。

    其实,背包里什么药也没有。郑长吟平时掏出来的药,都是从空间里掏出来的。

    得知顾宇凡的用意,郑长吟赶紧把背包抢回来,匆匆回了一句:“我没有生病!”

    还好,背包抢回及时,顾宇凡没有发现背包里没有药的秘密,郑长吟暗暗舒了一口气。

    “没生病?那为什么那么烫啊?”顾宇凡不放心,伸手又探了探郑长吟的额头。

    这一回,郑长吟一把就甩开顾宇凡的手,怒视了他一眼,责怪说:“在公共场合,也不注意一点自己的行为动作,没有想过我会难堪吗?”

    顾宇凡愣了一下,便明白过来了。原来,小媳妇是害羞了。

    突然,顾宇凡望着郑长吟邪魅一笑:“你的意思是说,非公共场合就要以不注意行为了么?”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一回,郑长吟的脸更红了,连耳根都红了。

    “那是什么意思?”顾宇凡明知故问,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一向聪明伶俐的郑长吟,这个时候却说不出一句话了。急得咬了咬嘴唇,又跺了跺脚,像是生气了。

    顾宇凡却笑得阳光明媚。

    “好了,我都明白了,我们现在就回家,不在公共场合亲密了。”说完,顾宇凡牵起郑长吟的手就走。

    走了两步,顾宇凡又凑近郑长吟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回家再亲密。”

    “不……你……”郑长吟一生气,挥起小粉拳就要打顾宇凡。

    小粉拳却被顾宇凡一手握住,还俯下身亲吻了一口。

    “你……”郑长吟的脸已经涨红得比红苹果还要红了。

    “我家小媳妇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郑长吟。

    两人牵着手,在街上走着。男生帅气,女生漂亮,还是会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郑长吟敏感,很容易察觉到别人的目光,好几次要甩开顾宇凡的手,却甩不开,小手被顾宇凡抓得紧紧的。

    “顾宇凡,你赶紧松手。你这样子也不怕被人笑?”郑长吟嘟嘟嘴巴。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更加可爱,顾宇凡又怎么舍得松手呢?

    “我才不怕呢,大不了就被人家说是宠妻狂魔而已。”顾宇凡耸了耸肩膀,一脸的不在意。

    “……”郑长吟。

    被说成宠妻狂魔也不在意?顾宇凡他是在开玩笑吧。没想到,原来“宠妻狂魔”这个词早就加冕在顾宇凡的头上了。

    “在队里,那些小伙子早就叫我宠妻狂魔了。可别说,这个称呼挺好听的,我喜欢。”

    顾宇凡这话一出,郑长吟的身体就摇晃了一下,差点没有晕过去。

    郑长吟喜欢低调。没想到,却因为顾宇凡而被逼高调了。现在,学校里,顾宇凡的队里,都知道顾宇凡是宠妻狂魔了。再迟些日子,会不会整个省城的人都知道呢?一想到这里,郑长吟又是一阵眩晕。

    另一边,沈家里,天要塌下来了。

    沈云是从学校里一路哭回到家的。回到家,继续哭,还喊得越来越大声了呢。

    沈清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安慰沈云几句。没想到,只见到哗的一声,白羽也哭起来了。

    其实,白羽并不是真的在哭。她只是害怕被沈清责骂,便以哭来逃避了。现在除了哭,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只见,白羽趴在沙发上,大声哭喊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喊着:“我真是命苦啊,老公不帮家人,一个劲地帮外人。”

    “我该如何是好啊?”

    “云儿,是妈对不起你啊。”

    白羽这哭得就像在唱戏似的,若是沈清细心看,会发现白羽哭得根本没有眼泪。

    屋子里,一片哭声。沈清心烦意乱,本来想安慰沈云几句的,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转身就回房间了。

    “砰——”的一声,沈清用力甩门,直接把门关上。房门一关,哭声就减弱了,终于清醒了一些。

    一听见沈清关门的声音,白羽立即就停止了哭泣。站了起来,走向沈云,紧张地问:“云儿,你爸会不会不理我了?我哭得如此伤心,他竟然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

    此时的沈云,已经哭得快晕过去了,哪里还顾得上白羽呢?跟白羽不同,沈云是真的伤心难过,她是真的哭,泪水干了又流,可是伤心欲绝了。

    :。: